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理想主义者必死》  

2017-04-03 14:41:47|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躺在床上越来越觉得烦躁,窗子外面是大好晴天和漫地白雪。我觉得我应该出去转转,走走,而不应该这么萎靡地闷在屋子里,躺在床上。可是我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出去转转,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值得出去走走。

 

我前几天很着迷那个“M B T I 人格测试,那个理论说我是这么一种人:需要找到一定的意义,才会去做事,如果符合自己的价值观或者认为有利于别人的福利会非常有能力地去实践,否则就会非常没效率。我觉得说得很准,我就是这么个样子,总是希望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或者在实践事情前寻找他的意义和价值,如果符合意义会疯了一般地投入,如果不符合意义就会变得拖沓、懒散、反感。

而我也发现这确实也是我不同于周围他人的一个特点,也解释了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不那么地入群。我总是期望赋予一件事意义和价值,如果达到了我会奋不顾身地投入,并且研究方法,发明方法,力求达到成功,如果没意义,我就会置之不理。我常常把大把时间花在分析与策划上,而去做的时间却很少。

 

我躺在床上,不知道窗子外面的雪在这么强的太阳下化了没有。我开始一点一点地回想我这些年来赋予生活的意义

我一直在上学,一直在读书,记得初中时候我的一位女语文老师,现在回想起来她是位文青(不同现在所谓的狗屁文艺青年),蛮有才情,也有志趣。我和她很有交流,她应该也对我有印象,其中特别的一个原因是那时的我总是不写作文,而语文考卷不答作文自然就丢了绝大分的分数,为此她没少和我着急。

而我为什么不写呢,源于这样,在那是上初二的我,观念里认为作文乃需言之有物,是表达认识与意见的,我分外反感随便糊弄地答题了事,为了考分而已的作答。我幼稚而天真的把这个语文考卷的作文赋予了一定的意义,当做了真真正正的书文言意。

自然而我期望这把一篇文章作好,别人面前的一道题,在我看来是要真真正正地表述人生观感,抒发态度志趣,而且,还需要在写作上创新、用心,我对自己这样的要求,短短几十分钟,怎答得完美?况且多少命题没有一点感受,莫名其妙,根本没有话可讲,所以我干脆不答,宁可不要分。

这里就可以看出我对于上学读书的理解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了。不错,我觉得我就是名副其实地为了读书而读书为了学习而学习。我对学习、教育等等有着一套的看法与观点。

那时我认为教育是崇高的、高尚的,不思考的人犹如拔了毛的猪,抱着一种神圣感,很虔诚地看待一切。我记得直到大学时候给房石老师的一次作业,我还在蛮认真地提到了大学人文教育

我憎恶那些违背了我价值观的人,的事,的一切,这些反对的情绪在高中时候最明显,并且化身为行动,我极其厌恶学校的规则,我给他编制出许多的罪名不自由不合理养猪的办教育,我矛头直指学校这个小社会的最高权力者。

然而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甚至在乞怜着在学校读书的机会,我什么都没有,我只不过是害羞与胆怯的瘦弱男生,我只能消极地过自己的生活,蛮忧郁地。

我瞧不起那些乖学生,我也讨厌那些学生混子,我自己不是好学生,我也不是坏学生,我就似乎那么自己一个人,那么地了无生气,却又半死不活地度过着生活,一天天,我仍记得那种麻木的生活。而唯有一个人与我作伴,似乎是我那时的年级主任,他从我高二的时候就准备清理掉我,一次次请家长,一次次写保证,然而他最终也没有成功。

其实,我是想当个好孩子的,我是想被肯定的,然而我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一切不如我所想的那样,为什么学校可以随意开除义务教育的学生,为什么学校可以卖名额给北京生而不管本地的同学,为什么学生被圈在学校里还要挨打,为什么那些老师那么地不像老师,为什么要设置那么多地不合理的课程,为什么我们的校服那么丑,为什么没人听听我们的意见。

我不知道别人的青春都在思考些什么,而我总是感到了那么地不如意却又不知所措。

 

我躺在床上愈发觉得有些累了。

后来或许是老天眷顾我,我以绝对低的分数,上大学了,而中学时的那些问题似乎都不再重要了,,,那么便是爱情了。

 

