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重审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  

2017-03-01 21:48:49|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方人本心理学者马斯洛伪造了一种需要层次论或价值层次论,认为自尊的满足高于生理生存的满足,正如物质满足与精神满足划分一样,成为形而上学幻想的另类话语

       这里梳理一下我个人的创伤记忆或心路历程。与其说踏入社会,不如说人被抛入在世。青少儿时期,我的创痛主要表现为自卑感,但当时无能清算。这种痛苦根本的就是主观人格没有本质同一性的表现,因为自我意识要在另一个自我意识中获得满足,即以逞强好胜的方式获得满足,这是个人意志与个人意志的冲突,是人的有限性或原罪所在,也不能达到普遍同一的。

        由于家庭贫穷势,又是外乡人,父亲木讷少言,懂得一些民间传统故事,无交际能力,病色的消瘦而凝重,眼睛放出迷惘的光,精神上有如山一样沉的负荷,态度不迎不拒,母亲也属于自欺强辩扯不清类型,这些都是无生存能力的表现,等等,这样的背景撑不起我天马行空的任性,而我不懂利害,父母根本不教我世俗的常识,他们缺的就是世俗生活经,我上学时还以为把我放进天堂中了,作为例证,后来父亲还认为学了文化就能摆平残酷,何等迷信愚昧!所以在隔审另一个村里入学后,我的逞强好胜就不断遭到更强者的残忍打击剥夺,像暴风雨无情摧残幼苗一样,从此萎靡不振,再也无力称雄,精神上表现为光荣感的丧失。沉重的自卑感像毒蛇一样啃噬我的心灵,内在的灵魂活在痛苦中如同一直在黑暗中,谁也看不见,谁也不理解,不但当时老师不能感同身受地理解,只有贬义的没有朝气的说词,即便今天翻阅传统文化书本也得不到解释,只有强化退让软弱心理但无效的道德教化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它揭示不了痛苦的根源和人的有限性此外,比直接的剥夺更无奈的是,家庭的贫穷,一间矮小破烂的房屋包不住受伤的心灵,暴露在他人的眼光中如同暴露在炎日中无处躲藏。人格本来是没有本质支撑的,属己的外观上的不如人,你就只能陷入痛苦的黑暗深渊,因为你找不到谁夺了你的自尊,你没有还击的对象。你只能一直内视你的自卑,这并不是自我意识对卑苦的放大,以致压抑不受人接纳,因为你还隔离了令你尴尬的鄙薄议论,人不是理性动物歧视就是自我人格优越的满足实现。特别是将的婚恋,像一道门槛,没有人敢站在被遗弃者这一蒙受耻辱

        我陈述的创伤记忆既是我个人的,也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甚至是人类的,要不传统形而上学文化幻想就没有生长的土壤。自我意识主奴关系冲突不仅世代相,而且是人自己生成的,它轮回发生,每一个在世的个人都得经历,前人的承受不能代替你的承受,因为你一样是有自我意识的个人,所以虚无的历史就是当代史。而追求幸福的文化理想除了欺瞒,根本不能消除。作为个人除非你家庭先天占有一点优势,特别是父母知丛林法则世俗实情而不迷信传统,没有传统的负担,子女的人生道路就比没有自设的坎坷,因为个人现状差不是决定的,而无形的眼界气质个性问题才是致命的。此外是传统文化能,为困惑者打开眼界,不使之与世界对立并逃向忧郁幻想的无底深渊。尽管迷失者是少数,与世俗形成对极,不可窃全称之名而代表得权力之实。可惜,我生长过程中这些缺欠都不幸落到我头上。

       在高中尾期也就是文革末期,因为某种伤痛使我把目光转向与我痛苦隔离的铺天盖地的理想教化声浪,并误以为我穷酸无尊严的根子,是我生活的那个小地方没有完善公有制,恰巧我父亲当时属单干户,没纳入半集体,而且经常被处断粮。内心的耻辱像地下的溶岩找到了突破口,轻信了理想主义,并写下千言书,借着批资本主义浪潮陈述我家所在地没有完善社会主义制度,高中毕业又主动争取知青下乡(因为我家所在地虽在乡村,却吃商品粮)。

       虽然我在下乡生活劳动中看不到光明,并且孤独抱怨没有与我抱负相同的人,也就是说,我轻信公有制,一开始就不信阶级论,但我却无能据此反省自身,而76年之后政治转向才使我失去了精神支撑,从此六神无主,茫然不知所措,也不知自己追求什么需要什么,甚至忘了当时的理想是要摆脱自尊心的耻辱。理想坠落了,除了落魄也不知痛苦为何了。这既是我年青时代的创伤经历,也成为后来人生的前奏

