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由物质统一性看幻想的不可能和权力化  

2017-03-12 12:04:14|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物质统一性原理是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整个大厦的基础,包括物质与意识的因果同一关系,物质多样性的统一。你发现了什么问题?原来,物质统一性是个纯思概念,正如巴门尼德的“存在是一”的断言,作为纯思概念,也就是把想要的结果倒装为前提、原因、始基、开端。而物质或存在与意识的关系,不仅指物质与认知的关系,即人认识自然,具有反映论的同一,意识还要反映“存在是一””这个真理与价值,就是存在、价值与思想同一。也就是说,主观预设的东西说成客观的并且反过来要他人去认知。
        那么,何谓多样性?它也是一的多应面或否定性,而且暗示人的自我意识分裂状态以及表现出来的社会各种形态的差异,不单指自然现象的多。因为哲学的终极目的是人,不是要把自然事物的多改造为一。换句话说,认识“世界的多样性统一于物质”,如果不以人为目的,则毫无意义,世界依然多样,没有谁要把它变成一个东西。
       回头再看,意识与物质的因果同一关系。意识,前面已说过,不仅指认知,或不仅指对自然的认识,还包括对纯思概念的存在是一的认识。而且,哲学的终极目的不在于认识论,而在于道德,存在是一就是道德的目的,只是,物质统一性把现象与道德本体论纳入同一认识对象。现象与本体在康德那里已经作了划界,正如古希腊哲学说世界的元素是水是火等等,与道德没有关系,也推论不出天下大同这个结果来,所以不属纯思概念。此外。马克思主义的物质与意识关系的命题,显然要比巴门尼德的存在概念,甚至比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有更多含义,这是马上要进入的。因为马克思的意识概念除了认知,包括道德,也包括与道德相对的个人意识或差别意识,存在决定意识是把道德、主观幻想和现实个人意识说成是对存在的反映,物质与社会存在、经济存在成为主观幻想与自我意识的原因或实证,由此颠倒了黑格尔的精神唯心论,可它也阻塞了个人对自我创伤记忆的反省揭示为自我意识不被物质和社会存在决定,作为自因只在主奴关系意识和罪与苦的封闭性中轮回。同样,超出世俗封闭性的幻想也不被社会存在所决定,它只是由于自我意识在冲撞中、在包括家庭的存外观等差异比较中退败下来又无力承受企图摆脱的心理,在与世俗对抗僵持中迷失了自我,还不知自我同一以及因果律为何物。
        那么什么是幻想或理想?黑格尔认为是自我同一,作为自由,它不是某物。本来,黑格尔是从根源上说的,因为各种社会差异所以会变成个体人格差异,归根在于自我意识主奴关系的分裂和依赖,自我意识要以另一个为尺度为工具。因而理想就是缺什么就要什么,自我同一就成为自由目的。扩展地看,现代中国以为民主社会是人人皆君主人人皆臣民,这才是同我同一的形态化。自由不是某物,或不能用某物来解释作为根源或自因的自我意识,它本是无底深渊。然而,沿着同一实现或建构的思路走,仅仅在意识上同一,如中国文化的以仁或大我为本,还不够。没有个人财产的同一,自我意识依然是分裂的缺乏关联的,例如马克思指出的,劳动者与产品即财富、对象、工具的分裂,是阻碍自我同一的异化存在。而且,就现象看,个人尊严人格或价值是以另一个人为尺度的,并且物化到以金钱为尺度,所以要提供一个客观共在的价值尺度来取代它,这就是体现了人的主观认知的技术劳动产品,从而达到自我同一,当然要以异化劳动的扬弃为条件。
        但问题又来了,自我意识以另一个为尺度,以差异为中介,而差异是多样性的、动态的甚至是制造的,某物的同一不能统一其它,比如财产的公有同一,不能同一个人长相美丑高矮胖瘦的差异,它依然是人格尊卑比较的介质,可以说,差异是无限而绝对存在,理想的同一要如何消除根本不可消除的无限差异呢?还有,或者空洞想,自我同一就是仁,或个人的一种“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人格态度,不管各种形态差异,无论是否有效,作为道德理想,是何等的不完备自我同一或全面解放是要每一个人在主观与外在方面都能相同的,根本不能由一个人的统一意志来代表,或者这个人就是各个人自我同一的完善者与实现,普遍的同一只在一个人身上得到体现,也没有这种逻辑,例如同一的完成实体化为国家和一个君主,一个天子。这是权力化的伪逻辑,尽管形而上学把无限多样的同一幻想倒装为本体如天理,人君成为天理的化身,省去了要完成无限多样的同一的过程,和完成不了也代表不了的不法。由本体到理想过程与目的,就可看到根本不可能的问题,看到国家与人君作为同一现实体的逻辑跳跃与独断,和事实上同一目的只是为了制造上智下愚的主奴等级秩序维护尊者的权与利。比较一下马克思主义,要完成财产的同一,国家就不再是终极目的,消灭国家才是目的,因而国家不是真理,爱国与爱同一幻想、爱摆脱苦难与罪恶的幻想,根本不是一回事,也没有谁能统一别人的幻想意志,特殊的少量的幻想不上升到普遍,再说成是统治的,即由共同体或一个领袖来统一意志,这种跳跃与独断才是权力化的根源。即便差异表现为人的恶行,如强力意志,他律不仅无效,由他律而权力也是不法。
         还有一种比较,因为自我意识或原罪以及无限差异限制不了,把同一目的倒装为本体,它就只能在世俗之外,作为参照与警戒,以显现不可限制又要有所限制的悖论,这就是上帝,而上帝的存在即不存在,自我同一的自由只是敬畏之源。这是康德的启蒙观。作为道德实体的国家和共同体没有合法性,把自我意识的非理性的人翻转为理性人并在自居为理性者而权力,就是对上帝的僭越,这在说出了人对人像狼的霍布斯也是不意识的。今天的某些代言人说国家是真理,既不反省理性的虚假前提与颠倒为欲望的转型,也不检查马克思的财产同一和消灭国家的构想。
        西方现代哲学的转型是反省建构理想根据的不完备,甚至是存在与不存在的悖论,特别是要拯救差异的名誉拒斥任何现实同一的话语,显示目的与开端的无。因为重复的苦难与罪恶和个人永无达到目的的迷失否定了全面同一的幻想,真实世界是背离同一幻想走在制造差异的高速公路上,技术主宰,资本自由扩张是其证据之一。幻想破灭后,中国也开放与世界接轨了,同一叙事的合法性危机,差异的合法性泛滥都成了连瞎子都看得见的问题。不要说差异现象之外的同一根据与目的丧失了,反过来把差异现象用逻辑直接说成同一,这是比重复为不确定的本体不断提供确凿证据更可耻的事情,不管是无意的为了安全幻想,还是有意的谄媚,都是知识分子无责任能力的耻辱。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