应高说最初的开始是在高中,高三,喜欢上同班一个女生。她很漂亮,名正言顺的班花,乃至校花之列,我很对她爱慕,但是什么都没有表示过,不是因为客观条件不允许,而是我不懂得如何表达甚至没有意识到可以表达爱慕,另外那时忧郁的我很有些自卑。

称她为吧。之后如前面所说,我马马虎虎地上了大学,而她也去了别的地方上大学。

我那种朦朦胧胧地爱慕又持续了两年有余,我这次望是望不到她了,改在了网上。我总是看她的QQ 是否在线,思前想后,没头没脑地寒暄几句,天凉好个秋。而更多地,是我不停地看她空间的留言板,一天天,一月月,一春又一夏。

我不敢去追求,更不没有奢想去拥有,我甚至没有这种意识,因为我觉得她是如此地美好,以至于卑微的我给不了与她所相匹配的,我没有钱,尽管我真挚地爱慕她。我若爱她,即应给予她好的,而我不够好,所以我不行去爱她(表答,交往),便是此时我所想的。

直到某天夜里,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有没有在某个人的怀里幸福地欢笑?此刻的她会不会在和某个男人床上云雨?

我明明白白地告诉自己,不在此刻,也在彼刻了。

又后来,听说到,D和他的男朋友分手了。

我居然莫名奇妙地恼火了,我莫名其妙地愤懑了,我莫名其妙地痛楚起来了。

我之前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在我默认的观念中,似乎便是传统的贞洁与忠贞了 ,婚前性、未婚同居,等等等等的情况根本没有设想过。但是身边的事一个又一个地启示着我,自己可能是有多么地愚昧与无知可笑。我感到了严重地不知所以,就像被人闷头打了一棍子,疼得莫名其妙,找不到仇人,喊不出声响。

 

我曾经如此总结我的这些价值所带来的:

 

当我在读书的时候,将读书看做一种崇高与神圣,但是学校的诸多做派让我不满,他们随意开除学生,他们不给学生人权,我消极的对抗着他们对教育的亵渎,继而我成为了他们的眼中丁,打击,迫害,我在消沉中与之对抗而我也失去了自己的机会。

苟延残喘得以进入一所大学,我才能开心地读一些书,然而又被欺骗了,他们那些人在忙罗着交朋结党,铺垫关系,而我却什么都不懂,像个白痴一样坐等落空。

我认认真真的崇尚爱情,思念,煎熬,慎重,思付,我将道德与善良捆绑于自己,然而却发现她们却已经很欢快地婚前同居,

当我恢复心灵再去,

追寻,她们又以没有感觉将我拒之而开。

我谁都责难不了,

我只是个没有好学历,一事无成,的24岁处男而已。

看,这个多么失败的人。

而且失败在继续,

我不会有好工作,长久的消极早就浪费了我的时光与活力,

我不会有好的关系,我欠缺打点的本领与足够的城府,

我不会有好的婚姻,在性自由中我自断手脚,没有占到便宜,只可能会为那些人买单。

我或也可以坚持最后一点,

不与任何人来往,

放弃所有的事项,

坚持我最后的一分抵抗。

 

午后了,我猜想化开的雪或许就会在晚上结成冰,硬邦邦、光溜溜地,紧紧贴在地面上,那么晚上走路的时候,就需要留心了,不然就可能摔跤,弄疼你。

感情没着落,工作没着落,事业/理想没着落————一直以来我理想主义指导地一切切,导致了机会错失,导致了竞争的放弃,导致了一切的失败与落寞。

世界似乎并不如我想的那样,也不像许多人所说地那样,也不是书本、电影里展示的那样,更不像一些常常上电视机的人所讲的那样。我似乎一直以来就没有看清这一切,而是带着某种迷幻与稚拙而生活,直到世界他重重地摔痛你,你才如梦惊醒。

信念的崩毁并非源自外来的力量,而常常是始自内里。困苦、磨难可以摧毁一个人,然而却无法真正打败一个人。那潜藏而致命的是疑惑与思考,像这徐徐缓缓的风,前无声息地准备着彻底淹没你的天空,颠覆你的信念。

 

最初是这样的。

我后来读的是教育学,我记得导论书中的一段话:现代教育是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而产生的,,,统治阶级为了培养出具有一定知识技术水平,能够适应现代生产方式的劳动者而扩大受教育对象,,,使为统治阶级所垄断的知识与教育,,,,大意如此。

