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游离在公共语言之外的个人言说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青涩的爱  

2018-07-12 10:19:23|  分类: 原创爱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记得那个一路胆颤心惊地来看你的少年吗?那是懵懂青春的悸动,而互相愉悦的默契又一扫来路的张惶犹豫的心绪,而且每一次都是这样。从前的留恋,是因为不甘美好猝不及防的断裂,赋予我自尊的过人胆识没能延续;今天的面对,是因为意识到人生的残缺。爱是一种奇异的悖论,它区别于传统的智慧与启示,目的是为了自己和对方在苦难中得到重生与自由,因而需要在认知上重新理解这个世界。但这样的爱已超出了平常,或者说是平常的爱所不具有的。看看我曾经的真实情状吧。一个自尊心因为家庭的贫寒、父母亲生存能力的缺陷以及处身丛林法则而受到严重挫伤的少年,困惑、孤独而自卑,根本不知路在何方,以致精力只能向诗思转移,它也是对自身命运无能为力的表现,我并没有感觉这种诗才提升了我的自尊。而你不期而然地闯入我的生命中,给予我稀有而珍贵的肯定、赏识与鼓励。即便是朦胧的不太确定的爱,却因为包含人格尊严的选择或献予,其非凡的胆识与勇气,怎能不令我激动呢?但我同时又陷入自信与不自信的冲突中,爱预示着以身心为担当的支撑,这是社会评价所无法比拟的,为此我的信心倍增,但我又感觉到在本质缺乏的现象世界中,在人与人之间,我根本没有自尊自信可言,甚至时时担心自己不配拥有爱。换句话说,爱更把我引回不幸与自卑的忧伤中。而我迟迟不能从感觉与情绪层面上升到意识和语言,即个人尊严只能依赖主观强力意志和外部属己的财物,表明这是一个本质同一性缺乏的黑夜贫困时代,从而获得虚无化的力量引导自身改变自身。至于对才华赏识引领的爱,本来就不具有启示意义,即向虚无敞开,或者彼此不可能有这种视野,虽然这种启示才是我真正需要的。我们只是在迷惘的时代向往着憧憬着,爱的美好与残缺正在于此。也因为分不清对一个人的赏识肯定与对生存真实性的启示从而自强自由这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才致使我陷入忧伤之中长达数年不可自拔。

后来因为情感失落的痛苦与奋力追赶的意志而接受政治理想主义,误以为找到了拯救之路,结果只能是一场虚妄。有时候我也想,我没有权利要求别人同我一起承担那不堪忍受无地自容的贫寒的屈辱,以及由于美好向往所招致的别人不可理喻的毫无尊严的惨痛后果。尽管正是这样的经历才促使我走向漫长而艰难的现代转型道路。诚然,年少时拥有知识的自信,是一种极富魅力的人格品质,但它何尝不是一种自欺呢?而我对世俗人生真实的迷茫、迟钝与无知,正是走向澄明的垫铺或代价。人即非人的遭遇,对别人而言已xi以为常,甚至成为世俗生存的本能认知,对我却如此刻骨铭心,因此才有挣扎、迷失、反省或回到原点的痛苦而多余的历程。它就怎么未能引起所谓的知识分子对传统的深刻检讨呢?再如,世俗常人为什么热衷于打嘴仗?因为它是运用话语权力达到互相操控踩踏以满足自我显示聪明的方式。既成语言的“入乡随俗”难道不是一种抽象? 承认事实尊重事实特别是苦难事实不等于赞美事实,而是要把它作为反省的重要资源相比为了守护现状而自我封闭的姿态,我是因知残缺而活在当下。因为知残缺,我才能超出创伤记忆,并为可能的沟通创造了可理解的前提。回溯心路历程,我要的不是温暖自己,而是对记忆有一个质的改变梳理。为了积累生存的初始经验,或者说“我的迷失是为了你的不迷失”。人不能回到过去,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何况回到过去、重复迷失盲目的意义何在呢?时间的进程是不能颠倒的,人也并非一成不变,以往的痛苦教训换来今天的澄明,这种因果关系如何能倒置?人可以用现在的经验总结过去,但不能把现在的经验直接搬到过去改变既成的曲折的历史轨迹,使残缺变成完满。它否定的正是“如果过去那样就会如何”的任何假设以及不假思索的留恋。除非能够开放对话打通意识与心理的阻隔,化沉重为轻盈活在当今。

我从现代哲学的高度观照定义我的经历,比如爱是一种启示,而初恋只限于对才华的赏识,包括由此赋予的尊重,在那个互相践踏、自尊心受到严重创击的虚无背景下,它美好珍贵却不能打开新的视野,失去固然痛苦,我也不怪别人,只因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我真正需要的。这种叙述已经揭晓了没有本质没有理性的虚无根底,以及才华文化无效的幻想补偿性质。同时指出知残缺才能活在当下,或者说知有限才不逃向浪漫主义的未来。因为连接过去现在未来的美好必然性逻辑已经断裂。这已同流行话区别开来,许多人跟着说不过是囫囵吞枣附庸风雅而已。知残缺也是超出苦难记忆的必要条件。我不是要存在心里温暖自己,而是为了灵魂出窍。作为一个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的男人,其见地必须要超出常理才算没辜负那么多苦难。所以这种私密的叙述,由于有了哲学的透视性,就不再只有私密的意义了。在这样一个整体无思的时代,一个人的领悟境界或提供的启示哪能用既有的学位职称制度和收益来衡量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