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爱与哲学(精编)  

2017-04-07 09:25:08|  分类: 原创爱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懂得,不是明白你有什么心思未满足,“懂得”在知识上不是知白日梦知真善美,在幻想中逃脱苦难伤害,而是知罪恶知有限性,知你生存的无本质的根底,如此才能活在当下。


      爱不仅仅是一种意向,更是一种解蔽能力。


        婚姻的完成不等于人生苦难的结束从而放弃思考,而能够开启眼界的现代哲学的广阔视也不是家庭成员能提供的。这是爱情婚姻与思想的分离状态。


       女人愈是要求男人怜香惜玉这样那样呵护,就愈是显得自己的依赖性,它甚至已成为一种社会通识,尽管女人争吵起来绝不示弱。女人除了性别,为何不能突显自己的精神思想来让男人惊奇呢?


         女人是敏感的,注重细节的,情绪化的,逻辑缺乏理智脆弱的,就像地球的皮肤,真实地表现着这个差异的具有强力意志的世界,没有了女人的这些特征,就没有了世俗界。


       所谓互相理解最根本的是对人生对生活世界的理解,包括改变陈旧的观念,而不是只对某个人主观愿望与幻想的理解。 


       康德区分了情感的满足与理智的满足这两种,可适用于异性交往。情感的满足应指肉欲的满足,它没有长久的关联性;而理智的满足指反省的判断力,也就是对生存真实性、对痛苦的理解与共识,它比情感的满足有着更长久的关联。


       女人的依赖攀附既是世俗造成的,也是一个时代变化的晴雨表,比如过去傍先进,现在傍权贵大款。在世俗规中女人很难自主自由或叛逆,所谓好女人是一所好学校,企图靠女人来改变世俗风气,也是个假问题,如何要求女人有反省思想与表达能力才是根本。


       波伏娃说,女人不是生成的而是做成的。也就是说,女人生来没有性别意识,是我们的文明和世俗规则灌输而成的。女人一样是自我意识着的个人,并且在世俗强弱尊卑差异与伤痛上比男人更敏感,更反本质主义或势利,但难用这种感觉去作逆向的解构,也就很难出哲学家。她们不相信也不能用逻辑去证明一个超感觉世界的存在,寻求的是一个对象而不是去建构一个世界,或者反省这样一个话语世界,因而,女人也很难成为有正反心路历程的男人的沟通对象,由于女人是做成的而非天生的,个人的美就成为女人自我意识的重要组成,套用一句话说,美是女人人格主观性另一种实现


         一个人灵魂的神秘在于他具有敞开自我与世界的深思能力,这不是外貌的美所能代替的。尽管就世俗而言,人的灵魂是缺席的。


         女人的性别不是自己选择的,却又因为所谓的文明而比男人多一种自我保护的负担。这是什么文明呢? 以展示美为借口而暴露女人身体的文学与商业究竟是守护美还是对女人的侵犯?它不正是在意义消失后男权社会的特征吗? 


       这是个崇尚本质的外在之物的时代。美丽没有纯粹的美学意义。即不能抽象现实的虚无性来看待美貌。特别是女人,美貌陷入升值即贬值的悖论中。


       在各种交往中,思想的交往比单纯的实用目的和情感关系更宝贵,因为任何交往都可能因为种种原因而疏远,唯有一种眼界的获得和初始经验的积累增长是终身受益让人铭记的


       常言说,爱是盲目的。这并不是说你爱错了人,或当爱情发生时开始变盲目了。而是说事前就是盲目的,不仅生活的美好向往是虚幻的,而且对象的美好也是主观投射的,正如你看不到光明的另一面,加之个人对你期待的应答迎合,所以才会有盲目的决断和行为。爱的盲目需要承担,生存的盲目必须通过反省来使自己获得自由。

   
       如果说男人只是爱他心中创造的女人,现实中的女人都不是,那么男人的精神永远是出轨的,这个可以定罪吗?

         爱或被爱,并不意味着对一个人的价值的肯定,如果谁也不能消除人类互相践踏的罪恶拯救他人与自己,又何言自我存在的价值呢?渴望被肯定,只是那种在互相践踏的生态中自我意识卑下已经六神无主的心理,是基于残缺的补偿愿望,除非你有能力击穿话语世界对真实性的遮蔽,那么,爱与被爱的可贵就在于它对那个孤独中的自我认知的肯定与坚韧支撑!

