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真实的苦难是文学故事情节无力表达的  

2016-09-25 12:42:24|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想主义反对个人追逐荣华富贵,而世俗却羡慕那些获得了荣华富贵的人们,甚至媚俗的文学与电影都极力展示那些荣华富贵的场面以迎合世俗人心,于是,政治转移就把理想主义说成对秩序的破坏,所以要拨乱反正,回归世俗的利己主义,回归无本质的富光荣,回归踩着别人肩膀的“人往高处走”,回归权力对荣华富贵的追求,把理性道德缺乏的残酷称为正常,因为你改变不了它,人们就反过来用黑格尔的话说:存在就是合理。

       富人进入权力圈意味着富人取代无产阶级而成为领导者,因为他们拥有资本,也是政治决策让他们拥有资本,于是,金钱或资本领导世界的公式成立了。

       文化人的出名,总是带有作假的成份,例如把不确定的事情加以确定才能抢得话语先机,推出自己的文字作品。如果太认真,执着于不可言说即不确定的困境,那他就永远比别人慢,甚至根本拿不出作品来,又何言出名呢?然而,揭示不可言说的真实困境,恰恰是现代哲学启蒙的要义,由此,才能拒斥话语、逻辑、权力的垄断与泛滥。我们有多少人包括作家,能够不以政治的是非为自己的是非来描述世界呢?

       抽时间看完余华的小说《活着》,据称作者是当今中国享誉国际的杰出作家,这就有点不正常了。叙事者即话语者,或者自由思想者,终归是自律者,又凭什么高于他人呢?这种高于他人的现象,说明我们的政治权力制度、知识精英制度仍在“上智下愚”的传统等级之内,所以人们才去争这种高人一等的利益。尽管所叙之智已发生了变化,由建构性的理性变为解构性的欲望,也不改叙事的职能。

       但是,如果我手中掌握《活着》的故事情节,我会写吗?不!因为这些故事包括缺衣少食和死亡并不能表达传统文化一直忧虑的道德缺乏的苦难问题,尽管我们的传统一直不承认本质与道德之无,一直用虚构的有、类同世俗的苦难与罪恶作斗争,用类、阶级、民族、共同体对抗不可通约的个人,文革只是规模空前而已,然后就对改造不了的事情加以膜拜。作家们少得了这种媚俗情结吗?何况世俗的苦难包括自尊心的痛苦根本不是常见的文学故事情节或宏大叙事所能表达的,在这方面,文学甚至文字都是无力的,除非你有所意识而不断开拓挖掘,而且对有限性的意识并不是要你像政治决策那样反过来毫无作为地加以顶礼膜拜!

       此外,我不去写,还因为在某个时段,我弄不清建构与解构的悖论,也就是说,我在思想观念上弄不清“确定/不确定”的悖论。你要我肯定什么歌颂什么确定什么?难道要我学政治腔调咒骂公有制歌颂私有制吗?难道除去任何幻想就是正常的?难道对于人吃人的丛林法则连作为参照与警戒的价值或幻想都抛弃了?一个人怎能既以幻想取得合法性又以利己主义的世俗人心取得合法性呢?难道他是两性人?尽管我需要从语言哲学上明白真理的空集性,而你直接从饥渴的欲望与残忍的本性领悟到背叛的必然性。

       我不能写,因为我不把那样的幻想与这样的恶都绝对化合法化!用张志扬教授的话说,启蒙不是许诺,而是承担,即承担没有许诺中的个人真实性,无论许诺有还是许诺无,都不是我的真实存在。难道恶无限或尼采的强力意志的永远轮回就是人类理智启蒙到最后的结论?你不说事实不也这样?尽管人类也一直用幻想在欺骗自己。

       所有这些,恐怕都不是中国的作家们能意识到的,即便在世界文学视野内,这种思想也是欠缺的,所以才会对似是而非的东西加以吹捧,才有杰出、高于的等差,甚至因此改变了作家个人的生存状态。而真实的思想恰恰是与“真理-权力或等级”为敌的。也就是说,民主不是一种制度,作为还原真实及两难的思想,正是对“知识-权力制度化”的拒斥。

       吴大江333:回复 zou8639 :唯物唯心就是信不信神。——希望你能把这个哲学基础问题搞清楚。

       我:信不信神仅仅是本体论的区别,也就是说,宗教属神义论,理性主义属人义论,都不改传统形而上学本体论同一的性质,而现代哲学就是颠覆本体论,其走向是虚无主义,包括上帝死了,人也死了。

       尼采也是无神论者,但又是唯心论者。他的无神论是对最高存在者或本体论的颠覆,属非理性非道德非本质主义者,作为唯心论即唯意志论是强调或肯定瓦解任何客观根据的主观人心之恶!

       你只在小范围内绕圈子,不懂本体“有/无”的分歧与悖论,如何能入西哲之门呢?黑格尔说哲学就是哲学史,而哲学史是“有/无”之争,而非本体范围内的心物之争人神之争。对此,黑格尔有一个比喻,形而上学史成为堆满了本体的头盖骨的战场。

       吴大江333:你最大的问题是搞清楚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标准。告诉我: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标准是什么。

       回复 吴大江333 :唯心主义就是唯精神,不仅是平常说的要讲精神,而是把精神作为绝对的开端,唯物主义也讲精神,但不要先验论,而要科学实证。石头推不出理性,宇宙秩序也与人的道德无关,马哲的唯物论要说人类的生存方式是物质的,重要的是技术劳动水平,由此决定经济制度意识形态的公与私。精神就是理性,也可当意识讲,既是人的理性,更是神的理性。而唯物主义的物质决定意识或精神论,要的是实证,也就是误入科学。

       吴大江333:尼采不信神就是唯物主义者。

       我:尼采不信神,是唯物主义?这是你对西方哲学的一个判断?尼采哲学与马克思的唯物共产主义又有何异同?

       回复 吴大江333 :然而,无论唯物唯心,作为本体论都是虚构的,在此区分唯物唯心还重要吗?在上帝死了的信仰危机之下,信神不信神还重要吗?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