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非神即兽?  

2017-03-13 22:27:20|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太较真,认死理,就会对什么都看不惯,连一个朋友都容不下,把自己同社会隔绝开。人生何必太较真,何不潇洒走一回!〞
        这也是我的自况,其实,在较中迷失,还得在较真中走出来彻底反省这个死理到底有没有,它在语言中难道不是空集吗?尽管在西方现代语言哲学的界面上去反省是一般人不能承担的。


       哲学与经济基础这个概念无关,这是第一步解释。
       哲学或哲思起源于人想解决自身的罪恶造成的痛苦与灾难,想统一人心而抽象人去寻求宇宙统一的本源和神。问题是这一切努力都失败了,一切许诺都无法欺瞒事实的破坏就哲学要解决的问题而言,它一直存在,与人的诞生史一样古老,不被什么决定。就哲学的反省而言,在西方也与建构哲学相伴而行,其根本根本的转变反而发生在技术文明发达的近现代,与经济基础何干?经济基础指什么?生产关系?或把同一幻想与差异形态化为经济制度的公与私?这本身就是遮蔽。苦难与罪恶基于人自身的有限性,受到创伤的个人企图超越有限才有幻想,这不是哲人圣人和知识分子的专利,但认为主观就是客观,目的就是开端,概念或语言就是真理,这才是传统哲学的独断。
       无论传统哲学还是现代哲学都没有普遍的教化意义。传统教化就是强制灌输,即把主观的应该的观念强加给受众,实际上真理不过知。在现代,理性哲学反而被欲望人改造,要反省的是自己,要忏悔的是以真理自居的共同体以及代言人
       现代哲学只针对有志向的困惑者迷失者,揭示苦难为何不能根除的限度,即受传统教育的人需要接受再教育或反思。因而不能笼统地提问:为什么哲学不能为大众所掌握。
       为什么人们的思维总是在正方向的建构上出路上谈这学那学?谈基督教、佛教?难道就不能反方向思考吗?
       因为过去的一切幻想都破灭了失败了,不意识这一点就是自欺与蒙蔽!
       政治难是一方面,还有哲学所针对的更大范围的世俗罪恶与又如何解读呢?
      一个空洞的所指缺失的概念,如本质,但经过符号与声音的作用,潜移默化,已成为人们敏感的神经。
      何无非是设定本体,接纳怀疑思想或接纳差异再回归同一的独断论,因为目的与开端同一,实际是主观幻想目的倒装为客观原因,据说向开端回归是螺旋式的更高级回归,然而西方现代哲学特别是语言哲学正是对传统形而上学方法论的质疑否定!从而使正题与反题的对极呈不可同一的悖论偶在式,而黑格尔的绝对精神的否定之否定只是一种没有黑暗的白色神话!


       有人说:人生糊涂读书始。可是不读书就不糊涂不困惑吗?困惑因为人生的虚无,也因为人生开端的虚无。个人出生后形成一个没有精神本质的自我意识,当然是要在另一个中获得满足的自我意识,但只有经历强力的伤,以及外在力和财物差异的比较时,自我意识才进入了痛苦的黑夜。至于因为痛苦而向往无限,根本不存在读书学历的门槛,过去认为弱苦者有反抗的道德觉悟,所以是善者,这是不知己罪的主观求同的投射,然而,当觉悟代换成知识的时候,向往反省的弱苦者就被排除在知识学历的门槛之外了,也丧失了自由思想的话语权利,它被精英、名家及谄媚的代言人垄断了,这是怎样一种异化呢?

       亚里士多德说:“人是社会的动物,孤独者非神即兽。”
       这句话值得分析。
       前一句是前提,孤独是不自由的偏离状态,“非神即兽”是以同一性前提作为好坏尺度得出的非正常结论。如何还原?甚至改变前提还能成为一个自由人吗?
       所谓社会动物,作为同一性所指,乃是幻想,但是,当把幻想的结果倒装为前提或原因,以符合因果逻辑时,幻想就成为实在命题—人是。可是,在这样的美好社会中,为何还有偏离即孤独情况?莫非不知好歹发神经?
       但发神经的正是亚里士多德,他用幻想的同一性命题遮蔽黑暗与污浊,一个幻想者当然进不了世俗社会,做神更不可能。所以必须颠倒他的前提,而且敢于承担污浊与罪责,个人才进入世俗生存挺身成为一个自由人。完善只属于上帝,人永远不可能完善,包括你我。这种分界也是还原真实转变观念的前提。而且这里的语言表达也不同于浮面性的常识偏见如“同流合污”。
       什么是〝真理〞,什么是〝道德〞,生命是不能直接承受这样的提问的,还必须加进什么是人的有限性可以承受的真理与道德,什么是人的有限性承受不了也不能承受的真理与道德...等等等等。生命的脆弱需要这些意义空间的置换才可走上通向真理与道德的各种道路。—张志扬


       不知生存真实伪善者用意义尺度批评内向者,说不合群就是不与作为真理的群众为伍,而世俗常人也排斥不要痛苦的内向者,因为你有厌恶逃逸倾向,或者说你否定世俗直接就否定了具体的一个个的人。无论善与恶,正反都以容纳为尺度内向者迷失者就在这种价值非价值的夹击之中被撕扯,上天不成入地不得。你还能还原世俗拒斥伪善超脱平庸吗?
       世俗常人就是反本质主义者,他要你承认这样的主奴定格,然后玩主奴人格交换游戏或翻转游戏,贫富只是主奴人格的外延表现。可见生存实情逼转变,但常人只是行为者,不能用语言或思想理论启示你转变,他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士可杀不可侮”,这算得上中国的传统文化精神吧,可是人们是否想过世俗的互相践踏与政治的主从伦理对“人”的否定,从而使受侮或非人成为常态?使坚持〝不可侮〞者常常“出局”?   
       以为不可侮、要捍卫自我尊严与光荣的人并不等于聪明,因为你克服不了人生的苦难与荒诞。
       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特别是就我的抗争处境而言,我是与世俗格格不入的人,在别人眼里也是不通人情世故的人,但是在那种把理想等同于现实的说教里,我仍然是边缘人,因为我不能入俗,就等于没有进入他们说的〝有意义〞的社会,所以不是社会人。此外,我曾有一段极为闭封的经历,但我为何没有成为猿人?里士多德因为我没有抹去非人性的创伤记忆,我因此而活着!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8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