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游离在公共语言之外的个人言说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富光荣只表明精神理性本质与道德缺乏  

2018-06-02 07:33:32|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哲学并不告诉你如何赚钱,而是帮你清除生存上无用的长期成为阻力和负担的东西。

重复的互相践踏的罪恶表明人不是最可宝贵的,缺什么就要什么的幻想根本不能解决问题,人不是理性动物,在人与人像狼的现实根底上,以人为本的观念和人的价值何以产生呢?所以我只这样看,人生在世,不可避免地要经无情的风雨,见残酷的世面,也只能吸取痛苦的教训学会成为自由人。

马克思认为,精神注定要受物质的纠缠,这是因为他自认为在物质同能发现本质同一性。事实上,人格尊严注定要受外物纠缠,恰恰因为没有精神本质同一性。当然,这种颠覆也是用痛苦的教训换来的,它远胜于那些粗俗的官方启蒙话语。

政治话语是一个民族信仰共同体的哲学实践的集中表达,因而起着思想启蒙与行为指导的功能,例如马克思主义在东欧与中国曾经作为政治指南。作为一种资源,政治话语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参照或批判的对象,虽然它不容批判,也就是说,由于其独断性与权力性,它又不允许有其它的声音,尽管它在瞄准大众的同时并没有实质性的回应,因为真理往往落在虚无之中。 至于往后,其自相矛盾的强制性就更不用说了,比如一会儿说中心转移,一会儿说继续革命。当叙事合法性发生危机的时候,它无法自圆其说,又要占据话语的中心,使沉默者或说不上话的边缘人真正成为弱势者。

“只有尊重自己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这话必须重新解释。自尊没有同一性,它总是在另一个自我意识中并牺牲另一个来获得满足的,虽然这也会受到同类的赏识并当作现实的生存之道,正如强者欣赏强者支持强者一样。而己所不欲的逃避者用浪漫主义对抗世俗,空洞地要求被尊重当然是无用的,屡经伤痛学会反思和转身,才叫自重自保自爱,这样的自重如果还能启示他人,使他人灵魂出窍,何以不受到相同者的敬仰?


世上没有什么学问,所谓学问,对男人而言,不过是卑微者不甘屈服命运的志气,但此志还不是取高贵者代之的鸿鹄之志,而是改变世界以满足自己的意志,从效果上看,它是空的,从根据上说,它更是虚的,尽管许多投机者会把这虚构的真理当作获取权力尊严的手段而成功,比如那种只会说“闷声发大财”的人。对于一些女人而言,学问只成为一种背景,女人摆不脱做陪衬当奖品的世俗规则,要么趋炎附势获得荣誉满足自己,要么逆世而行牺牲人格追求所谓的真爱,就趋利避害而言,教育背景只成为攀高的筹码,哪里谈得上学问?人不是因为有学问而懂得势利的,因为势利是天生的,有教育背景的女人更不甘屈低而服从当强者陪衬的规则,说明学问的虚假,并不比逆世而行的女人高尚。

有才气不等于有自我,特别是出身贫寒自尊心经受重创的人,很容易在貌似有知识有自我的人面前感到卑下,从而奋起追赶,把虚假的真理当作出路或自我,并主动地寻找随同者,结果都经不起世俗利害的反讽与背叛。可见,一个迷失者重新理解世界的认知调整成为现代人比才艺重要得多,尽管道路曲折漫长,并且是无形的,比不上才艺所带来的丰厚名利和生存权力(如齐白石之之类)。

个人的尊严需要物质来维护,这是一条在历史上反复出现的颠覆任何道德理性主义幻想的虚无主义原则。但有时候,孤寂的心灵也需要有智慧的爱的滋润与牵引,这智慧也是对痛苦人生的深刻领悟,它本身就具有自爱的内涵。在这个意义上,激情不是人生的全部,但却是人生的驿站。心灵要靠思来充实和支撑才能免于苍白单调。

有些婚恋,只因世俗的利害选择而夭折,但有些沟通,不因外力,仅因不成熟的自以为是而中断,尽管他也竭力向外输出自我,并为此感觉压抑或受伤。

所谓爱在本质上说就是对价值的认同肯定,这价值也是尼采的重估一切价值所指向的,由于价值的不同与冲突,也就有不同的爱,或者当所爱与耻辱相连时就有舍弃或另类选择。比如女人爱生存上的强者而不问道德意义,这也是爱,只是对有的人而言恰恰是一种否定,也不是他所要的。世间所说的爱,不过是世俗的一种移易,即当女人用身心去证明生存的强者时,幻想者渴望的爱是希望女人能逆世而行支持另一种价值,牺牲人格尊严与身体来激励他,哪怕全世界都反对他,她也拥护他,并认为这样的爱才是珍贵的难得的。但是,他还能重估价值吗?如果这种爱不包含期待对方的转变,或者在转向中彼此不能互相启示,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真正的爱情就是能够在还原世俗超出平庸的探索中携手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