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游离在公共语言之外的个人言说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2018年06月29日  

2018-06-29 07:3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知道分子比无知者更可怕也更无耻。比如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所创造的需要层次论,就是对差异或罪恶的抽象或无视,我把它称为盲目的平庸。什么叫需要的层次?殊不知,差异或罪恶永远上升不到同一性或善。什么叫生理需要?什么叫自尊的需要?贫穷就意味着无尊严,有钱就意味着有尊严,或满足了财富欲望就满足了尊严,这两者能分开并有级别层次的不同吗?事实上人们无不以罪恶手段来满足,能抽象罪恶手段单独谈需要吗?同一性的自我与自由永远是彼岸的,或永远是无底深渊,牺牲别人发展自己得到满足了,能上升到道德有序吗?这与什么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权力话语是一样的,即无视道德的严重缺乏,秩序的不可完成,仅用文艺形式来影射乌托邦幻境,认为这是在建设精神文明,从而掩盖叙事合法性危机,掩盖罪恶事实。如此盲目的平庸,等于在为罪恶的泛滥保驾护航,是比事实罪更可恶的真理伪造罪!

今天,令人困惑不解的问题已不仅仅是对自己愈来愈不利的生存差异格局和非理性的流氓主义现象(当生存以恶为条件并发展到极致时就是如此),还有与事实相悖的强势的忽悠话语。例如在立意消除苦难与罪恶的乌托邦神话破灭后,为了使毫无作为的放纵具有合法性,就把罪恶欲望说成正当的人性需要,而政治决策的转型就是为了满足这种正当需要,照此逻辑推理,色情化、不择手段的致富、生存中的暴力现象或流氓主义等等,都属应当开放的人性需要,是政治应该满足的。没有这种逻辑,怎么会有今天的问题呢?正因为如此,伪善的权力才变成利己的工具,任何罪恶都可借需要一词而大行其道!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