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游离在公共语言之外的个人言说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生存的迷失也表现为词语的迷失  

2017-12-30 15:09:41|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如此短暂,特别是被苦难纠缠,如黑夜赶路,昏昏噩噩,轮廓不清,来不及思考人生有或无意义,甚至来不及清理苦难历程,自己父母一方就去世了,而且自己也到了暮年。


当既成语言或本质主义语言包括外来的社会学心理学表达不了个人的创伤记忆特别是文革后自我招致的灾难时,你能对语言本身加以怀疑吗?或者对语言的观念有一个整体的翻转吗?如果没有思想资源的参照,这对我就太困难了,西方现代哲学家的名言辑录不会对你的语言观发生冲击,我就只好陷入空洞中延迟自己的生存态度与行为,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可以说,张志扬的学术文字对我的影响在于改变了我的语言观,即从本质主义转向虚无主义,只有这样才回到一直纠结着的残酷的现实生存。——记我从1987到2017这三十年的心路历程。


生存的迷失也表现为词语的迷失,因为现存的语言并没有向人们引导出生存真实性,例如“不能改变世界就适应世界”。真实情况是什么?是个别不甘蒙受痛苦的人企图以自己的幻想来改变或主宰世界,结果却被世界宰割没有任何出路。改善者被改变,主宰者被主宰。真所谓上帝死了超人永生,超人即流氓主义,愈是在上,就愈是超级流氓!因而所谓适应、妥协、和解根本就不是一条出路,何况盲目地指责妥协,声称决不和解,自甘灭亡。你为什么不拿出勇气来使自己成为主宰?主宰即自己就是生存法则,适应、模仿的说法还根本不知道何谓生存之道、什么是个人生存的条件,语言的滞后就在于,哪怕这个人早已堕落了,但是想用公共语言表达自己却做不到,自以为说出了自己,其实适应一词表达不了真实的转变,那表达出来的只是假象。


       我这些年之所以不肯与创伤记忆达成和解,除了不得甘受苦的意志及困惑,是因为我找不到可以表达理解苦难经历的语言词句,以致今天我拒绝用老生常谈或陈词滥调来讨问题。这与其说是深奥,不如说是既成语言的无力。只是普通人不把它当作一个问题罢了。


       中国政治在沦落为权力游戏与形式表演之后,最需要哪种人或哪种人比较适合?在这里,德与能谈不上了,以德为依据的理想建造破产了,谁往这个方向去想谁犯傻;能也谈不上,再没有谁能克服人性之恶平天下。在欲望如滔滔天下的今天,谁也别指望官僚政客有能力做出惊天伟业。所谓的能就是装正经尽量稳重不慌张不出露馅出丑,如此特异功能比文凭知识更重要。


        一件成为创伤记忆的事情,即使他人参与了制造,但对这件事情的反省领悟及其反省的层次,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与他人无关。就像我之于我的后人,即便在他幼儿时期如何抚养过他,如果我死了,也不会有太大影响,他会按照他生长的轨迹往前走。也就是说,同样一件事情发生在两个当事人身上,由于心路历程的不同,其意义或当事人的关注点是完全不同的。


       三种自由观——谁都作过恶,欺负过别人或歧视过别人,所以感到宽慰的不是有多少善意的同情,而是自我的认罪忏悔减轻负担获得自由,这是基督教教的自由观。它不同于理性形而上学在逻辑开端上设置善,把恶作为必然扬弃的中介,或者权力共同体取上帝而代之,把人本身的恶归为某类或某种形式,以为自己就是为他人谋取幸福的救世主,由此取得合法身位。当然,幸福也可以由幻想主义转向饥渴的互相践踏的原始自然欲望。这就变为颠覆性的第三种自由,即当道德主义成为个人生存的障碍时,勇于为恶就不仅仅被宽容,而且受鼓励甚至崇拜,在毫无作为的同时也为了让自己大捞一把。


       康德曾言,婚姻是身体的终生契约。但此言把世俗的内涵过滤掉了。因为婚姻更是门弟、利益搭配的契约,如此才有嫌贫爱富的选择,关于这一问题连司马迁在《史记》中都有描述,显现的正是本质缺乏的历史虚无主义,在这种虚无的事实面前,所谓的爱情是何等脆弱,选择以创伤记忆为动力的文化思考者是何等稀罕且艰难?因为势利者把这种选择视之偏离正常的犯傻 ,尽管他们也曾道貌岸然装过正经。


       做父母的如果只希望并要求孩子敬上,给自己带来荣耀尊严即光宗耀祖,而不检查父母自身是否为孩子带来了尊严光荣,或相反在世俗尊严上造成了如山一样沉重的精神压力,沦落到重复的被遗弃的境地难以翻身,这样的父母就属无能的不称职的。看看今天的政界,无数利己的聪明人都为下一代人捞足了,他们才是颠覆传统的先锋,与称职的父母,并把这种掠夺称为闷声发大财,利他主义只是他们的敲门砖而已。 


       或许,高贵的永远高贵,卑贱的永远卑贱,是历来的世俗规则,所以常人才会无视你内心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意志,尽管你改变不了历史,变的只是轮流坐庄而已,然而,一种追求及其反省造成的眼光的超出,命运有限的改变,是葡葡着的人们能比的吗?尽管有此自我实现意志的人很难用以前的恩情债来束缚他。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