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撞南墙的头颅是用痛苦制作的  

2017-03-15 08:06:37|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叶问》:“人的地位有尊卑之别,但人格不应有尊卑之分”。这叫痴人说梦,还自欺欺人!因为它根本体验不到深重苦难,仅仅用漂亮话加以遮蔽。人就是精神本质缺乏的动物,没有独立自持的尊严,其主人意志或人格尊严依赖于另一个人并牺牲另一人的自我意识来获得满足,没有主奴等级差异就没有人的世界,而外在的任何差异,包括地位高低,贫富等等都是人格尊卑的尺度,连平均主义运动都是虚妄,还谈什么人格不应有尊卑之分?这比对一堵墙说话都无用!


       小区里到处拉着红绸布标语,写着普法教育,觉得扭曲。法治或许是阳光的,而法治不到的地方却是罪恶与苦难的无底深渊,正如那美好的目的是无底深渊。

       所谓剥离价值的反思是指:世俗所施加于你的,不是要你拒否认,而是要承认并知其限度。世俗就是这样,不因你的抗拒否认或来一场移风易俗的政治运动,或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姿态,就不存在了,相反它像承载高山河流的大海承载我们有生有死的人生。

       要观察世俗,不以你的好恶作为世界的尺度。这是今天关注的方向转移。重要的不是承认世俗的非价值存在,而是批判自我价值和形而上学本体论价值,把自由还给超验域作为参照,这叫还原世俗或存在与价值剥离。因为传统形而上学的本体论是与价值同一的,不是指世俗存在。我们把〝存在决定意识〞这个命题变成〝无真理的世俗决定个人生存〞。这颠覆还原。

       谁说人生中的青少年时代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那是因为你接触的文字根本没有痛苦这一说法,你无能去表达,也没有谁来给你启示,充其量是阶级苦的遮蔽。尼采说:〝我们年轻的时候,日子是很艰难的:我们甚至像忍受重病的折磨一般挨过了青年时代。〞

       我拿幻想或真理世俗较劲僵持了几十年,即便屡次头破血流也执迷不悟,结果总是不得门而入之。没有谁像这样妥协,正如没有谁像我这样承受了深重的痛苦,为了苦难生命的重生,我把所有的创伤聚集起来制作生命的头颅,去撞黑夜里的城墙,看那看不见的光明这样的悲惨经历谁能体验?没有后期的现代哲学思想的际遇,根本打不开封闭的眼界。

       罪恶是痛苦的原因,罪恶也是对价值的否定,有限性把你抛到边缘,又否定你向往无限。你不能因为个人自尊心受到剥夺创伤而痛苦,你就是善,你原来也逞胜过,也是有限者。特别是你想摆脱,就以为你就是善良者,这没有普遍必然性。何况你找不到出路,不知真理为何物,岂有判断先进落后生杀予夺的尺度与权力?
       在有限性内,一个人的自我意识要另一个自我意识中获得满足,互相依赖,翻转轮回,因而没有普遍一致的受苦与超越向善。今天的开放欲望就是对超越向善的否定,也是对价值的否定,连瞎子都知道巨大财富的背后是满满的罪恶,以繁荣进步的价值来遮蔽利己罪恶,不是吸血的忽悠吗?

        现代思想,作为交往理解的差距参照,不是在多与少之间,而是在有与无之间。

       不审查互相损害的事实根本否定了人的价值与尊严,只抓住某种艺术特长作为人生的支撑,并且在媒体上加以夸大,当作人生榜样,例什么〝泥人张〞之类是对整个苦难与罪恶遮蔽! 


关于马斯洛的需要层次,再补充一点: 实际上个人抛入在世并不懂什么生存需要,只知有一个自我意识,其光荣在别人的夸奖中得到满足,其好胜心要以伤害别人来获得满足不知这光荣感好性心是互相抵牾的,它尤其依附于强力与财势。于是,经受创伤的弱势者就可能有不要痛苦、残酷的愿望,亦即摆脱苦难的自由理想需要。

  但是人类历来就处在理想与苦难或罪恶的冲突之中,你怎么能说人需要什么呢?难道人就不需要伤害吗?不需要损人利己仗势欺人吗?它不同样是自尊的满足和自我实现吗?前一种需要叫同一性幻想,后一种则叫差异事实。可见需要层次论是多么肤浅的抽象。



       问:〝己所不欲勿施予人〞算不算〝普世价值〞?答:它是一种超世俗也遮蔽差异的同一幻想。如果每个人都是:自己不想要别人给予的伤害,也不给别人以伤害,那就没有伤害了。可事实不是这样。尼采说生命中不能缺少伤害,人喜欢伤害—此谓自然本性,亦即有限性因为一个人的自我意识要在另一个并伤害另一个自我意识来获得满足,他要承担这种伤害才能实现主人意志,而不是要消灭规定强者的对象或依赖性与陪衬性,如传统说的存天理灭人欲。中国文化就是不承认这一点,仿佛是伤害不止道德不已—这又什么用呢?连自保都不可人以他人为人格尊严尺度,这种不可通约性是没有什么客观本体价值可代替的,比如想象在平均状态下以劳动产品为共在价值,取代一个人只以另一个人为尺度,这种构想当然比不顾外在差异只谈以仁为本的道德更完备,结果还是破产了,以致回归以他人为尺度为工具的富光荣。这就叫〝人死了〞人或高贵动物也是绝对价值,人当人看的应当价值,死了!还有一句话可以针对那些喧嚣的主流话语:〝道德不废安取仁义〞?!


       痛苦没有目的,它不是作为目的的力量,相反只转向恶的力量,从而使向往无限的目的落空,如此的悲剧与荒诞才更让人警醒。


       无论哲学不哲学,生存、苦难、人际生态的恶劣等等是纠缠着你的问题,如同疾病,你逃脱不了。那么,反省你观念的障碍,包括支撑你的痛苦又遮蔽生存从而剥夺自身的意义、希望,就是哲学问题,但要知其世俗的所以然,揭示其底蕴,又不是表浅的感悟抵达的,它需要整体的视野。


        一个乞丐会因为处在繁华都市就可以为这个都市感到自豪吗?不,因为这不属于他,他自己依然一无所有,这就是常人的思路。无论是他自身,还是公共语言,都不能以繁荣进步这种共名价值话语拯救他。


       什么叫尊严呢?当一个人的尊贵就是另一个人的卑贱时,当个人尊严依附于非本质的财势权势时,我们如何谈独立人格尊严呢?


       世俗生活中没有美,特别是缺乏和谐秩序之美,自然之美及其主观艺术虚构没有生存真实性和终极意义;生活有痛苦和残忍,只是,传统教育规定你去知善、表达美,并不要你去知罪知恶、表达痛,尽管痛苦及其无目的性才是长期压抑你的问题。美与痛、虚构与真实构成了悖论你还能反省转变或缺席吗



       人在根本上要承受苦难与伤害,但并不是说只有单向的承担,就深流的表面浪花看,常人总是转嫁了,即互相伤害或转向更弱者,恭维与转嫁是维护常态的方式。只有幻想者误信化痛苦为力量,以为承担越多力量越大结果撞破头颅也达不到目的。在常态中女人爱是发泄以维持平衡的表现。女人无力承担,其痛苦既不成为追求光明的动力,更不成为深刻反省的动力,感性思维限度使之达不到语言的澄明之境。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94)|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