事实上在这之前,我就已经搞明白我中学所经历的事情,我那时天真幼稚而耿耿于怀的事情的本质,原因。那一切根本不是为了我所想象的教育,而是为了赚钱,学校领导想要升学率,老师想要工资提成,甚至学生也功利十足。我记得初中时那位校长的名言我开除你是为了你好,你想想看,你也考不上高中,你现在退学了,又给你家里省钱,你又可以去挣钱,,,

 

这位校长先生后来还做了许多务实的事情,虽然他常穿着露出袜子的西装裤子,然而现在回想,我却不得不正视他这样的人,他们这样的人所做的事,我曾经所困惑所抗拒的一切事,我开始认真的思考,我不再充满情绪地去看待这一切,动心忍性,我开始认真的思索一切。

 

我开始反思我过去所信奉的诸多信念,理念,观念,我所仰尚的教育、我所关注的社会正义、我所希冀的爱情、我所信奉的美好信念

我阐发出许多问题:

我究竟为什么会善良呢?然而为什么当我在街上遇到一个乞丐,却又无所为呢?

我为什么要关注社会时事呢?那些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每天都有人死人活,网上那么多发表民意的帖子,我为什么要为那些诉说可怜的人呼号呢?

我究竟爱一个姑娘的什么呢?是她的容貌,还是她的灵魂呢?

我上学读书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我毕业之后又能做什么呢?

假如今天我兜里没有一分钱,我要怎么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城市活下去呢?

 

为什么我这么,却什么也没得到呢?

为什么我这么认真,可是没有获得认可呢?

为什么我这么地,我喜欢的姑娘却被别人操了呢?

 

为什么我感到苦痛、不甘、与憎恨呢?

为什么我认为我的的生活是这么地失败呢?

 

人是一颗会思考的芦苇,而理性的一切,却又是不容人所否定,更改,拒绝的,即便那是冷漠,残酷,与绝望。

我参考他人的知识,书本,网络,我观察生活,静默的分析,我反思自己,我煎熬一般地生活,痛苦与困惑并行,我疯狂地记录,不停的辩证,头脑成了战场,生活成了炼狱,差不多三年时间,最终,我弄明白了这一切:

 

答案是这样的:

 

基于生存,人与人是必然敌对的。从一个人的角度来讲,生存所需的物质材料的来源只有两个渠道,一是从狭义的自然中获得,二是从他人的手中获得。用马哲的话就是一个人身上存在生产力与分配方式的问题。

那么就说这个分配问题,即与他人的问题。

在现实生活中,人需要他人,一是需要与他人合作而从自然中获得生存材料,二是他人本身具有生存材料的意义,这主要体现在性需求上。

同时,一个人也绝对客观地面对着与他人的敌对,这是客观的,不容否定的。

人对他人的敌对也相应体现为两种,一是他人对人的物质资料的争夺,二是他人对人的物化。”——这些是绝对客观的,不容更改,不容否定的。

 

而人是这样认识他人的,

生理性地和社会性地,他人只能被物性地审视着,就像一颗颗西红柿,有的饱满鲜润,有的干瘪青涩。

他人在人的意识中被贴上价值标签,就像形形色色的西红柿,被贴上价码,分出个一二高低。

人是理性地,贪婪地,趋利避害地,人追逐着他们的正价值,那些被贴了标签的物品,被贴了标签的他人,人在审查、择取着他人,爱慕强者,向往优秀,鄙弃弱者,敌对鄙劣。

就像一个挑剔的主妇翻捡着每个西红柿,力图称心如意,人与人,每个人都是每个人的他人,每个人都是每个人的物品,

我们彼此审判,贪婪是所依据的法律。

 

然而自生而起,人相伴着一种对孤独的恐惧,我不知道这种东西是从哪里而来,或许是上帝给人的惩罚,

人们像落慌而逃的老鼠一样,寻找着一处又一处暗影,借以安慰,避免孤独,

这些暗影是亲友,是爱情,是子嗣,是民族大众,或是科学,宗教,文学与艺术,

人崇尚,仰信着这些抽象,暗影,

然而每处暗影都面临着瓦解与无望的可能,

人既然是彼此物性地,那么不可能避免孤独,因为你面对地只能是物而非人,

每种暗影都是那么岌岌可危,倘若坍塌,人们便疯了一般奔向下一次,以便继续迷信。

 

