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的真实图像  

2017-03-04 11:46:09|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失去民心的,最终,长久不了,而且,在彻底垮掉之前,一定会加倍的疯狂,这就是历史告诉我们的,属于宇宙真理。”

       遮蔽创伤记忆的老调子,表达不了真实性,以为是启蒙,恰恰是蒙蔽,把承担说成愚昧,把反抗说成聪明,不知己罪地把自尊心当作善的价值加以保护,结果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因为人性之恶普遍到没有一个对象,除了自我僵持剥夺自身。在世俗的互相倾轧伤害的问题上(这个曾经常谈的问题随着转型话语被淹没了,或更集中地表现为丛林法则,并非好转了),谁反抗谁?谁是善类谁是恶类?难道要一个人与整个世界挑战,然后被所有人孤立更关键的是,把原罪的不满足即自尊心的痛苦翻转为善,把特殊的东西说成普遍的东西,以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为了求同,由逻辑降到现象,宣称苦大仇深者是善类,像狗急跳墙似的把打不着的恶归为一部分人,个人或者恶的不可通约性因类而抽象,这是以理杀人的根源。结果除了自己升到高位满足尊严之外,世俗的恶和高位者的恶不可通约不可让渡依然重复,凡是对我有害的就是恶的,就是我要反对的,利己的我就是中心原则与价值,也是生存行为、自我满足与自由的铁律,至上而下如此,今天的经济活动更把它放大了,岂有克己仁义与普世价值?从恶到善即伪善再到反叛,不过是历史的重复,而话语的重复自欺何时是尽头?

       失民心?难道自尊的痛苦还是民心?拜金主义、谁有钱拥有越多谁就有尊严、富光荣难道不是世俗民心?但这样的非本质非同一的民心恰恰是对秩序的否定、解构与破坏。自尊心的痛苦基于主奴关系有限性,它要依赖另一个自我意识,并且牺性另一个自我意识来获得满足,被剥夺是苦,剥夺是恶,因而苦与恶是一个封闭的轮回,它无法翻越而朝向无限即善,自我同一是个无底深渊。此外,作为主观人格,除了强力意志,外在的任何差异都可用来标记尊卑高下,这叫扬弃人格的主观性,使之物化而实现。人甚至就是制造差异的动物,人往高处走,彻底拒绝了自我同一的建构梦想。反过来差异也可作自我安慰辩护,你说我穷我说你是癞子,这是司空见惯的话语权力现象,俗称斗嘴仗,作为辩护也是生存能力缺乏的表现,不承认穷苦的个人何以能自我创造?所以它又不同于承担痛苦逃向幻想的类型,因为幻想消解不了痛苦,在纵身一跳跌得血肉模糊之后还可以反身走向个人,尽管有的人一生也走不到

       应当承认,个人拥有财产,意味主观人格的扬弃或实现,但它在人格的主奴关系不可通约的根底上,我拥有多我有尊严就意味你卑贱,岂有同一性?获取的目的与获取的手段是一致的,或者为什么让你威风让我蒙受耻辱?不可通约也不存在普遍的取之有道,正是不择手段的罪恶限度。这里没有一致性的穷怕了穷受罪,你受他人基于人的本质空乏的歧视之罪,思富发财也不过是还治其人之身,岂有道德性可言?说语言人的人被语言反讽不自知另外,思富,关心别人发财,作为人心表现也不是经济学成为显学的依据,因为同理性相反的欲望之心是对秩序同一的否定,经济学拿否定性依据如何演绎秩序呢?不能反省自我同一秩序不在时空中,经济学就成为披着学术伪装的撒谎,在西方也成为获取职业利益的媚权话语。不剥去它的伪装还原本来面目,又岂有个人自律权利?

       回到有限性问题,一个的自我意识依赖于另一个的自我意识,并以牺牲另一个自尊的途径获得满足,作为事实也是世俗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它构成主奴关系的封闭性,财富是人格或主人意志的物化实现,人就在痛苦与罪恶中永远轮回,对于人的有限性,形而上学理性主义无能,上帝无能,诸神无能,西方文化在禁止中引诱,加上科学技术的助长,强力意志扩张为种族殖民主义,如此内外剥夺,才有近现代的技术物质文明的繁荣靡烂,各种娱乐市场都是个性开放的非人创造出来满足自己的,与幻想者无关。近看香港,有多少家豪门?它岂不刺激卑苦者脆弱的神经?开放不是形态性的,而是向非人的性格与生存行为方式开放,要不,你的意识怎么依然在开放之外呢?这就叫从形而上学的一极,退回原生态或史前史的虚无主义自由泛滥的另一极。这也是真实的民心图像

       如果个人不理解不知世俗虚无主义,要与世界对立,就能把个人上升到普遍、影射为民心?而且还是历史规律宇宙真理?看看这一步一步的推断跨越,中间掉了多少链子?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