       我不知道,一个单薄的肉身,能够负担怎样的使命与拯救。这个问题也可拿来问那些年轻不承认渺小待价而沽的高傲女女人只因男人的需求而抬高了自己的生命价值。


        一个人可以缺乏爱,但不能没有自我反省能力和生存意志能力。一个处于弱苦自卑状态且没有自强能力的人奢望爱如同奢望施舍,它不会引你进天堂,只会引你下地狱。


        爱惜自己作为价值是一种悖论:例如与世俗苦难抗争的理想主义者,或者与现实无法达成和解人,能说不是爱自己吗?能说把自己的尊严看得不贵重吗?然而,看似有利自我保护的理想与态度恰恰造成了自我剥夺,形成奇异的悖论。灾难的深刻与认识的深刻揭示着:自由是对生命真实的敞开。



       有的人不自知,当她指责别人不够成熟时,她恰恰暴露了自己更多的问题。我就曾被人指责不够成熟—在既定准则失效、物欲横流、承担差异、因而做人的真理不可确定的语境下,说者只暴露了说的遮蔽!这样的说表明根本没有重估价值或更新能力。成熟不是摆脱了非人化状态,而是用语言把遮蔽着的现实带到澄明中来。否则,作为一种尺度,就会在本质主义和虚无主义两极之间摆动,前者如伟人,后者如商业成功人士。


       我是珍爱自己的,但创伤经历表明我们绝对没有也不可能上升到人的位置!  


       在何种语境下,爱是把对象从平凡无价值的背景中提升出来的情感呢?因为主观投射把对象理想化,以为非同一般,已被事实判定为盲目,或者在认知上,传统的“志同道合”所指的道路失效了,那么,处在迷途中的个人有反省的意向,也愿意接受启示,他就被认为是能给予支撑与激励力量的人。


       张爱玲说,“那爱情卑微能低到尘埃里开出花。我见过那朵花开,昙花一现,却闪耀了我整个一生。”看来卑微,是因为把爱当作生命再生救主,如此才把性与爱区分开来!尽管爱不堪此任。


        那爱像是对儿时创伤的眷顾,啊,那儿时的创伤母爱看不见,父爱也看不见,连上帝都看不见。但你来了,它胜过一切理想之光。然而又走了,我心中隐隐的苦,是我流不完的眼泪。


在女人的自我意识中,女人是人格的存在,而在男权社会中,女人是性别的存在,这是世俗加给女人的看法当社会要求女人以性别为资源委身豪强追逐人格尊严的满足时,也是男权社会强加在女人身上的不能摆脱的规则,因为男权社会为了维护主奴秩序已把女人看作是对强者的奖励,规定女人以此途径获得人格与自由,弱者不配得到哪怕是生理原欲的满足。我说的是世俗给予女人婚姻价值取向,还不是因为贫困和吊高生存的希望刺激享受的奢华把强迫的奸淫变成自愿送上门的卖淫现象。我这样关注创伤记忆中的女人问题,是因为只有懂得女人,你才懂得这个社会最原始的等差秩序



失爱者最渴望的是建立自我并在对象面前重新显现得到确认,尽管在这个物欲化的世界中,自我是个没有支的无。然而女人不是与世界对抗的上帝,也无力与世俗对抗,无力做上帝,否则,后果也是难以承担的,也就是说,女人归根是不自由的,趋利避害的功利性,依赖性,索取性是不自由的表现。在强力意志的世界中,女人相反是弱者,虽然女人也有爱心,一时也能应答男人的邀请在这种不自由的生态中,能可贵以人格为代价世俗的重负支撑对方。


         女人选择什么样的男人为荣,选择什么样的男人为耻,这并不以个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而是被世俗规则所限定,世俗本身有一套反本质主义的荣辱观,作为常态也是一种评判尺度,你操持理性尺度说它是异化,它却反讽你有神经,要拨乱反正回到世俗的残酷势利虚无之正上来。因而,为了追逐人格利益委身强者,你很难说它是一种交易,而违背者要负担极大的屈辱甚至大脑不正常。在这样的规则中,女人只是印证者,像晴雨表反应价值观的变动。女人以性别身体去迎合世俗观念,否则就要用人格去承担一切。


  当苦难人生像谜一样且闪耀着肥皂泡的幻彩时,爱情就容易在猜谜者之间发生,也容易破灭。其实在纯世俗人那里,人生没有谜。谜是人为制造的,使你像苍蝇一样飞了一圈又回到原点。我们不甘心没有谜的平庸,所以把迷失的经历称为丰富。人生之谜也叫形而上学迷雾,常常作弄聪明人的头脑,也使剥离形而上学迷雾的思想家们感到人生的荒谬,感到猜谜与爱情经历的荒谬。啊,要是人早知如此,是否就不那么幼稚可笑呢?这仍然是个不确定的问题。


  所谓魅力,难道不是来自那种打开灵魂、打开苦难记忆、照见自我的启示思想吗?在两性之间,因美而爱,是缘于自然性感的吸引,受变动不居的情欲主导;因爱而美,则是缘于灵魂探索的吸引。尽管爱情没有普遍真理的引导,但完全受情欲支配而无灵魂启示与沟通的爱已然不叫爱了,正如信仰危机是色情泛滥的原因。


  真正的自爱不是用美丽的幻想把世俗的伤害隔离起来,而是对这种逃避心态、思想与行为所遭致的创痛作深刻的反省。


        对击中苦难给予自由的思想文字的卑微的崇敬,就是对自己生命的尊重与自爱,没有这样的自爱又怎么懂得爱情呢? 

