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波德里亚 | 我们生活的一部分面向阳光,另一部朝向地狱的寒冷  

2017-07-14 23:58:03|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不幸的源头,总有一桩意外。

在幸福的源头,总有一桩巧合。

 

这些让你在心灵上(未必在肉体上)犹如触电的女人,

你无法镇定自若地与之交谈的女人,

这些使你能够有责任讨她们欢心的女人。

 

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

过双重生活几乎是很正常的事。

两个人就要难得多。

不管是遵循意志或是漫无目标地行走,

幸运的巧合或不幸的巧合总是一样多。

自以为是的真理会成为谎言和欺诈,

而从不说谎的语言会压倒谎言和欺诈。

生活的精华就是要在目标的彼岸生活,

不管采用什么生活方式。





波德里亚

波德里亚1929年7月29日出生于法国兰斯,西方著名哲学家、社会学家。他在“消费社会理论”和“后现代性的命运”方面卓有建树,在20世纪80年代这个被叫做“后现代”的年代,波德里亚在某些特定的圈子里,作为最先进的媒介和社会理论家,一直被推崇为新的麦克卢汉。和福柯一样,他也常被评论界和思想界认为是后现代主义者,实际不然,他批判过福柯等后现代主义,也明确表明自己不是一个后现代主义者。


波德里亚生长于法国传统家庭,祖父是农民,父母是公务员。他是家族中上大学的第一人,在巴黎获得了社会学博士学位。

 

1966年,波德里亚在巴黎第十大学(楠泰尔学院)获得了一份教席,但两年后学生运动爆发。这时,他开始与激进的《乌托邦》杂志发生联系,但在政治立场上,却在激进马克思主义与环境决定论之间采取了折衷态度,与当时知识分子的主流姿态产生了偏离。


波德里亚曾回顾道:“在20世纪60年代我进入大学,但那是一条迂回进入的路。总之,就正常的职业生涯来说,我总是没有命中目标,其中包括我从来没有升到教授”,然而,“这就是我所要的。这是我自己的游戏,我想说,我要的是某种程度的自由。”由此,足见他在体制内来“反体制”的革命态度,尽管他曾千方百计地要挤进学术体制之中,而且始终生活在其中,并在这个“学术共同体”中得到了基本的认同。

 

1986年,在被授予了博士头衔后,波德里亚辞去了大学教职,开始专心从事写作和摄影创作。20世纪90年代末期,波德里亚竟然又因摄影而赢得赞誉,并在法国、英国、意大利举办了摄影展,从而呈现出与一般的社会思想家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态度。


其代表作有《消费社会》、《象征交换和死亡》、《忘掉福柯》、《在沉默的多数者的阴影里》、《论诱惑》、《拟象与仿真》、《致命的策略》、《游戏与警察》、《美国》、《完美的罪行》,以及《冷记忆》系列五部等著作。除了哲学家身份外,他还是一名非常著名的摄影师,他的摄影作品同样被归入后现代主义摄影艺术。

2007年3月6日,让·波德里亚在久病之后,逝世于巴黎家中。



冷记忆

而在我的眼皮底下,还保留着她含情脉脉的裸体的全息影像。


只有事物的曲折性才能让人记忆犹新,但是,这种曲折性从来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确实存在两种思辨的形式,其中一种禁止任何形式的记忆和客观意义。


所有物品、地点、面孔,正因为它们是我们的一部分,所以也就强化了我们的孤独,而且我们还得被迫喜欢它们,因为它们没有别的继承者。它们在我们身上退化,我们也在它们身上退化:它们在我们周围制造出日常性的光学幻觉。它们充其量也只能像镜子那样,将我们生活的对称性颠倒过来。


所有的景观都已经跨越了惊讶的墙壁,这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还有什么比这种军队的训练更为滑稽?三十年来,这支部队就在当地,在这个空无战事的地方进行训练。这是模拟的完美范例,是一个种群的真实模型,它已经到达无用功能的完美形式,并且想象,要虚拟地破坏这个模型得花许多钱(此外,这完全是不太可能的)。


所有的局部旋律都被持续的低音所吞没,在这个低音中,有一种冲动在增强,那是心脏的冲动,是近乎于晕厥的心脏冲动。在斜视了一眼他们的感情之后,现在的人们都在伺机抓取他们内心的声音,他们身体的声音,就像磁带上持续不断的梆梆鼓声。


“报仇吗?复仇吗?什么都不会失去。该来的总会自己到来,准时到来,人们不会被其所乱。报仇只会把失去弄得更乱。”(卡内蒂)

激情也一样:生灵和物品的吸引,它们那强大的物质性倾慕都是不可抗拒的,使得激情只会把失去弄糟。那真相呢?真相本身只会使精神活动复杂化。


信教和迷恋所对抗的首先是相信的不可能性,对抗的是符号。将世界当作符号来消灭,使它成为一个信仰的对象。


日本的诱惑是全种族的诱惑。那是最后特征的诱惑,即完美的诱惑。性事已经不再是差别的游戏,也不再是对快感的吸引,而是画龙点睛的一个笔触,它奉献出眼睛的绝对美丽,肢体的活力,微笑的强迫镜像。


她:精神含蓄和情感储备中的平衡原则——缺乏柔情。

他:多愁善感自我吞没的形式——指责身体。


经久不衰的东西,就是在每次新遇到某个人时,有在他身上期待一切的可能性。从理念上看,我们都是重男贞女,我们希望在最不起眼的面孔上找到某种未来的命运,尽管这毫无道理可言。


肉欲上的仓促,即以不规则的间隔去完成一些强迫症的行为,或一些厚颜无耻的行为,这永远只能构成低层次的放荡特征。强迫症或真正的放荡应该在确定的时间完成这些行为。


一个肉欲的地平线已经出现,这就是性爱的地平线……正如所有的地平线,这是一条想象的线,在那里,太阳有时在鲜艳的色彩中徐徐降落,有时又放射出捉摸不定的光芒。


生活的精华就是要在目标的彼岸生活,不管采用什么生活方式。


技术在进步,语言在变化,声音在演变,命运正向我们走来。


指定事情从来就不是无辜的,这会将事物推向存在本身的彼岸,推向语言的陶醉,这已经是事物终结的陶醉。


我们并不比石头更具有存在的鳄梨油,如果说我们生活的一部分面向阳光,那么另一部必然就朝向地狱的寒冷。


人们只能通过动物的感觉,比如将舌头放在嘴唇上,或在黑暗中用手捂住眼睛,才能预感到性别差异的真理。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