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灵魂经历了死去活来的过程  

2017-10-23 08:36:05|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生命是连续的,但我的灵魂、自我却经历了死去活来的过程,即那个理想真理自我死了,一个领悟到虚空的自我生长起来。当然,这种解释又像是辩护,因为记忆没有断裂,而且在别人的眼里,那种誓言兑现不了命运不能改变的羞愧与无地自容以及硬着头皮逃避的尴尬都无从解释。

       最高的学问或知识的最高境界是明界限,明白此岸与彼岸、现象界与超验世界的界限,或有与无、善与恶的界限及悖论。这才是信仰自律的知识形态。作为对知识实在论的反省,它的前提是,上帝死了,理想一再破灭不可重复,世界也不可改变,包括什么劣根性、旧的世界观等等都不可改变,甚至作为改变的依据~真善美也不是实在的。

       就个人的生存而言,知无知罪知死比知真善美重要得多。先不说有多少知识分子通过转型而具有这样的意识或“知识”,这里要问,知识的拥有者真的就高人一头吗?特别是经过制度职位的包装真的就闪耀着权威的光环而能吓倒人并且理应获取特殊的利益吗?比如代政府或你我解释发言的专家教授之类。

       还有,在权力由觉悟向知识的转型中,从国级到处级科级,体制内的这些人真的有知识有才华有德有能吗?如果知识不再是建构形态,甚至连语言都是空集,再看看朝野内外都如此平庸利己,欲望滔滔,你还相信知识实在论与救世建构功能吗?

   没有一成不变的真爱。首先,爱人是主观人道主义愿望的投射,主观与对象两者必然存在着差异,谁也不能长久维持一时貌似的默契一致。其次,是个人主观认知与真实世界的差异,这种差异要经历破损达到重新调整。现实贫穷的压抑会使自由意志向梦幻转移或升华,这就是豪情或抱负,但毕竟改变不了现实命运。当然,对主观认知图式的破损不仅仅来自生存于其中的世俗,对象的背离或冲突也成为一种契机,这已是对爱的否定。第三,认知的转变调整,从内心的领悟到语言表达,很少有同步的,那些转向势利的人根本就没有语言能力,成不了沟通对象,而貌似被唤醒的人也难以作深度交谈。因而,思想的转变是孤独的,难以找到堪称知己的伴侣。总之,爱不是纯粹的性意识,也不仅仅是人文性的两情相悦,而是随着哲学政治思想的现代转型或对世界与个人生存、对苦难等问题的重新理解而获得新的定义。它绝不像话语那样普遍到泛滥成灾,而是面临着死而复活的境地。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18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