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游离在公共语言之外的个人言说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自我意识(创伤记忆)—反省形而上学的突破口  

2018-07-08 07:44:50|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格拉底抽得的神签是“要认识你自己”,但是,回到自我,恰恰要透过真理话语的历史迷雾,揭示无的原始境域,如此才有自由,即改变了自己。同时,认识自己也包括回到真实的记忆,本来经历的事情并没有变,但改变的是由于困惑、盲目、逃避而扭曲记忆的性质,它清晰地直呈出来或站出来,成为批判形而上学的证据。—题记


当我要切入个人的创伤记忆时,我就感觉找到了批判形而上学的突破口。人之初,有自我意识,或有好强好胜的意志,在人我之间表现的是不相容性乃至伤害性,作为差异现象或存在,它否定的恰恰是黑格尔臆断的自我同一,或更古老的存在是一、宇宙理性的说法,包括中国文化关于天道仁本的说法。当然也否定了所谓的心理学为自我意识所下的无关痛痒的定义。换句话说,传统形而上学把这样的自我意识当作不该或罪过时,真实的人生经历或创伤记忆就被遗忘、遮蔽而不可言说,反过来,虚伪就大行其道,由“真理”而霸权就成了正经。正因此,尼采揭示道:存在乃是宇宙的自我意识,或存在即差异,而且是永远轮回的差异。换句话说,这样的自我意识就是主奴关系有限性根底上的主人意识。只是在孩提时代,个别人想不到这种好强意志会遭到报复的后果,他迷恋自己的光荣感而没有接受挫折的准备,他得不到上辈人的经验传授,也缺乏背景支撑,因此,在自我意识主奴关系中,其自尊心就容易受到严重的挫伤,陷入痛苦之中而困惑不解、忧郁不拔。当传统文化指责这种自我意识,称为不该或有罪时,谁能为自尊心丧失的痛苦负责呢?特别是一个民族的文化把幻想的仁、类当真实时,只有民族国家的苦难,个人的伤痛成为被历史遗忘的角落,苦难向文字转换的失重就理所当然了,更有甚者,虚伪成为正经,在传统的道德主义理想盛行的各个时期,几乎没有人真正是为了克服个人的痛苦而投入革命洪流的,这才使迷信真理不过是迷信权与利成了主流。古代如此,近现代的阶级革命运动更是如此。因为虚构的类的苦难与真实的个人创伤之间隔着一道鸿沟,而个人的自尊心以及受挫的痛苦没有道义的合法性,也就没有存在的权利,所以只能由虚构的苦难上升到革命主义,再转向统治霸权,这就是历史与现实。事实上呢?自我意识或主人意识作为非理性被传统定为罪根,而它的受阻与不满足就表现为弱苦,但弱苦并不转为善仁或自我同一,而是向罪过轮回,在弱苦与善良之间规定必然性普遍性的联系正是霸权性的意识形态特征,即把特殊的东西说成普遍的东西,再把普遍的东西说成统治性的。诚然,当我的自尊心受到重创时,有困惑、退缩、逃避的倾向,甚至也表现出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的姿态,但我不能强求别人如此,我没有根据和力量立为普遍尊守的行为规范,更不敢把内心的实现不了的愿望独断地宣称为实在的前提或本体论前提,如人之初性本仁,存在是一,道法自然等等。这种狗急跳墙式的疯狂跨越是如何做到的呢?相反,要成为现代人,我还得认清人自身的有限性,自我意识主奴关系的有限性,并同公共语言、主流话语作战。也因此,创伤记忆才成为中国现代哲学的门槛。

当然,人作为非理性非本质同一性的存在,不仅表现为自我意识主奴关系冲突或强力意志冲突,导致无法调和的尊卑等差,而且,当他人成为自我满足的工具或者丈量自我的尺度时,任何属己的外在事物都成为个人或尊或卑的凭据,以印证人不是本质性的动物。人有主奴意识,等于说人是追求差异的动物,讨论平均幻想和收入均衡状态都毫无意义,它消除不了个人意识,也消除不了由此造成的重复的罪恶与苦难。可是,正因为人不是本质性动物,才有痛苦存在并承担着痛苦,而本质主义的独断,恰恰抹杀了个人承受的痛苦,使创伤表达成为不可表达,以致今天,表达不可表达的,恢复差异之名成为现代哲学的强烈愿望。例如,在人与人之间,属己的外部事物的差别,本来是世俗常人最热心关注讨论的话题,因为它涉及尊卑荣辱或痛苦不痛苦,自我意识就在制造差别和这种议论中得到满足,它也印证了人的非本质的现象存在。个人因贫穷而自卑,甚至如疾病缠身,不可自拔,但在公共语言中,这样的自卑痛苦是不可表达的,哪怕在中国的八十年代,引入了自卑感一词,但由于形而上学意识形态主制,结果变成贬义词,充其量只能向工作学习事业的能力与志向上引申,例如有人说:我从不自卑,我没说出的野心更大。换句话说,自卑感根本不涉及世俗的创伤事实或个人真实的遭遇,当然也无视痛苦向罪恶轮回变成致富动力的现实。结果,事业野心变成泡影,贫富悬殊才是比铁还硬的不可挽回的实情。在差异、虚无的根底上,人格如何独立?人格没有本质可依靠,能依靠的只有外部属己的东西,它摆脱不了人的直观,根本上是摆脱不了自我意识主奴关系,独立之说就是传统的坑死人不负责的语言陷阱。今天,还原现象已成为语言哲学的革命,而这又是与重审自我意识与创伤记忆密切相关的。