       民间俚语“好田被盖子占了,好人被癞子占了”,说的是男人看女人,羡慕嫉妒恨的仍然是身体价值,仿佛身体成了救主。它抽象女人,遮蔽生存真实性,也提不出真实性向语言敞开或初始经验积累的现代性要求,结果,性既在无尊严的苦难中审美疲劳,又在无意义的色情化中遭到颠覆。与此对应的一个时髦现象是女明星嫁富豪,在名与利的光环下暗示的仍是身体的功利价值,无视意义的消失对身体价值的反讽贬损。在今天,反省能力和语言的贫乏,不能不说是爱情失落的一个原因,以致某些只知身体价值的女人在过度防卫上都显得灵魂那么苍白。


          这是个美丽被践踏,神圣毁灭,欲望狂欢的时代,或许从来如此,是人不甘如此才创造了神圣、与美丽供现世颠覆践踏。 


       把身体当作至高价值的女人必须经受残酷的洗礼,认识到身体的无价值,甚至只是购买的东西,她才能回到自身!或许男性需求了女人以身体为核心的自我中心 女人还能反省吗?


       肉欲的满足抵消不了世俗无尊严被歧视践踏的痛苦,也改变不了这样的命运。同样,世俗也不同意卑贱者攀高枝破坏通行规则,这种反本质主义文化的世俗不叫文化,所以也不是文化杀人,而是世俗杀人,或杀死了本质主义幻想或文化。 


       在这个整体无思的时代,只是由于具有思想深度的对话者太少,才以性别的意识把女人的才情放大,但并不是说这个女人的才情大到足以让世界为之惊奇的地步,因而就可以自恋了。何况,这里说的才情,还不是救世意义上的能力与才智,今天,谁也充当不了救主。相反,我们只是在负面的真实性上反观迷失讨论超常规的洞见、理解与才情的,它往往伴着血与泪的教训。


        爱的偶像如同知识的偶像一样,如果你无能揭示知识形态与非知识形态的界限而回到自身,就很难走出偶像压抑的阴影。这也是痛苦的一方面原因。


       爱是在没有本质支撑自尊的虚无化背景上产生出的对一个人的自我或价值的认可维护,这里还谈不上对反省能力与视野的敬慕。失去这种维护当然是一种痛苦,然而,如果自己无能开启封闭的眼界,那才是更大的不幸。


       迷惘中的男人向往的女人不仅温柔,甚至还能指点迷津,为了慰藉痛苦的灵魂;认为找爱人是为了爱的不是为了伤害的。可是温柔不是生存的品质,强硬才是生存的品质世俗生存本身就与爱是一种悖论。


       人为什么如此贪婪,爱了就要拥有,拥有一切,包括生命和灵魂?但问题还有另一面,即便你如愿以偿了,为什么肉身不能成为葆有爱的持久纽带?难道这“爱”没有问题吗?所以,向往美好者的爱必须建立在对世界与自我的反省认知上,只是当彼此都有反省能力和那种表达不可表达的语言能力时,爱才不因肉身的审美疲劳而坠落。


       肉体的神秘瞬间就可消解,而关于苦难的深刻思想是随便可以破解的吗?这就是肉体与心灵的区分。



        其实,如果立志于解读自我与价值更新,像尼采那样,爱的得失,婚姻的分分合合,都不会造成干扰,或者说,这种思考的事业是别人不可代替的。此外,在亲密关系中,以他人的认知代替自己有认知,“有你就行,也是偷懒。殊不知,个人的自由个人的眼光个人的理解是别人不能代替的,解决问题别人可以代替,但吃饭排泄享受,别人可代替吗?


       恋爱般的阅读是指对现代思想的经典文字投入激情与疯狂,目的是为了理解殚精竭虑而不得的生活的真相,打开封闭的眼界,而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因为如此般的投入,把作者当作假想的恋人,能够提高阅读的效率,攻克陌生表达导致的阅读障碍。除此之外,就是带有强烈的求解求转变的愿望去阅读,就像苏格拉底说的求知如求生,本来理解的转变就是寻求活路的条件


        恋爱本身也是阅读人生的一种方式,尽管它受原始肉欲的驱动,但恋爱能够唤起你对苦难经历的回溯。而失恋的痛苦虽然就是失去自尊心的那种支撑的痛苦,它也不完全是负面的能量,因而失去未必就是不幸,它要么促使你在认知上构造一个自我,要么促使你对这样一个自我作反省检测或解构,即重新认识自我和世界,当然这不能没有现代性的思想资源为参照。


