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游离在公共语言之外的个人言说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2018年08月08日  

2018-08-08 16:0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卡夫卡说:“我们的制度是建立在谎言之上的”。那么,以谎言为依据追逐权与利也可以说是一种投机。除了政治,在话语世界中以话语为手段媚权或媚俗获得名与利就更是一种投机了。为什么我们的世界变成了投机的世界?根本在于,我们的世界或我们的语言是不确定的,本来,确定是对不确定的限定,反过来说也一样,不确定是对确定的限定,正如沉默是对喧哗的抗拒。把不确定的事情加以确定甚至说成绝对,就不仅是独断专制,也是一种投机,特别是在前者独断专制的庇护下。例如说宇宙是有理性的,这就是把无说成有,把不能确定的事情说成确定和绝对,形而上学及其权力化制度化都是它的表现。反过来,把无说成绝对也是意识形态的独断专制,特别是在今天,把虚无主义的事实说成建构,用繁荣进步的传统价值来加以解释,又得到强权的庇护,就产生了无数的文化知识界的投机分子,以及体制内的投机分子。他们比谁都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在利益面前彼此都心照不宣,但却把自己扮成道貌岸然的样子,一旦涉及到对自己的世俗利益有害的事情,那就不干了,比挖祖坟还要恼怒。可见撒谎投机已成为一种制度,成为更隐蔽和危害性更大的掠夺方式与生存之道。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