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游离在公共语言之外的个人言说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2018年06月20日  

2018-06-20 07:15:54|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之初,有自我意识与好强意志,个人是无法作道德评价的,也不能负担这样的罪责,如果说“有己”属于原罪的话。但如何满足,其间的冲突与创痛就构成了最初的人生经历,比如我不知需要家庭势力背景的支撑而单枪匹马地逞强,在主奴关系的根底上遭到激烈的报复,同时家庭的贫寒与父母处世的无能都剥夺了我的自尊(我在当地又属外乡人),这样,当属于“原罪”的自我意识被剥夺或被压制而不能满足时,就产生了痛苦、不幸感和深重的自卑感,这痛苦又如何归咎呢?是己之罪?亦或是人之罪?何谓有限性?传统文化和意识形态对这个问题几乎是一笔糊涂账,而有此经历的伪道者们都变聪明了,绝不会当无力满足或剥夺子女自尊的父母。按弗洛依德说,痛苦与自卑是文化的动力。若文化指文学艺术或诗思,那它只是痛苦的补偿与逃避,尽管常人称这种特长为才华。弗氏还无能说出,痛苦是催生理想的土壤,理想的目的是要克服苦难消除罪恶达到至善的。可它的根据何在?痛苦的意义又何在?这就是我从幼年到初中毕业的经历背景。尽管描述经历都那么费劲。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