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自以为是与极端的无知  

2016-10-31 22:52:07|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E:“ 心若简单一切就是简单的,我们都在努力回归最初的简单。”
       我:向往简单就能抹去残酷的现实吗?难道乌托邦幻想改头换面变成向往开端的简单了?为什么我们总是走在重复的道路上?
       什么叫简单?男人掌握权力与财富资源,从而满足女人的人格尊严需要,就是好男人,也就是古话说的夫贵妻荣;女人呢?除了用选择或用身体性别证明男人是强者,就是满足男人的欲望,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相互价值!至于解脱苦难的至善简单原则则是远古的神话。在当代中国,共产党人才真正把美好的神话演示成了对权与利疯狂迷恋的活剧!

       关于知识或无知盲目偏见的说法,在现代有了根本的翻转,因为你无法对伤害你的人事斥之为无知,这种蔑视并不能阻止苦难与罪恶的重复,相反证明你对罪恶和虚无的盲目无知。

       我们对待自然世界,不一定是按照人自身的主观想象来考察研究的,但是,我们对待人类自己或世俗,却是按照主观想象来构建的,以想象的普遍原则取代了事实本身,并用想象的原始的自然秩序来比附我们希望得到的道德秩序,甚至把主观幻想的东西说成是实际存在于历史中,结果把自然本身也扭曲了。就我们所拥有的这种虚构的知识来说,难道我们不是极端无知吗?

       我们在这个残缺的世界中领悟或反省美好的限度,也结识不同的人和人们不同的领悟与表达,谁更卑微、更疯狂,摔得更重,领悟就更深,绝望处才真正成了他的转折点。世上没有偶然的迷失,个人所承担的创伤与抗争及其反省,都能在哲学史上找到踪迹。

       现代启蒙思想所要拯救的是那些经受创伤自我感觉在地狱中挣扎并急希望摆脱的人们,他们在向往美好的道路上的每一次自我决断自我选择都是在为生存设置障碍,直到把自己拖向绝境或死地。可见希望之路美好之路恰恰是毁灭之路,如果不知何谓有限性及其承担的话。在某种意义上说,人就是这样一种创伤记的存在者。  

       你要生存,就得了解这个罪恶的世界是怎样的,而不是期待有人来读懂你。意识到这一点,也就明白了自己的缺欠,读懂了自己。

       现代哲学作为思想的志业,大而言之涉及到对政治伦理责任、道德秩序建构、社会启蒙教化的反省批判,小而言之,它只是个人观念转变或对生存真实性的领悟与内心独白,是知己好友和亲密爱人之间的理解沟通所需要达到的一种的共识。

       在世俗的丛林社会中,做父母的无论生儿还是育女,都不能不在财富的占有上用尽心思,否则,子女就会面临沉重的压力,特别是子女面临婚恋这道门槛时,甚至首先是做父母的面临巨大的压力。如果做父母的竟然可以无视这种压力,用种种理由推诿自欺,像孔子所说的君子固穷,那就属于不正常的父母了。在此意味说,中国文化是不是属于不正常而要拨乱还世俗之正?

       说“富光荣”首先是一种政治观念,而不是世俗观念,所以我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国人的政治观念那么容易被颠覆?特别是知识分子,为什么流行通过媚权讨生活?作为权力合法性口实的坚不可摧的“天下为公”观念为什么一下子就被击溃了?比如有人说,国家的责任政府的责任就是培养富人。因为在传统文献中,你根本找不出以人对人像狼的丛林法则作为立国之本的说法,特别是处在低位的共同体要想获得统治地位或权力,根本就不敢胡言乱语,说什么统治的责任是培养富人,叫喊私有制万岁,而是要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帜运动群众起事,胡说八道者只会坏了主子的霸业或大事。这些人除了媚权,为什么不能更深刻地切入世俗无本质的虚无主义从而展开对道德主义虚假的批判启蒙?

       尽管就世俗生存的真实性而言,根本不存在为公的观念与建构理念,从来都是“狗咬挎篮的人敬有钱的”。问题是,与世俗作对的不只是那些心存幻想的弱者,它历来就是政治理念,也是一切以吃皇粮为国家服务工作作为自己事业前途和名声的知识分子所要接受的教化,甚至是这个民族的基础教育或启蒙的重要内容,虽然不存在普遍接受的同一性。在生活中有一种女人一方面遵从丛林法则趋利避害嫌贫爱富,为了自己的发展而不愿承担爱情所要承担的世俗耻辱,另一方面却又不甘寂寞,不甘做独立的个人,而要为无意义的生存附加一种道德意义,由个人的职业引申出一种政治伟业意义,哪怕这种政治伟业意义已遭到转型的颠覆和个人生存行为的背叛,呈现断裂状态,这是为了荣耀一直活在虚伪中的人。

        那爱像是对儿时创伤的眷顾,啊,那儿时的创伤母爱看不见,父爱也看不见,连上帝都看不见。但你来了,它胜过一切理想之光。然而又走了,我心中隐隐的苦,是我流不完的眼泪。
       我承认,那是一段没有自我没有灵魂的爱的创伤记忆,因为对诗意的追求本身就是苦难无所依托的表现,肯定这种才艺也不等于指明了人生方向,相反,你的弄潮和背离才引导我把自我建立在理想知识之上,以致在第二次膨胀中彻底破灭,从而开始了返回虚无之起点的旅程,尽管常人根本不需要如此迂回的转折。再换句话说,没有自我或个人的领悟站立,或你无能开启我封闭的眼界,即便你牺牲自己的满足发展给予我支撑,我的人生也是失败的。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27)|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