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哲学与励志  

2017-04-05 11:53:12|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知何谓励志是励迈向终极目的之志,还是励目标意义丧失后的个人成功(生存)之志?力图克服残酷的理想主义难道不属励志吗?当这种理想成为窒息生命的颓废形式时,反省清算不更是励志?认清什么东西蒙蔽了自己的眼睛、束缚了自己的生存能力,那么解构它才属于励志。而它恰恰被书市或各种话语淹没了。


       哲学,无论是古典哲学还是现代哲学,都不是写给所有人看的,而是写给与世俗抗争的人看的,因为世俗就是由有限的人构成的环境生态,如果人人都与世俗抗争,也就没有世俗没有界限了。所以现代哲学不是为所有人指出新的真理,而是一种批判。大部分常人作为世俗的构成是不需要在世俗之外发现真理和意义的,他们对你提出的意义奥妙不会有兴趣。读书人下基层发现人们对康德哲学没有兴趣,并提出问题,真是好心的自误,你还以为你要开启民智吗?


       存在即无—并非黑格尔说的存在即合理,它要分辨,问题究竟是合理性合美好愿望的存在,还是合残缺合有限的存在?无即没有本质没有理性,而这也是人的有限性,和人与上帝的区分。人并不一定敬畏神圣敬畏上帝,相反会背叛上帝,杀死上帝,即上帝死了


    一种揭示真实性的、击中你的创伤记忆的文字本身就是一种召唤,邀请你前来解读自己。


       固守自己的痛,被动期待或依赖别人来击中与理解,这是懦弱、偷懒和痛苦不深的表现。而有生死经的人才会立志去读自己,哪怕这是漫长的痛苦之旅。


       说出的话就如对生活世界描绘的一幅图像,人们看到的只有这,那不在其中的没有显现的事物就被说出本身而遮蔽了,别人还以为没有了。言说者对此难道不应该警觉吗?遮蔽性愈少,文字才经得起时间的检测。


      只有锋利的语言,才能划开厚重到令人窒息的蒙蔽,透射出虚无的亮光…… 


      否定貌似对自己有利的价值,肯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就叫现代性的自我批判与自我反省。


       想起一种老派腔调,说是因为文革的冲击,荒废了学习知识的大好时光。这就叫蒙蔽或不给自由思想,无能给予自由思想。第一,你学习什么呢?是学习同欲望联手的技术知识吗?这对改变世界的信仰危机道德腐化有何作用?还不是平庸无为!学习真理?是否意识到康德说的物自体不可知人只能认识现象(自然或物理),不能认识超现象的本质。上帝、自由乃是非认信的敬畏之源。然而西方,正由于要认识一切的理性的狂妄,才走在丧失人的目的的技术主宰的高速公路上。第二,人是普遍爱思考学习的动物吗?那么物欲横流不择手段的虚无现象又何以发生,甚至还成为开放的本有之义,这是怎样的反讽?一切伪善都在一本正经中。


       中国古典诗词文学所以强于自然景物描写而弱于人事苦难表达,即便表达也是家国的伦理的,是因为受传统的肯定幻想肯定道德否定个人真实性的思维所主宰,所谓非礼勿言,言者有罪,结果不能不抛开或遗忘个人刻骨铭心的创伤记忆,或不切入像空气一样包围着我们的苦难,只能闲情逸致地描写视觉意象,所以只留下一些“水天一色”、“微雨飞花”等等佳句。而且这样的思维及文学仍然深深地影响着今天的表达。


        文字不是为了欣赏的,而是要引导你在困惑中改变自身的,或文字为自由而在。那种以为文字只是为了欣赏的人压根就不知文字最本己的意义,而只顾赶潮、追逐意义市场的热闹


        一个陷在生存危机的泥潭里而不知反省的人,却要以真理、古典文化去教训别人,那也是可悲的。换句话说,真理如果不能改变你的悲惨命运,那它已不是真理。你意识不到这一点,就比悲惨命运更可悲!


      创伤记忆是我回溯反省的源泉,其实我并没有穷尽它多层次多侧面的蕴意。


       我把自己定位为理想主义的反省者,虽然我不代表哲学,但哲学的危机问题也是我的危机问题,我不是在危机之外,去看哲学宗教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已拿我的生命做过试验就像从战死的沙场上逃出来的人,难道连报信的资格都没有吗?