        进入八十年代,由于之前没有考上大学,只能被招工水运单位上班,进入一个与资讯割裂的环境中。但又是一个偶然的时机,在单位之外看报,发现了关于西方人本主义心理学者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忽然心明眼亮,以为它击中了我的痛苦、迷惘与焦灼,甚至以为以前我的社会主义理想都不明白目的,原来我一直寻求的是自尊心的需要,而且以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所以应该成为一种社会交往互动乃至人目心理学原理。我多年如此痛苦如此饥渴,别人是不是也一样有自尊心的需要呢?正如过去的经验,以为没有财产差异,就没有歧视的根源了,这是一种同一的联在作怪。这一发现就像有些读书人把经济学当作普世真理一样,那样不对,这样才是对的,死了一个乌托邦,但心不死,又发现一个乌托邦,只能重复价值。我的想法也只算纸上谈兵,即企图演绎逻辑道理,根本无视当时人们在做什么,比如为了个人目的做交易捞钱,都以为与自尊心无关,好像自尊心需要只有在我与人交往时,因为互相给予才能实现。当时凡与我所思无关的事情都视而不见。但是,为了求学求真理的实现,我盲目的孤注一掷,连吃饭的单位都不要了,结果招致灭顶之灾。面临生存危机,除了情绪上的怨苦,我也没有能力作深刻反省,甚至根本没有可供参照的资源,生活不是语言,不能照亮我盲目的内部意识,自己仍然迷失在黑夜中。后来去一所学校讲马斯洛的心理学,因为生存危机带来的创伤,我根本自信不起来,几乎落荒而逃。以后就与它告别了。

        这里我借着西方现代哲学眼光对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作一点清算。

       他把人的需要分为生理和交往、自尊心与自我实现,是怎样一种抽象和自欺欺人呢?这里用创伤记忆和今天中国的情形来检测。生存就是人格性的生存,也就是精神的意志的自尊心需要的生存,吃饭穿衣不单是纯粹的生理需要,吃得好与吃得差本身就有人格尊卑之意,如古人说的耻恶衣恶食,两者不能割裂,你躲起来吃稀饭不吃不喝别人的,也不意味人格独立平等不低贱,甚至人格尊严比生理需要更成为追逐财富的动力,就像说虚荣是个人动力一样,否则就被歧视没有尊严承受痛苦,这是常识,但它是非道德的,是秩序、进步的否定面。看看当今中国发富起来的人们及行为,就是证据。因为个人自尊心没有独立本质,它依赖另一个自我意识并牺牲另一个自我意识来获得满足,这种不可通约性更不能抽象掉,否则没有自尊心的失落痛苦何以有追求幻想?人类的痛苦与灾难何在?黑格尔说,财富就在依赖他人互相剥夺的前提下空的人格的实现或扬弃,即自尊心的满足(这里我修改了黑格尔同样的抽象,哪里还有另外的自尊的需要呢?人类的历史,包括追逐霸权和战争灾难,是极致的表现,岂有理性的追求自尊需要可言?马克思企图以劳动产品作为共在价值来填补人格的虚空,当然以必然的公有制为条件,结果它天然地超出世俗,谁也不以为然,以致我们的知识分子在理论上都不懂马克思主义的原旨,还以为只自己拥有唯一的解释权。中国文化没有类似马克思的工具理性化本质与价值,就是以仁为本,君子固穷,不知有限,阻止不了人格及其物化性的互相践踏,衣锦还乡成为追逐霸权实现尊荣的目的。

      换句话说,黑格尔也好,马斯洛也罢,都掩盖了生存以恶为条件的事实,其看见的也是看不见的,而通往地狱的道路就是由如此抽象的话语铺就的。也就是说,它把你个别善良的、超世俗追求一致的饥渴幻想说成普遍实在的,以为在残酷现实之外还有单纯的自尊心的需要与精神满足,如果这种共在需要得以完成就是人生的自我实现,精神与自由的实现,完全遮蔽所谓共在性不是实存的,作为目的仍是无底深渊。你看,尼采哲学也可称为意志心理学,但它以全盘眼光揭示生存真实性而颠覆任何形而上学幻想,也叫重估一切价值。而马斯洛不仅眼光狭隘把自以为是的断言放大为世界,而且用另一种话语重复了形而上学幻想。作为善,甚至没有对应面,不去分析之所以有自尊心需要的原因,或互相践踏罪恶痛苦前提,把个人本有的非同一的自我意识又经过冲突导致创伤而饥渴超世俗的需要说成是天生的普遍的,只是以前人们不意识,被他发现了,因而你听了他的说法,去做就完满了。至于可行性在哪儿,如何实现能、否实现就不负责了,反正你原来不知道在追求什么,我给你点明了,任务就完成了。是福祉还是陷阱深渊,自欺者也不知道,或者强不知以为知的独断。这也是形而上学幻想的通病。

       西方现代哲学有了根本的翻转,为了拒斥谎言的重复和窃真理之名追逐普世霸权,为了开启迷失者的眼界,以致当代法国利奥塔提出拯救差异的荣誉,拒绝同一性话语的欺瞒陷阱,但不表示西方人文话语没有鱼龙混杂、启蒙思想与蒙蔽思想并存的情况,西方经济学就是例证。虽然马斯洛的心理学在事实的反讽下很快就退潮了,一方面不保证它不卷土重来,另一方面,自以为是的话语可以欺蒙一时,但哪能持久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82)|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