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活人岂能被伪善困死  

2017-04-09 09:00:17|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活人岂能被尿憋死〞,翻译成哲学话语应是:活人岂能被伪困死!


叔本华说:〝人性的弱点就在于把自己的幸福、价值和尊严建立在他人的看法上。〞

如果仅从这样的话来看,叔本华称不上现代哲学家。他不知人的虚无性、差异性,或人成空壳的真实。在世俗中,所谓幸福不幸福并无本质尺度,仅仅在于个人外在差异的高低,比他人强,就有尊严,也就是幸福。眼光只看外部所属的,就是世俗的看法。你穷了,不符合世俗的看法,别人歧视你,没有尊严,又何言幸福?你拿什么来抵抗改变世俗的看法?殊不知,人性的弱点只因没有本质,也就成了限度,甚至是常态!

 

自以为正直,不但俗众不欢迎,你再也找不到一方净土了,因为政界并不是一方净土。与有限性作对,象基督耶稣样的受难,这种状况不正说明需要启蒙吗?



适者生存的法则对生物而言或许会造成进化,但对人性的表现而言,适应这样的互相践踏的野蛮不会造成道德进化,也没有正面价值。


撕破了脸皮还必须装出有脸皮的样子,才叫脸皮厚,所谓〝唾面自干〞不过是承担的极致,如果因为撕破了脸皮便感到无脸见人,仍然血气方刚,是绝不会有出息的。

不要以为人们都很有脸皮,很要脸皮,这是假象,或装给别人看的。在自我意识的主人与奴隶、伤害被伤害的关系中,人其实都是没有脸皮的,这才是强力意志现象背后隐藏的本质。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混财不富〞所以当作利己性的信条,是因为不可通约性成为根底,也就是说,人就是人的障碍〈正如说〝人对人像狼〞是丛林原则〉。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人格互相侮辱践踏的历史!



以他人作为个人之尊严价值的尺度或镜子,以侮辱他人为目的,这成了现实人的最大癖好〈也是对大写的人、自由和全面发展的反讽〉。生存在世俗中的人们,被差异、比较和痛苦挡住了视线,不可能超越地看天看地了,这是世俗的限度。

究竟是宣称有真理的形而上学是盲目的,还是现实人的短视成为限度?



 所谓反观即以世俗和形而上学这两端来互相观看,但俗众没有形而上学这一极,没有痛苦挣扎。

 同时,有幻想的人又未必能提供创伤记忆。


在我看来,所谓个人尊严,如果不包含侮辱卑贱者的意图的话,它就不会有如此巨大的诱惑力并趋使人们追逐之。这就是饥渴的互相践踏的欲望。



在今天,革命、造反当然是幼稚可笑的〈因为没有同一性基础,也没有共同的敌人〉,相反,在判断罪与非罪的尺度丧失后,来横的、暴力的,也就无奈了,好像彼此还是一路人,至少在欲望上,在抵制信仰上是一致的。用以对敌专政的国家暴力机器,却根本限制不了人性的强力意志,这不是很可悲吗?


在尘世中,个人的财富、功名、幸福等如果不显示出来,与他人比较,就会感到空虚、无意义,甚至大失所望--人是理性存在者还是非理性存在者?你关注什么大海天空胸怀?或问什么是常人的〝世界观〞?这不是非常清楚吗?


看到一些只有十几岁的未成年人就熟炼地操练着这样一种手段:为了打击你的光荣,他故意抬高旁边的另一个人,达到使你痛苦的目的,他们象动物的幼崽那样在嬉戏中练习互相践踏的技巧。啊,〝性本善〞,〝恶是环境造成的〞,这种推卸、自欺根本提供不了创伤记忆,也揭示不了人性之恶的自在性。

 


康德说,〝自由的概念是一个纯粹理性的概念。因此,对于理论哲学来说自由是超验的。因为这一概念在任何可能存在的经验中,都无法找到或不能提供相应的事例,结果,自由不能被描述成为〈对我们是可能存在的〉任何理论认识的一个对象。它在任何方面都不是构成性的概念,而仅仅是一种调节性的概念,它可以被思辩的理性所接受,但是,最多只能作为一种纯消极的原则。〞


何谓自由?有人说,自由就是爱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就穿什么,不受限制〈好象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北大演讲时说的一句话,所以千万不要迷信政治人物,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当今思想人物的代表〉。

还有人说自由就是市场经济,或者自由呼吸(汪丁丁语),如此把哲学范畴摆脱苦难的价值论问题纳入经济学的地盘是想把经济学当作唯一具有发言权的东西,这是话语争霸的无知表现。特别是这些人以高学历学位的身位发言时,我要说:学院教育体制并不保证学习者具有思想能力,或者它只制造学术等级与利益差异,制造话语权力。

