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个体的话语权利  

2017-11-15 15:29:47|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谁在黑夜里走《个体的话语权利》

       我出生在一个特别贫穷的家庭,我爷爷看着他儿子即我父亲背井离乡寄人篱下竟然会无动于衷,关于这一点因为我太小无法证实,但我爷爷去世时我父亲抬重仍然在泥水中行跪拜礼。如果理想主义能够雪洗我所承担的世俗的耻辱,改变我的命运,并使我成为一名光荣的无产阶级战士,这当然是一种安慰,可惜我只赶上了这场闹剧的尾声。在这个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的时代,承担苦难的我就该生灭无息没有话语权吗?

       另一方面,我又幸运地站在哲学的转折点上,俯视着世俗无本质的虚无主义,以及靠强力支撑的形而上学话语世界,特别是一个民族极力维护真理权力化制度化的秩序。这种眼光的获得对于迷失太久的我而言是一笔可贵的精神财富,不亚于权力和金钱。相比那些权贵而言,他们贪婪残忍地追逐权与利或许以为是理所当然的,只是他们不认为还有觉醒者,或没有人能透视迷雾。而我的问题是如何拓展自己的语言空间,拒斥话语、逻辑、权力的垄断与泛滥。

       民与官并不对应于善与恶,尽管所谓的公权力历来都以人性本善为依据,即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包括现在把食色欲望说成善或等同理性。所以这里要揭穿的是现实非善的事实,呈现话语权力的正当性危机,人心秩序的危机,而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只盯住西方社会民主制度形态,以为民主就是一切,忘了人天生即恶才需要信仰上帝,何况这个上帝也缺席了,世界贫困的黑夜时代久矣。不知世俗道德缺乏互相倾轧而迷信民主,同样是一种洗脑。

       有时,我会为自己过去某件残忍无情的事情感到内疚,曾经向往美好的理想主义者怎么会这样?是残酷的现实传染我了吗?但这种内疚与发问无助于我在认知上的清理。啊,在残酷的丛林世界里,我蒙受了多少伤痛,内心里流着血连上帝都看不见,希望、光明的许诺不成为现实的出路,更不是你人生的依赖,谁关爱你了呵护你了?你连谴责这个世界的资格都没有,承担残酷只是你转变认知立面对现实所交的学费而已,否则你就辜负你的痛苦承担。

       记得有人说过,人在30岁前应该激进,但过了三十岁就不能再天真,简单做人真诚处世有时不只是受伤而已,甚至会降低自己在世俗中的价值尊严,使有意义的事情遭遇挫折。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