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语言是光,无光照之处则不在澄明中  

2017-04-04 17:08:38|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的问题仍在以往的范域内,仅仅是颠倒了一下。这就是:理想与残缺、理性与非理性、价值与非价值、文明与非文明、原罪与上帝、此岸与彼岸、个人与类、善与恶、真与假、美与丑、幻想与创伤记性等等,统称为形而上学与生存真实性、传统与现代的二分。
       直言之,问题只有一个,就是幻想与现实世界这两者的对极。今天的人心就是历史的人心,也是世界的人心,它不分古今与中外。你凭什么说人心不古,存在着中西文明差异呢?
        宣扬西方自由民主法制人权,把当下西方当作乌托邦的实现,这是价值重复〈仅仅把腐朽的帝国主义翻转为上帝的伊甸园〉,为了填补内心的空虚与价值缺位。也就是说,不能沉入创伤记忆和残酷的生存之中去探究世俗的机制和限度,如此重复只会让人飘浮其上,使苦难表达失重,使个人不能活在当下。  
       宣扬中国人的道德文明不如西方,作为遮蔽,前提已定,就只好找原因,比如说这是农业文明与工业文明的差异表现,正如过去的说法:环境决定人,改造人性从改造环境着手〈那最后的根据不过是逻辑之真与善〉,完全不知文明的虚假和人的自然性亦即非道德的野蛮性之真实。结果并没有一个最后的实在的原因来承担并成为决定者。
        你说西方人文明,为什么作为西方人不接受呢?比如尼采说人的本性决定人不是理想的试验品,康德说人天生是恶〈是否超出了历史与西方非西方?〉。尼采又说完整与全面的历史应当是宇宙的自我意识,并且宣称作为彼岸之善的上帝死了!西方人为何否定西方文明中心论?为什么在各种话语的喧嚣中,你就听不见这样的棒喝!


         没有不相容的观念,只有不相容的情绪,观念如事实一样摆在那里未变,交谈的人却因伤痛背着永久的欠负。  


        从休谟、康德以来,所谓哲学的耻辱,不仅指找不到确凿的本体论同一的依据,而且也指各种事实对理想、理性或理智的否定,使理智蒙羞!比如战争灾难,基于人自身的有限性的苦难与罪恶的重复,色情化泛滥和出于功利选择的世俗婚姻,利己决策对理想与理性的仇视,资本的自由扩张,权力资本的兴起和众多亿万富豪的诞生等等,都是理性哲学死亡的证明!

         忽然想到一个曾经频率非常高的词语:复辟。当然也是虚构的理想主义的警告与忧虑。所谓虚构,是指它对人自身的有限性的盲目或无视,即以主观构造的理论依据来对应世俗的罪恶,当然这主观虚构的将来时的同一真理是被当作客观当下现实的,例如群众即真理,也就是说共同体权力即真理,或者是真理的掌握者与化身,反过来说也一样,真理即权力,或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结果没有逃脱反讽的命运。所谓复辟,不过是这样一种颠覆,即恢复强力意志的丛林法则或等差秩序,恢复人心对权力与财富的崇拜,正如人心对操控意志的崇拜,为了让那种阴暗的低级的破坏性的欲望罪恶获得统治尊崇地位,它是以理性主义为敌的!

   痛苦与罪恶基于人自身的有限性,要么把设定的无限同一这个目的倒装为开端,以逻辑来证明虚构的因果真理规律,为了禁止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要么根本不要这设定的因果知识律,直接以人自身的丛林法则为依据,开放人的罪恶,虽然这种颠覆仍借着同一之名。哲学转变、政治转变、个人转变能说是一回事吗?  

       近代中国亡国灭种的危机,只是创造了权力更替的契机,虽然顶着各种主义之名。

       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命运,让四人帮当了替罪羊,整个权力体制不变。换言之,作为传统形而上学的最高理想形式,不仅被重复的罪恶与苦难构成反讽,更遭到事实上的利己主义人心所否定,不懂这一点,就叫对善恶所知甚微,或根本不懂罪恶。当然,如果不了解西方现代哲学,即便外部翻了天,也打不开封闭的眼界!


