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游离在公共语言之外的个人言说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认识你自己”  

2018-07-28 15:23:32|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认识你自己”,也就是给你自己定位,与那些窃普遍之名者区别开来。我是基于个人的世俗痛苦而向往自由背离残酷的反省者,不同于政治与文化上的那些投机者。首先我不听从类的召唤,把自己撇开看别人受苦,然后立志救苦救难,凡是不从个人痛苦出发的革命,都属迷信真理不过是迷信权与利的投机,尽量它已制度化了,或体制鼓励投机与撒谎;其次,正因为我是一个基于个人痛苦的反省者,所以沉默或不确定的无语就是我的语言,哪怕我被镶嵌在善与恶的两极之间的空隙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不知所措,哪怕我要经历漫长的转折才能回到虚无的大地或原始境域。而那些像先知一样发声的明星作家们,不过是靠了确定的独断成名的投机者。他们少有自由思想与独立精神,也不知西方现代哲学为何物。尽管他们名利双收,却是没有自我的人。我的定位就是与这些投机者划清界线。

敏于痛苦,不等于盲目抗争,反过来说,迟钝不等于对痛苦不敏感。如果至善是永远达不到的假象呢?如果没有善端,世界只在痛苦与罪恶之间轮回呢?看看那些为了满足自己追求差异而制造痛苦的人们,能说不敏于痛苦吗?他们只是把痛苦转到别人头上而避开了受苦而已。这是一种聪明利己而残忍的人,包括那些伪善者。

曾经读过钱钟书的一些讽刺名句,虽然机智俏皮,但很难归为学问。如果不能改变世界使不幸者得到拯救,又在什么意义上称为学问呢?反过来说,如果不涉及根本的价值重估,缺乏整体视野,不能启发人们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并促使人们调整自己的生存态度与行为,这样的讽刺又怎么谈得上深深的反省呢?以传统的价值为尺度的现象批判不叫切中时弊,真正的时弊就是传统观念本身,时弊就是盲目,就是遮蔽与虚伪。如尼采所说,没有真理只有解释,这才叫切中时弊。

文人是用文字来谄媚的人,艺人类似。所以不要在文人中寻找真正的思想者。国是什么,按传统形而上学的说法,国就是大同的实现,哪怕这大同如黑格尔说是无底深渊,或如德里达说,是无底棋盘的踪迹,但传统偏要把幻影说成实体,何况国又被权力共同体掌控呢?当谄媚成为回报丰厚的生存之道时,文人能不爱国吗?尽管出于世俗苦难而有自由向往的人对于国家即真理的说法困惑不解,怀疑任何世俗的“实体”,以致连彼岸的上帝都怀疑,如尼采喊出上帝死了,才坠入有罪的大地。为什么那些堕落的先锋人物还要用谎言来忽悠呢?为了满足有罪的自己而忽悠众人,这是双重罪恶。

 沉默、无语、困惑、不能确定就是我的语言。特别是在真理丧失的黑夜时代,对我更是如此,但对于所谓的名人金主,那些语出惊世骇俗、如先知一样的作家们,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们正是靠着独断与自欺,不顾内心的逻辑悖论,才敢于发出声音,哗众取宠,成为名人的。因为没有唯一真理压制他们了,但他们重复着独断独白,他们以为这个时代是属于他们的,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 


许多所谓的名人都想把自己扮成偶像,以为世界要么就是他活出的那个样子,要么就是他说出的那个样子,而追捧的人也轻信如此,这是一些无能重新认识世界即无能自由思想的作秀者。


男人觉得自己找的女人要能够让自己感到光荣自豪,但男人得先有自豪的实力,包括门弟身世。女人要找个令自己感到自豪或满足自尊的男人,她自己不需要具备什么条件,这是世俗的规定,天经地义不容置疑,而且可以索取一生。

 “女性是贞洁的化身,是欲望的发泄对象,是给成功男性的奖励和彰显其社会地位的附属品。”

 在本质缺乏的世俗现象界,或在男权社会中,强者、成功者是指拥有踩踏剌痛他人自尊的金钱、社会地位名声的人,包括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的群体,这种饥渴的图像才是富光荣、穷怕了的根底。而女人自古至今几乎像物一样成为成功男人的奖励品,仿佛女人只有去证明男人中的强者才能满足自我的尊严,相反的事实是,卑微的男人在人格上不配得到女人。现实的人包括女人处在不伤害别人就伤害自己的困境中,她不势利或选择逆世而行就会自取其辱,招来世俗的鄙夷,而多数女人都是天生的反本质主义者,女人的弱势不表明女人就是善类,反过来说,那些处在高位的男人恰好利用女人的弱势来达到玩弄或满足欲望的目的。可恶的不仅仅是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而是它依然披着伪善的外衣。 


就互相侮辱践踏而言,男人用的是武,权力,以及财富,女人则是用刀子一样的嘴,前者慢性,后者急性,特别是你自己的女人践踏你,让你感到家庭不和的痛苦胜于世道的黑暗,其实除了承担,哪里能分这好那不好呢?子曰:唯小人与女子难养。问题在于他认为除了这两类人,还有君子存在,等于把幻想着的自己当作实体的君子。殊不知,现实的人就只这两类,真正作为人的形象而存在的唯有上帝,而上帝的存在也是以不存在为根据的。

善美是天,罪恶是地,迷失者的状况常常是既不能上天,也不能下地。

中国的国情是:说起来比谁都先进,捞起来比谁都残忍。

经济中心或经济成就是掩盖道德责任的无能、或放纵流氓主义以及繁荣娼盛的最好用词,毫无作为的平庸主义利己主义都因此而心安理得,它同传统的假仁假义一样虚伪!

尼采说:上帝死了超人永生。对应中国则是革命死了流氓万岁。

文革后的转型开放已表明恶战胜了虚构的善,但为了保持权力底线不能不极力掩盖这一点,只拿割资本主义尾巴说事,或用经济秩序建构来偷换道德文明秩序建构或破产的危机,结果上层贵族及其文艺班底的所谓明星只好以肆无忌惮的堕落腐化恶行来撕掉遮羞布,讽刺漂亮谎言。

一些人只要是靠意识形态的伪光正上位,获得了特权,他就可以为所欲为,在金钱与美色方面疯狂地满足自己。特别是在这个转轨时代,也是叙事合法性丧失的时代,但为了维持权力底线,不能不在意识形态话语方面掩盖忽悠,使伪善者获得庇护。而现代哲学的功能之一不正是要阻止真理的伪性及其霸权性吗?

毁三观的正是那些扬三观的人们,这是怎样一种讽刺呢?是因为他们看到有权力颁布三观的上层贵族太虚伪了吗?至于处在社会底层而轻信所谓正能量的屁民真不知道算什么。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20)|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