人是活的,动的,为欲所动的,

人们有时需要合作而从自然中获得欲望的满足,

而人们更常常从博弈中获得欲望的满足,

合作使人友爱,对弈使人敌对,

人既爱着他人,人又恨着他人,

爱,要么是崇仰(价值判断,在心理上就是欣赏、仰慕、迷恋、情爱),要么是占有,

恨,要么是鄙视,要么是侵噬,

这一切的判断准则都是人的欲望,

一切的爱与恨都是对于物品,

人只是在爱自己,不可能爱他人,只可能爱作为物品的人(而非灵性地人),物品可更可换,

人憎恨侵犯自己利益的他人,犹如害虫,

人互相为害虫,

事实上,我们只要活着就脱离不出这游戏,无时不刻。

 

我们似乎可以沟通,然而我们难以沟通,

我们的话语包含着两种信息,表理与表意,

理描述着物性地一切,是自然(包含他人),是客观,

意只表达着人的意向,是意志,是主观,

理似乎使我们先验而共鸣,而意却只有人自己知道,

我们用语言沟通着对方,我们用语言组织着群体,我们用语言控制着他人,

如上所说博弈无时不刻,语言首当其冲,

我们欺骗着,编造着,蛊惑着,冷漠着,

人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所想,即便孤独,

如若坦然,生存将无以为继。

 

他人即地狱,烤炼着你,要你这样要你那样,满足人他的贪婪,而人不会被爱,人只会被物品地贴上标签,任由贪婪而吞噬,人若是自由,便会如卡夫卡笔下的甲虫被丢弃的命运,

没有人爱你,当然,人也爱不上别人(你不过是在迷信),人是绝对孤独地。

 

也没有任何的义理学说,没有任何的言之凿凿,没有任何的义正词严,一切不过都是欲望的博弈,

这个世界是荒芜的,而人是绝对孤独的。不会有人爱你,而只有被严酷地审查。

 

——我们不可能相爱,我只可能相害。

 

我不为任何人说话

 

  看那个跛脚的可怜人,

  不要为他动容,

 

  看那个鄙夷的富者,

  不要将他厌弃,

 

  悲怜与斥责,

  世界盛满了虚伪与无知,

  欢欣鼓舞,精彩洋溢,

 

  我想低着头继续走,

  只能继续走,

  一声不吭。

  

 

我再不像个傻瓜一样义愤填膺,因为我知道每个人都不是好东西,人性本恶。我也不再相信许许多多、花样翻新的说辞与极具蛊惑的幻想或是承诺,因为我知道一切都是市场性的,他人的话具有他的动机,传媒具有市场性,甚至理论都存在销路,一切都是编造的,一切都可能欺骗。同样的,我们无法沟通,我们看似在言语,其实不过都是在各说各话,出了自己以外根本没有他人,人是绝对孤独的。

社会的一切不过是利来利往,天下熙熙而攘攘。有道德么?有正义么?没有,上帝死了,戈多永远不会来!这是个世界绝对地是物质,一切是为了利益,一切是力量的较量,天地不仁,万物刍狗!那么我自己呢?我自己呢?我自己也一样!所以我之所以这么不甘、痛苦,不过是因为我丧失了利益,就像一只没有抢到腐肉的豺狗!

 

暮色已深,我拿出一支烟,点上,微微的火星,在冬夜的凛风中幽幽地亮着。我以前不抽烟的,就像许许多多的曾经。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走在街上男男女女,女女男男,全部都是张牙舞爪,得意狂妄,精神十足,

只有我是心神沮丧,颓唐黯然。

 

我记得小时候,摆弄一只虫子,它会奋力反抗,迸发巨大地生命力量,即便是一只小小地虫子,它一点也不怯懦,一点不自卑,它不为自己的丑陋自渐形秽,它不被自己是条害虫而否定,它就那么生猛地去存活,

 

我知道这个世界是争争抢抢地,是争争斗斗地,

只有争争斗斗才能生存,才能得意,

而我胆胆怯怯地,唯唯诺诺地,灰心丧气地,

这样我就是颓颓唐唐,失失落落,

成为个失败者,

 

我其实极度地愤懑,我敌视那些张牙舞爪地人,他们怎么那么狂傲无礼,礼逊怎么不来教训他们,

其实不过是嫉妒罢了,

 

这个世界就是物质性的,人就是欲望的,

物质不被满足,不高兴是必然的,任你精神上再怎么自我麻痹,

 

我想奋起,可是发现一切已经那么困难,我想挽回,可是有些损失是过去难纠的,

你还要面临你找回平衡时被人的指责与自己内心的折磨,以及心神劳累,

 

我本来是条狼,是谁教给了我羊的规则?我常常回想过去,我发觉自己成长路径的那些人,

他们打击我,他们诱导我,

他们最欺骗了我,

他们让我做什么好人,

我做好人,别人都是我的坏人,

在这个丛林的世界,谁为我说话?