         对生活世界理解的距离是决定心的距离乃至情感距离的因素。



       爱为什么竟然如此之大的力量,可以使之为对方赴汤蹈火甚至甘愿献出自己的生命、就像为了自由一样?尽管爱是盲目的,因为爱一下照见了长期压抑他的苦难,也照见了被过去苦难的无目的性所压抑的情形,他以为看见了苦难的目的,就像苦难中的再生,有什么比摆脱深重的苦难更高贵的价值呢?此外还有生殖冲动如生命延续的生物本能成为合力。但目的终归不存在使爱盲目,其后果一如摆脱苦难的决断招致了更大的苦难,人对上帝的谋杀也是对爱的谋杀。然而,经历灾难事实的教训而调整转移认知、理解和行为,冲出传统盲目的束缚成为现代人,达成非普遍必然的相关与共在,不正是自由与重生吗?不也是爱之所在吗?可惜,少见有人为了这样的自由、重生而冒险探索,也少见有人为这样的爱而付出激情,宁可活在光明的欺瞒与自欺中,用肤浅的怀疑抵制对黑夜的揭示。



        人与人之间有时是经不起沟通的,特别是对那些受过教育的自以为是者,沟通是沟通的坟墓。


       有些女人在追寻解惑的旅途中会因为际遇一种思想而产生感激,心湖荡漾起一丝波澜。可惜,这种感激并未能坚持下来,最后败给了世俗自我保护的理智。人们并不想为了探寻生存的真实性而付出一点什么,宁愿错过灵魂的相交也不能越过“常识”界限。这也是一种平庸,因为生命无力承受一种开启眼界的思想机缘。


      有时,会因为感动某个女人的言论而把她理论化即上升为一种模式或尺度,但事实总是令人失望的。比如有的女人说,我需要一个把我从迷茫中引领出来的精神师。这其实只是说说而已,不能当真的。归根是因为,痛苦、拿生命去抗争、迷失、寻求新出路等等是何等奢侈的冒险,普通的生命是根本不敢承担的。



       可以说,女人几乎没有反思能力把一个处在迷途中的男人拉回来,这对男人而言也是极为困难的,因为你能从迷途中走出来,你就已经算得上半个现代哲学家了。女人要么趋利避害依附强者改变命运,要么交付出自己的人格尊严或者幸福—如果你逆世俗价值观念或世俗眼光而行,嫁给抗争型的弱男子,情况就是如此,在此情形下女人交付的已不仅仅是身体了。



        为什么古人认为江山权力无限高于爱情和女人,认为得到霸权后又有什么欲望不能满足,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问题就在这里,历史划了一个圈,特别是经过浪漫主义的破产后又回到原点。因为刻骨铭心的爱以及都不是拯救自己的法,除了权与利能救自己。在虚无主义的男人眼里,女人只是满足快感证明自己强势的工具,而不是穿透历史迷雾扭转你观念的高人,甚至不是你的安魂者



电影《与我同眠》难道真的有什么意义吗?或许对于还不了解性合的神秘性的人而言,其快乐的吸引力是强烈的,或许人类或个体短暂的一生永远也无法穷尽性合的快乐。然而它始终是感官层次的快乐,此起彼伏不断循环的欲望,但生活不是只有性,其人格等级差异才是碾压性的不得安宁的因素,用性快乐转移生存尊严问题同样是蒙蔽。


   古希腊的哲人说,求知如同求生存。即求懂得理解如同渴望灵魂的再生。如果没有达到这一步,很多事就是浮云了。现实中的女人,惑不深,不敢拿命运作赌注冒险地揭示真相限度所在


       以前诗人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为了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其实,追求自由就是升华了的爱,为了把生命从苦难中拯救出来即获得新生,但这样的自由遭到了重复苦难的否定而陷入悖论语境,所以必须反省转变,揭示其有限性,认识到生存是以恶为条件的,但又不能滑向现实的利己伤害为所欲为的虚无主义中。


       恋爱般阅读和恋爱般展示作为寻找自我的两种互动方式,一种是为了打开眼界而吸收思想资源,一种是在理解上的自我创造。所以这种展示已不同于恋爱中自愿表现出对方期待的善行美德,它在认知探索层面上属于灵感的互相激励,尽管这样的交往常常昙花一现,特别是在两性之间,以致尼采失望地说要带上鞭子。女人缺乏坚韧不拔的意志正如天上的浮云。 


       无数女人的爱都似是而非,不会为了向往美好而付出一切,也不会为了从向往美好的盲目、迷失或所招致的灾难中走出来去爱那种深刻的负面思想,女人的爱仅仅在表象的美好与感性的世俗利害之间逗留,不会为了探知生存的真相去作思想的冒险,不求逻辑语言的明确性,即只求简单不求深刻。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87)|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