       读厉以宁论经济,其中说到有效市场的关键是确定产权,这就叫把人抽象掉,即把世俗无本质的差异抽象掉,不仅如此,那超世俗的同一梦想破产了,以致连参照的权利也丧失了,把现实物化差异直接说成同一,才有“过去的指向将来时的理想错了,退回来才是对的,是建构的新起点”这种腔调掩盖着有罪变为无罪的转移实质,经济学才成为谄媚之学并捞取个人利益。


       回想起我在高中时期几个同学应邀到另一个同学家里吃饭,有个女生对我发起质问,大意是说为什么我的性格如此另类,把“痛苦就是动力”写在脸上,难道痛苦不深就没有动力吗?她是拿请我们几个成绩不凡的同学为例。对此我无言以对。在“痛苦就是力量”的话语喧哗中,关于痛苦是否有目的的尼采式问题,多年后才弄明白。而我的思考大多都与自身的创伤记忆有关。
       同时,有个长辈责问我为什么懒惰?我也无以对,勉强地辩解说,我要为痛苦找到目的(更深一层的没说出的意思是,不甘心忍受与生俱来的痛苦,要把克服苦难作为人生的志向)。这位长辈连连叹息说,你父亲的过去我也了解,他如此辛苦,你却辜负了你父亲
       啊!普通人怎能回答人生为何有苦难,为何宣称克服苦难的文化与政治实际不能克服苦难?为什么存在有苦难却没有目的的荒诞?既然苦难没有目的,辛苦的意义又何在?


       读《史记》陈丞相世家第二十六:陈平幼年家贫,与兄陈伯居住,破席当门,喜出游求学,身躯高大相貌不凡。长成该娶妻的时候,富家女儿都不肯嫁给他,而娶穷家的女儿他又感到羞耻。后来陈平看上一张姓女子,此女五次嫁人丈夫总是早死,但她出身富贵,其爷张负有意把孙女嫁给陈平,子张仲反对,张负说:哪有相貌堂堂像陈平这样的人会长久贫贱呢?


        司马迁写道:由于众人非议陈平而使汉王产生怀疑,便召魏无知责问,魏答:我所说的是才能,陛下所问的是品行。如今有品行高尚的人,但对战争的胜负没有任何用处,陛下哪有闲暇利用他们呢?楚汉相互对抗,我推荐善于出奇谋的人,只考虑他的计谋是否真正有利于一统江山的霸业,为我所用,至于与嫂私通和接受钱财,又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呢?


       司马迁说,家境贫寒、衣着居所破烂不堪、逢年过节没钱祭祀、双亲终老无钱送终,等等,这样还不感到惭愧羞耻,那就没有什么值得一说的了。是的,作为最深刻的创伤记忆,没有人为此不感到耻辱自卑的,可是,哲学理性主义能够为我们雪耻吗?不,那我们就处在历史虚无主义之中。((我读司马迁,不是说他是个具有怀疑思想的史家,而只取他某些真实描述。这种重复的苦难在现代中国既不为意识形态承认,也不为文学所接讷,个人如何解读苦难与虚无性?


       在文革后,陷入失落困顿中的人去哪里寻求解答呢?看看九十年代初的一些批评文人的话语吧,他们为了争话语的光荣,扮思想的先驱,或为了立一个评价尺度,囫囵吞枣地把西方的某些话语当作自己的思想,如:“自由就是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做任何事”。对此,你若无能反省,就会让各种“是”的判断牵着走,自认智商低人一等。
       然而,这样的自由不仅比天国更遥远,而且就命题表达而言,简直是文字游戏。说语言的人根本不能反观个人的创伤记忆以及二十世纪的世界性的灾难,不能反省马克思主义不就是要消除伤害吗?理想为何坍塌了?你用“真理”去批判真理,是否像咬住自己尾巴的蛇?人天生即恶,或有限,改变不了追求差异,如何消除伤害达到自由?而且自由还是当下可实现的行为?


       人们往往因为自尊心的痛苦而不接受事实,包括自己的贫穷卑微,总是要用人格价值之类的东西来为自己抗辩。可见承认事实恰恰需要从哲学上认清本质价值意义等等的空乏,才能有所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