 

我养成了毕恭毕敬的习惯,我养成了谦谦逊逊的习惯,更要命地是我重了心慈意善的毒,我分外的在意他人,我分外地迁就他人,

远则持怨,近则不端,

人性是欺弱顺强地,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善良就是种毒,让你吃亏同时遭鄙视,让你在人面前贱得不能再贱,

 

而现在你想摆脱,你想找回,你会面临更大的困难,

你不能愤怒地表达,你得忍住,你得城府,你得面容可掬,你得装个好人,

这些害虫装得来,因为他们之前都已经满足了,心态好得不能再好,

你必须客服你极度地愤怒,你才能成功,

这是个重任,坚持不下便是失败,

 

但是即便成功,你也不会幸福,幸福是种宁和...

 

我的生命顺序被打乱了,

无论我做了什么,这一切不能怪我,

因为,

我才是那个被迫害的人!

 

让他妈的这风刮得再大些!!

既然没有任何希望,既然没有任何正义,既然没有任何的善爱,

既然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利益,既然应做的一切不过战斗,

那么,丢掉最后一份幻想,

成为那的人吧,

大彻大悟,

大善大至,

撒旦 、路西法,

既然上帝让我的生命存在,却又不给你那所谓的正途的道路可走,那么生命的力量如何呢?一切的所谓罪恶的诱因,无不是在启示,成为恶魔!

欲望即正义!!

向人群收割,向他人宣战,这是最大的善行!!

向光明与善美开战,向所谓的道德开战!!

这是意志的不屈服,现实的不屈服,这是真正的人的觉醒!!

 

 

“ 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西格夫里·萨松

商谈着,各执一次,纷纷扰扰

林林总总的欲望,掠取着我的现在

将理性扼杀于它的宝座

我的爱情纷纷越过未来的藩篱

梦想解放出双脚,舞蹈着

于我,穴居者攫取了先知

佩带花环的阿波罗

向亚伯拉罕的聋耳边吟唱

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着蔷薇

审视我的心灵吧,亲爱的朋友,你应战栗

因为那里才是你本来的面目 ”

 

我决定开始报复世界给我的,索取我想要的而不再遵循原来的秩序。

我又认识了另一个姑娘,在校时和我同系,然而那是不算相识。

我和她通过QQ 聊起,她也是毕业即失恋,然而我发现她同样和我一样,伤的很严重,她的空间留言板,满满都是自言自语,不舍,伤痛,迷惘,痛苦而绝望,如我一样。我安慰她,鼓励她,和她每天聊到半夜,不嫌话多,从安慰鼓励,到生活打趣,渐渐走近。

而实践就从这身边开始。

有一天她再次发来那个问题:哈尼,咱俩究竟算什么关系? 我回复:我去看你。

见面,吃饭。

她不太自然,我更不自然。

在床上,

我俩拥抱了好长时间,我看着这个姑娘面庞,她不算太漂亮,

我头脑里告诉自己要达成目标,一雪前耻,

然而却心慌意乱,似乎丢失了什么,似乎欠缺着什么,我没有一点高兴与兴奋,我只觉得心累,我只觉得荒唐,

我看着她的眼睛,

最终,

我对她说:咱俩出去逛公园吧…”

 

如果你丧失了灵魂,那么纵使你得到了世界,对你又有何益处呢?

——耶稣

 

第二天我送给她一条项链,再次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我再来看你

然而,在我坐在夜里回程的火车上,

她发短信对我说还是算了。

 

当我追求美好的东西时,我茕茕一身,十分孤单。每当我企图表现出构成我最真诚的希望的那一切,即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我遇到的是轻蔑和嘲笑;而只要我迷恋于卑劣的情欲,别人便来称赞我,鼓励我。虚荣、权欲、自私、淫欲、骄傲、愤怒、报复……所有这一切都受到尊敬。

——托尔斯泰《忏悔录》

 

哈哈哈哈哈,,,!!!这风越发猛烈起来,我从小长在这个地方,每到冬天都会有强烈的北风,猛烈地吹,我小时候最喜欢在夜里钻在被子里,温暖的屋子里,听屋外这猛烈地北风,愈是怒吼咆哮,我愈是睡得安然。

 

我错了么?!

