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人是灵魂缺乏的存在  

2016-10-12 07:03:09|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承认世俗,而不是盲目地唱着超脱、决裂的歌,天真无耻自欺欺人,但也不是肉麻地甚至像机械律那样服从于丛林法则,残忍地向势利妥协,而是有所反叛,并且能够承担其后果,承担世俗锐利的目光,这才是可贵的,虽然还不懂得“还原世俗超出平庸”的哲学生活。至于紧跟政治潮流政治真理,却又背叛自己不敢承担世俗的重负,这个人还谈得上知识与人品吗?

       我这里描述世俗的罪恶机制,并不是要人们代替世俗来忏悔认罪,不,世俗超有限性或强势没有谁改变得了,但是,聪明利己像动物服从本能一样地服从于丛林法则,既谈不上参照,对于自己的残忍也谈不上任何内疚,哪里说得上自由呢?虽然从总体上说自由永远只是敬畏之源。

       一方面,人是生而自由的或有人格的,另一方面,个人又承接着父母的贫穷卑贱,并且没有人认为你生而具有独立人格,世人只会按照你现有的生存状态与社会地位来看待你甚至鄙视你,以安慰他卑微受创的灵魂,从而表明了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把人当人看的仁义道德与爱情。

       曾经,有一个革命干部说:把灯关了女人都是一样的。这是个靠下半身思维却又掌握一定资源的男人的自我安慰,在色情化泛滥的今天,这些男人追求的正是女人肉体的差异、欲望表现的差异,至于女人精神乃至人的精神差异都归为零,无论这精神是指认知还是指道德,而女人借外部差异满足自我虚荣刺激别人,那还是归于灵魂的缺席。这就是理想时代他们的虚无观。我承认这样的虚无化事实,当然是在经历了漫长而痛苦的反省之后,才回到无的原始境域。在这里,所谓个性差异、思想认知精神差异仅仅是指困惑者从主观构造的有回到无,以及各人承担苦难承认无奈的态度的差异,也是抗争者迷失者反省后的低调谦卑的真诚,因为他意识到最终没有真理作为他现实生存的立足点!

       形而上学看见的是它自造的本质,而世俗常人恰恰看不见本质。例如,在别人看来,我贫穷卑微,没有权势背景与社会地位,是被遗弃损害鄙视的对象,谁跟了我都走不出路来。我承认这个事实,可是谁又能告诉我,世俗的看法或趋炎附势表明了人的本质的缺乏?!因而这对困惑着的我意味着没有抗争的依据或现实的立足点,个人的活路与报复就在于对形而上学道德主义的反叛!换句话说,鄙视者以及指出要害的人都没有启蒙能力,因为他们从来不反省形而上学问题,他们只是本能地与形而上学本质主义人道主义对抗着,本能地服从着世俗的规则,不是有意识地背叛乌托邦幻想,哪里谈得上建构或解构的思想!

       康德哲学的问题是,他把认识论的对象作了现象界与本体界的划分,并回答了前者为什么可知,后者为什么不可知。现象界即物理世界,不包括人的世界或人的历史,同样,本体界也不在人的世界或历史,它直接就是彼岸的神义世界。但是,康德没有用人性恶的事实来说明人或历史不能成为道德建构的依据,这个问题留给了尼采,尼采直接揭示了作为存在者的存在的权力意志并宣称人杀死了上帝

       所谓现代化,就是以“现代”为尺度、通过政治力量来实施的社会制度文化观念的转变运动,而“现代”并非什么普世价值,而是与传统相反的世俗主义解构主义。直言之,现代转型就是开放世俗的世界观价值观,开放非本质同一性的个人利己主义,因为整体主义普遍主义失败了,才向传统的对立面妥协并树为价值。而世俗的世界观是什么?就是眼中只有人与人的差异,并以外部差异规定尊卑优劣主奴荣辱关系。他们眼中绝没有整体主义人类主义国家主义,不管中国怎样如何。当今中国的政治转型就是由普遍主义的世界观转向世俗的世界观,例如用人往高处走的世俗利己主义取代解放全人类的宏大叙事,它以世俗经验或感悟来唤起人们的共鸣,但是,这种世俗主义又引发一个叙事与权力合法性危机的问题,所以,欲望、思富等个人性的东西又带上民族国家的帽子,名为振兴民族经济,为了掩盖这种危机,而处在社会底层的所谓的读书人,总是以普遍主义种族主义知识为荣,开口必谈中国的发展,中国已成为第二经济大国,否则就恐怕别人不了解他也算一个有知识的人。当然,这种人完全不知世俗的世界观对于整体主义是如何打脸反讽的。他有知识的媚骨也就有了权力的媚骨,这就是为什么被统治者具有统治阶级思想的根源,因为他无力审查知识的建构性与世俗的解构性的悖论。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23)|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