   超验的自由不可知,真实的自由是没有本质的互相践踏的自由,并非自由呼吸自由选择服装颜色!这些无关痛痒的话语使人连思考问题的方向都抓不到。


  记得是搞经济学的杨帆说过这样的话,市场经济改善了人们的情绪,许多下了海的知识分子见了面,除了兴高彩烈地谈钱的事,没有别的话题。我不知道,瓜分资源,为了钱不择手段,什么钱都敢挣,如此的非人性能叫改善情绪与道德吗?


〝时下,大多数人还比较计较个人得失,这是贯穿于改革自始自终的一条主线。〞(钟朋荣)。这就叫似是而非,如果所谓计较得失就是不捞白不捞,你的得就是我的失,彼此不再有利益一致性,这种瓦解性还能成为建构的合法性依据吗?如果任何建构都丧失了同一性依据呢?


  哲学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结晶。这句话正好说明哲学把自然事物与道德本质当作相同的客观对象,也为把主观幻想变成知识提供了合法性,如果没有客观只有解释呢?


   你许诺了目的、出路、光明前景,宣称〝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他当作是自己的信念与需要,出现了一种假的振作与朝气,他开始变得健谈了,而且还要别人相信他的道理,〝不信你瞧吧〞,他说,就像把证物交给别人手上一样。然而,随着幻想的破灭,他再也不能重组自我了,因为这个自我是外部的虚假真理灌输而成的。


       话语如同实际问题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重复的问题不是被解决了,而是被时间冲淡了,或者被另一种说法提出或加以讨论。这些年人们就是如此走过来的。因为话语根本就是对问题的遮蔽。
       例如一些读书人热衷于讨论什么〝计划经济〞、〝市场经济〞及优劣,还许诺什么〝市场完善〞,但谁能指望纸上的〝完善〞来解决他生存的后顾之忧呢?捞者早已捞得钵满盆满了,还在乎什么将来时的〝完善〞吗?完善难道不是愚弄性的专制话语?



       苦不苦在于心境?

据说这是一种禅机,但在我看来这个人的眼睛只有肚脐眼那么大,它不但没有能力重述世界,而且也无视于整个西方思想史。一只羊将要被狮子吞噬,你说心境好就完事了?说这种话是不是很无耻?还有人说〝感觉就是智慧〞,而柏拉图说,哲学是爱智慧,爱理性,只有理性才能克服苦难与罪恶。感觉是认识真理的工具吗?幻想破灭了,有罪翻为无罪,痛苦不可表达了,更不成审查幸福许诺的依据,在不得安宁的生存危机与自尊心的痛苦面前怎样自欺才能活得高兴一点?麻木感觉对不利于自己的各种问题视而不见不就是智慧吗?最高的智慧是被卖了还高兴数钱!



其实,所谓自由文明就是一直想把人类从野蛮、残酷、剥夺、伤害的自然倾向中提升出来,但一直不成功,一直失败、无效,缺乏根据。这一点西方人先于我们意识到了,西方文明中心论也被他们自己的思想人物所批倒,这是思想意识的现代转型的关键一步。而经历了文革的中国人、特别是有话语权的人们好像还没有醒来,缺乏问题意识的读书人还以为指向将来时的理想破灭后,真理等于〈仅存于词语所说的〉西方的自由民主。这是一些遗忘自身创伤记忆的人们。



        格言根本不是人生指南,而是教你知限度而承担的,这也算一条格言。


       对传统语言的检测〝钻角〞乃是精辟入微所需的,体现的正是认识论的革命。但它会堵塞感性思路或借传统语言来表达自己的那种正面思路。


       八十年代中期,当我沉浸在又一轮的同一性话语之中漂浮其上时,有几年不见的同学尖锐指出:你看你的思想脱离现实多远了?看看眼下人们在金钱欲望和色情方面的行为吧。就像今天的自我提醒,不是不要洁身自好,作为一个曾有志于改变世俗的人,岂能无视于表面繁华背后的沉沦与糜乱?它给予你坚定的理性主义信念是怎样的一种反讽瓦解!

        但这些劝告对我无效,因为他们的言论太表面化了,我需要的是穿透虚无的思想。

       是的,痛苦没有目的,痛苦不是作为目的的力量去打倒一切推翻一切。人性之恶是有限的存在,你无法去撞一面想像的墙。作为好的东西或价值参照只是超验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