我说得错了么?

我不是一个彻底的傻瓜么?

难道这一切不是我自己的愚蠢而造的么?——我居然爱上她了!

 

我那功力地算计居然难以为继了,我再也伪装不下去了,我在没有心理去研究什么技谋技策了!

我不可避免地沦陷了,我开始心疼她,我开始忏悔自己,

然而她却也在这个时候离开我了,

我又苦苦地追求了一年,然而就如根本不曾来过一样,也不会来过。

 

如果我能把这段文字写得美好一些多好,然而事实却是这样,她似乎验证我所说得一切(人本来就是与人相互利用,爱不过是贪婪),我那本来腐朽掉的信仰,被她重重地一击,彻底地碎了,

可是一同地,我新建立地信念却也明显地失败了,

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去欺骗,伤害他人,

即便我已经将近死掉,

也许它很正确,然而我缺无法成为一个虔诚地信徒。

 

两种截然相反的思想在我头脑中争吵,争斗,厮杀,

我的灵魂饱受折磨,,,

 

 

理性主义者必死(续篇)

 

命运为何如此对我,,,

当这个世界让你历尽伤痛,你是否,还保有那份爱,,

“Which story do you prefer? ”

 

作为个体来说,或许应追寻地不是理想主义,不是现实主义,而是个人的品格,衡量的标的是内心地宁和,而苦难使人磨砺。

意志与外在。

意志可以把力向推向外在,

外在或也可以征服意志。

理想主义一味地偏执而承受外在的磨砺,

他们常常是苦痛地,

或者堕为犬儒,终究夹杂几分郁郁不安。

而现实主义者看似理智、冷静,

但是他们是被外在损坏地,

如果把人性当做一种需求而应实现,

那么他们绝对没有什么可得意且被誉为成功的。

我曾经揣测所谓幸福是需(可以)被追寻地,并把幸福定义为 物质满足(现实主义)+伦理满足(理想主义),

现在发现这认识不妥。

很早就思考着地一个问题,是被外在塑造,还是意志塑造外在?

这个问题预设了一种人的价值体现,似乎应予以置放而焦急答案,

但是人的追寻真得就是如此地外显地两个选项地解决么?

我推思许多,发现作为个己的人生,似乎就体现种历程性,外显地价值似乎没有任何可靠地基础,或理想,或现实,似乎都存在反论把其批驳,证明其虚妄,

而个己地人生,似乎只有内心地宁和是切实地财富,

宁和不是自欺,

宁和也不是蒙昧,

宁和便是幸福。

 

人生三苦: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执,妄,偏,痴,心不宁,自悲苦,愚钝、无知地乐观主义者,贪婪、功利的现实主义者,虚妄、偏执的理想主义者,都难脱悲苦欢喜的波折轮回中,我们总是在头脑中存在着应该的意识,我们总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做出答案,这样是好的,那样是不好的

 

,我们的头脑中充满了比较级,这源于我们自己的欲望,我们的不明,我们被自己的欲望驱动着,执着着,得不到苦痛,而得到空虚,钟摆一样回荡。

而理性并非是天经地义地,物质主义并非是言之凿凿地,一些事并非是需要还原的,世界是没有比较级的。

——为什么一定要遵循所谓的呢?而其实,你只要去选择出,便会成为现实的,成为你的人生。

人生有什么目的么?好似有一个又一个答案,一个又一个方向,然而看远,看开却发现,人生就是种历程,悲也好,喜也好,来去皆是烟尘,一切有为法,如梦如幻,如泡如影。

有些东西虽然并不合理,你必须相信,有些东西并不牢固,但你必须依靠。

爱情,子嗣,民族大众,科学,宗教,文学与艺术, 即便是幻影,

你需要来支撑你的生命。

既然活着了,

便体验这个历程,

就像参加一次旅行,

荒漠、田野 ,碧海,高山,

只需尽兴地体验,而无论喜悲。

 

大风吹过,想必明天仍会是个晴天,阳光照下,雪化开,冰化开。

冷风冬夜,街上只有我一个人了,路灯斑斑,行影相绰,不过我打算再抽支烟,抽支烟,就回去了。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