        生存只有两种: 一是通过救世而自救;二是否定救世而自救。 实际只有后一种, 前者作为幻想已然权力化, 即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


 如果人人幸运,等于没有幸运。


       所谓精神偶像在今天真正是个人生存真实性的蒙蔽,是你生存的无形枷锁。

       有些道理会妨碍和束缚自己,比如说:人应该勤劳,不劳者不得食,不劳而食不仅不应当,按字面或逻辑上理解也是不可能的。但事实恰恰相反,对于损人利己的现象和统治阶层而言,他就可以不劳而食,利用你的劳而食之,牺牲别人发展自已。这一现象本身就破坏了真理,若你仍恪守真理执迷不悟,结果只能束缚自己的手脚。换言之,异化也表现为真理的异化,真理反而成为谬误,成为非人性的却又是现实生存的绊脚石,成为一种愚昧文化。


自欺不仅是凌驾于我们之上的幻想文化的特征,有时也是世俗常人的实情。例如人们总是以生活困苦为由来掩盖其虚荣心得不到满足的焦虑与痛苦,因为直接说出来直接晒伤疤也一样没面子。同样,女人也用爱美来掩盖追求自我虚荣心的满足。

 

 教育心理学的虚假:不知差异或个人自尊的主奴关系,仍以传统的同一性观念来劝谕,以为教育可以挽救普世的人的尊严的缺乏,鼓吹这样一种逻辑:尊重孩子,他长成了才会尊重别人,才会良性循环。可是如果自我没有本质,人是空壳,要靠眼见的外物支撑起不相容的自尊人格呢?如果外在差异无限呢,或换句最直接的话说,我没有尊严是因为我没有钱,请专家们给钱我让我拥有财富的尊严吧,我不要你虚伪的安慰式教育!为什么你们看不见〝谁有钱谁就有尊严〞的现象与问题?

 

  〝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这种常识性话语还有点不好破解,变换一下,其意是说以个人幻想来理解现实的人,结果呢?就个人生存而言是履步维艰;作为社会理想没有不失败的,最重要的是以幻想作为权力的基础属于虚假和不法。

 

 什么生产、消费这些概念都是抽象,因为没有纯粹生存性或消费,满足虚荣心比实用或生存的欲望要强烈得多。这叫企图消除,本身成为遮蔽,以致你讲的是遮蔽,谁也不知道如何消除。

 

 嫉妒的实质就是排它性,虚荣心也一样,凡涉及人性心理现象都没有同一性和理性本质可言〈所谓人性心理,就是自我意识,个人自尊心,而个人是差异的同义词,与团结、统一等词语相对〉。嫉妒就是贵我,就是自我的主人意志表现,只要有两个人以上,它就不相容

  因为另一个企图超越他人的意向以及实际上的优势伤害了我的自尊心,属于不善,所以我要以恶的方式来发泄这种被伤害的痛苦与不满情绪。嫉妒的逻辑是:凡是未能成全我、或压抑刺痛我的自尊心的事情都不是善〈善是不能制造痛苦的,所以没有根本性的善〉,那么,我必毫不犹豫地报复之。这就是世俗常态,及它透射的是罪恶的不可通约性。


不知何谓〝工作突出〞,榜样也是价值的异化,一个人的工作突出不等于他能拯救人类,成了上帝。以此观点看,任何方面的突出都是世俗的、没有终极意义的。

 

  所谓礼仪、形象都不过是一种面具伪装,甚至是权宜之计,因为人的理智是脆弱的,比如那些高位者,形象几乎是必须的,但在私下场合,在下属面前,没有不是暴君的。


 俗话说:〝活人岂能被尿憋死〞,翻译成哲学话语应是:活人岂能被伪困死!


叔本华说:〝人性的弱点就在于把自己的幸福、价值和尊严建立在他人的看法上。〞

如果仅从这样的话来看,叔本华称不上现代哲学家。他不知人的虚无性、差异性,或人成空壳的真实。在世俗中,所谓幸福不幸福并无本质尺度,仅仅在于个人外在差异的高低,比他人强,就有尊严,也就是幸福。眼光只看外部所属的,就是世俗的看法。你穷了,不符合世俗的看法,别人歧视你,没有尊严,又何言幸福?你拿什么来抵抗改变世俗的看法?殊不知,人性的弱点只因没有本质,也就成了限度,甚至是常态!


 适者生存的法则对生物而言或许会造成进化,但对人性的表现而言,适应这样的互相践踏的野蛮不会造成道德进化,也没有正面价值。


 撕破了脸皮还必须装出有脸皮的样子,才叫脸皮厚,所谓〝唾面自干〞不过是承担的极致,如果因为撕破了脸皮便感到无脸见人,仍然血气方刚,是绝不会有出息的。

不要以为人们都很有脸皮,很要脸皮,这是假象,或装给别人看的。在自我意识的主人与奴隶、伤害被伤害的关系中,人其实都是没有脸皮的,这才是强力意志现象背后隐藏的本质。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混财不富〞所以当作利己性的信条,是因为不可通约性成为根底,也就是说,人就是人的障碍〈正如说〝人对人像狼〞是丛林原则〉。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人格互相侮辱践踏的历史!

