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重审生产力概念  

2017-02-19 22:54:24|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童世界的真实性是什么?于这个涉及早期创伤记忆的问题,世俗常人不会回答,它是无需言说的感性自明的问题,甚至一开始就有其价值观,相反是经受创伤而退败的势弱者(他最初主观上逞强好胜的有限者才退退地把不要伤痛作为价值,如果按价值的优劣看,你认为他人不正常(异化)他人也认为你不正常!不存在价值多元的事情,尼采的重估价值绝没如此承诺。当中国的决策甚至不叫发展经济,而是让正常的人富有获得发展空间,让不正常的人贫穷。当我改变不了自身的贫穷时,我不是没有为自己怀抱的价值、为无脸见人而感到羞耻的,但政治的倒转同时也是这样一种沉痛教训:我们几千年来的文化即文明化德化为何盲目而无效?什么人之初性本善?那好勇疾贫从何而来?汉语言文字的象征性也难揭示其不可通约的差异,黑格尔在描述无时写道:一个人的自我意识只有在另一个自我意识中获得满足,这本来是限度和封闭性,它不容易翻过转向大我或仁,甚至大海天空,难道自然世界有自我意识或自尊成为人较量满足的对象?此外没有客观的共在的本体价值转移人的视线,马克思就有这样的设想,即人自身劳动创造的劳动产品成为共在的尊严价值,它叫以劳动创造为光荣,取代世俗谁有钱谁就有尊严的现象,而不是常人自欺的穷光荣,或圣人自欺的君子固穷。个人因穷受歧视与平均制度无关,几千年前难道会比中国文革时期更好吗?为何疾贫爱富?个人差异不仅细微,而且是主观的,否则不能在另一个中满足尊贵意志。若因穷而感受自尊心的痛苦,又无处发泄,你可转嫁钱本身,烧它,蔑视它,所谓金钱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仁义既是做人规则,也是向往的价值,因为不要痛苦的向往所指缺失不可名状,不可道,为空,结果实在化为做人的仁义,这也是独断。难道这就能雪洗几乎无对象的穷酸带来的自卑痛苦?今天有谁揭示世俗的苦难来陈述理想价值的迷失与真理罪?一切为解释政治正确服务,或者用普世价值掩盖苦难,所以一切话语都似是而非,哪有现代人起码的感知?

        正规教化怎抵得上事实的否定与私下的口耳相传?作为中国传统教化之一的《弟子规》对此同样是盲目的?尽管今天又流行开来,而世俗于丛林法则的远胜于正规教化。然,由于传统与世俗行为世俗意见的并存,或表里相悖,也使无数个人盲目无知(不知罪恶),他们为人父母也是失败的父母。回想起自己的儿童时代,迟顿迷失的父母就根本没有叮嘱什么,撒手让孩子自己闯荡,既不知人性不善,自己逞强好胜也不知自己贫弱的家底,吃亏受伤了得不到安慰与支撑,只能自我困惑与决断抗争,从而重复迷失。谁能忍受一种长期使人感到无地自容的寒酸呢?有什么样的创伤记忆比这更深刻?为人父母需要何等的麻木自欺才能度过这种煎熬?俗话说,歪嘴骡子卖个驴价钱。其实嘴的问题还是观念问题,或灵魂深处的问题,是一种无赖抗拒表现,连痛苦都不承认在这个没有本质没有理性的世俗中,贫弱到这种地步,如果不遗弃、歧视,简直没有道理,谁跳进火坑跟着走谁也走不出来。


       所谓“生产力”,作为名词概念不过是语言陷阱。它在唯物史观中是决定性的本体,并预先构想了价值观然后塞进所谓的历史观的,这价值就是以体现了人的技术理性的劳动产品为人类共在的尊严,或劳动产品是人的工具本质的对象化。这种构想是为了挽救世俗谁有钱谁就有尊严的现象的。为了演绎它当下为何未实现将来一定实现,就借来了黑格尔的辩证哲学,其实形而上学开端的共在性断言始于古希腊巴门尼德的存在是一,虽然只是逻辑命题。马克思移到历史观中,就有原始生产公有的断言,以舍此不能生存为极限条件。所以蛮荒时代反而有公共意识,没有个人差别意识,至于原始社会有个人审美意识而制作装饰物是不会承认的,如果破坏了开端的纯一性的话。然后又因为生产力的发展导致公有社团解体,出现私有制社会,对应辩证逻辑的一生多善生恶,而且存在决定意识,私有制决定谁有钱谁就有尊严的个人价值观,决定私恶意识,应当的作为类生存条件的劳动价值就不能产生,现世的一切罪恶与苦都是私有制这个中介造成的。至于不依赖“异化制度”的主观的恶如自我意识主奴关系限度都被遮蔽。随着近现代工业的发展,单个的劳动又不适应了,又产生了私有制与联合劳动的矛盾,被剥削而痛苦的劳动者其不满成为阻碍生产力的因素,除非劳动者与生产工具和劳动成果合一共享,这时社会革命就到来了,共产社会的建立就为实现把劳动作为共在价值的条件,从而进入理想天国。这里,公有是价值,但只是劳动价值意识的成立条件,这里还是存在决定价值,生产力又是背后的决定者,当然也可理解为价值。但如果生产力没有到实现劳动价值的地步,它还是理想价值吗?或者不管技术物质文明发展与否,制度设计如何,作为非本质的人,无外因地永远只有“有钱谁就有尊严”的差异价值观,自我意识尊严只在另一个中获得满足而互相践踏,作为恒定的限度不变,那么生产力还是美好的共在的目的吗?还能把先进生产力作为价值而自居代表从而掩盖有钱就尊严之价值的带头人吗如果去掉开端是一和技术与道德的因果关系及其辩证法这种语言外衣,所谓生产力就变成差异、欲望与技术的互相刺激,变成没有目的的恶无限,变成危机殊不知,价值失落就是包括不可言说的空的向往与各种实在名目的价值的毁灭,包括转向原生态的丛林法则生存之道就是世俗价值对理想价值的颠覆,原生态作为事实我不评价好坏,认同又不完全认同尼采哲学,为了不自我剥夺,然而你用原来的正价值来解释一场颠覆这究竟是启蒙还是蒙蔽本身?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