作为不容个人的补充证据提出来:你越是坚持自己的困惑与创伤记忆,看护自己的孤单与自卑感而不认同那种超个人的虚假真理与光明许诺,尽管这种不认同并不是真正意识到了本质的缺乏,那么你就会被认为落后,不觉悟,丢掉时代政治共同体的光荣、共同语言和升到优位的机会。反过来也一样,当你轻信理想主义真正能够解除个人痛苦,使你得以重生时,你与追求宣称人类最进步的共同体同样无法沟通,因为没有人是从经受的世俗痛苦出发来认同理想主义的。迷信真理是为了迷信权与利成为公开的秘密。作为少年学生,追求政治颁布的进步觉悟,也是为了满足自尊心和光荣感,不甘被认为智力上落后于人。如此强制的政治引诱,在今天虽然不再针对广大民众,因为富光荣成为新时期的启蒙,但对知识分子仍然有效,特别是在幸福许诺无法兑现、传统叙事呈现合法性危机的断裂时代,唯有知识分子能够站在前台以权威身份即众人不能用感觉识别的知识逻辑话语来圆说,把一场解构说成重复的建构,以维护权力的当然性。例如所谓的经济学家,他们得到提升和利益回报就是证据。这就叫不容个人,不容自由思想和个人言说的权利。至于在青少年时代追求进步或政治光荣而在转型期掉链子的人,即没有上升到优位的人,是否有困惑,是否找到反省的路径,那全然是个人的事情。

古典文化的学习就是知道前人怎么说,至于这样的说是否符合事实则是另一回事,海德格尔警戒道:说出就是遮蔽。例如巴门尼德说存在是一,孔子说以仁为本,无非是把幻想的东西说成前提或开端,并作为价值尺度来打压别人。所以重要的学习不是接受,而是要有重审的能力。特别是在中国,有一个独尊一教的时期,前人的说法被封杀了,到开放时期,有人竟把前人怎么说当作自己有知识,并且自愿充当权力的代言人,也就重复了知识即权力的道路,例如何新。

说今天中国是戏子当道,其实人们并没有深思,戏子所以当道恰恰符合了政治需要,这种需要就是遮蔽,首先是遮蔽传统叙事合法性危机,其次是遮蔽国家或权力资本主义的实情。当红的戏子们所以大富大贵,与其说是市场的原因,不如说是政治的回报。想想当初,权力话语把文革说成是反文化的浩劫之举,难道不是拙劣的忽悠吗?文革依据什么?依据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主义是传统形而上学的最高表现,或传统幻想主义的最高表现,它与古典主义的区别仅仅在于把幻想“科学”化了。这种最高理想所反对的不仅仅是其它真理或说法,也是用人为的幻想反对一切现世的利己主义。当这种最高理想走向没落时,你说它是反文化的,不仅是说在最高理想之外还有其次的比它更好,而且把任何文化或幻想所反对的利己主义本身说成文化,说成建构,掩盖由伪真理而霸权的叙事合法性危机。这本来是不能自圆其说的忽悠,仅因权力强制而发生。而由意识形态统治下的演艺界就恰好配合了这种需要,可见对戏子当道的批判,真有点隔靴搔痒的味道。

自然科学根本不负责为人自身立法,更不涉及解释世俗的是非善恶,你要人们迷信科学,包括所谓的量子纠缠,这难道不是低级的忽悠吗?何况哲学与宗教已丧失了正面功能。 同样,在最高理想破灭而转向拜金主义利己主义平庸主义或非理性的欲望之后(这本身就是对任何哲学与宗教的否定和颠覆),为了利己决策及权力的正当性,批判文革对宗教文化设施的捣毁,不也是拙劣的忽悠吗?看看和尚们借机大肆捞钱的行为,这又是怎样的人心秩序?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69)|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