 

  〝知耻近乎勇〞,不,无仁义之耻才能勇,即勇于为恶,才敢为天下先。

 

〝不患贫而患不均〞,这有什么可指责和嘲笑的呢?贫富不均意味着人格的等差,这本来是幻想主义所忧虑的问题,只是至今解决不了。政治上以扩大差异作为目的本身,甚至顶着共同的名誉批判平均主义,这与在哲学上拯救专名的荣誉以拒斥共名的权力话语完全是两回事。


不是人们自己要耻于〝恶衣恶食〞,而是你不知限度,不知人已成空壳,需要外表的荣华富贵来撑起个人的尊严光荣。特别是你在批判非理性时,完全不能体察其深重的苦难。谁能承担因为恶衣恶食所受到的歧视伤害?你能把罪与苦分开吗?苦与罪是一块铜板的两面,善与福是超验的。今天的还原真实不再是透过现象发现背后新的本质而创新,而是透过现象领悟现象的根底,从假的本质的囚牢中解脱出来。

 

不公是人性的表现方式;不公同时又是自尊心痛苦的原因。这就是罪与苦的纠缠与轮回!西方哲学中从康德到利奥塔,都说公正是不可认知的。没有这种向真实的还原,岂有思想准备谈论不公根底上的调节与限制!


以他人作为个人之尊严价值的尺度或镜子,以侮辱他人为目的,这成了现实人的最大癖好〈也是对大写的人、自由和全面发展的反讽〉。生存在世俗中的人们,被差异、比较和痛苦挡住了视线,不可能超越地看天看地了,这是世俗的限度。

  究竟是宣称有真理的形而上学是盲目的,还是现实人的短视成为限度?


凡是外在差异都可以成为个人自尊的资本和理由;同样,凡是不如人的差异就是自卑的依据。只要我在某些方面比你强,我便可以引为骄傲。如果我在主要方面不如人,也可寻找其它次要方面的长处来安慰自卑痛苦的灵魂,或据此抵毁他人。所谓建构性的人文学术如何面对这种瓦解性的差异呢?


 所谓反观即以世俗和形而上学这两端来互相观看,但俗众没有形而上学这一极,没有痛苦挣扎。

 同时,有幻想的人又未必能提供创伤记忆。


 在我看来,所谓个人尊严,如果不包含侮辱卑贱者的意图的话,它就不会有如此巨大的诱惑力并趋使人们追逐之。这就是饥渴的互相践踏的欲望。


在今天,革命、造反当然是幼稚可笑的〈因为没有同一性基础,也没有共同的敌人〉,相反,在判断罪与非罪的尺度丧失后,来横的、暴力的,也就无奈了,好像彼此还是一路人,至少在欲望上,在抵制信仰上是一致的。用以对敌专政的国家暴力机器,却根本限制不了人性的强力意志,这不是很可悲吗?


  西方现代哲学一方面揭示了自然人性的强力或权力,一方面又揭示了对应自然强力的本体论同一哲学成为专制权力的理论基础,而传统的知识论继续填补着专制权力的合法性亏空。
  关于自然强力或基于差异的世俗权力话语,可以说无处不在。比如技术技巧,它不单是用于做事的,也是用来说人和控制的,结果,你的手还没放下就说你错了,所以不存在什么好心只教你做事,在这种紧张氛围中,聪明人也弄成条件反射了。工厂员工集中,此情尤甚,乡下个人承包,各吃各的饭,也是如此。差异性像一张天网,裹挟任何人。再如,你穿了件什么衣服,都会有人翻看,比比优劣。你说人是理性动物,可事实上人们的心思在想什么呢?


  〝到处可见整个体系的缺乏证据,而且为哲学本身带来了耻辱。〞(休谟)
  〝撒谎和遗忘〞像影子一样追随着理性对利益的谋求与向往。(张志扬)

   语言是光,无光照之处则不在澄明中。

   日本人〈伊田新?我很容易把字前后颠倒〉编写了一本《青年心理学》,谈到青年对现实的不满与反抗心理,然后笔锋一转:〝一些青年认识到现实社会是个大容器,不能不在其中生存〞。如此,就把任何形而上学幻想、包括乌托邦的实验及其破灭一笔勾销了。何谓不满?什么是个人的创伤记忆?什么叫超越世俗有限性的美好向往,什么叫生存以恶为条件,什么是人与非人的界限或悖论,个人为了追求正面的光明和负面转向的疯狂挣扎,等等,属于现代性启蒙的重大问题根本无法描述与讨论。

   “他终于领悟到个人的生活方式不能不为现实所接受……”为什么一种不愉快的人生还不能不接受?不接受的姿态为何反遭排斥或孤立?什么是自我意识的主奴关系有限性?这个问题可不是感性的理解能回答的,而感性的表达也达不到解蔽的目的。上帝作为人的形象或人的理想或大写的人其存在又是以不存在为前提的,人的有限性存在决定个体只能过非人的生活,人的理想永远是敬畏之源。

  把如何生存得好这个柏拉图的问题换成为何不能好的问题,思考你不想要不愿忍受的人性之恶的存在机制,它的限度,这是现代转型的要义。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93)|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