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生存法则是检测政治的尺度  

2016-08-07 23:45:34|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从我的文字中抽出一些格言,可是什么叫格言呢?难道一种新的理解在表达上不也是格言吗?又何必拘泥于形式?所以,重要的是,我是否表达了我的理解。

        天下雨了,我被淋湿了,我就是承担者。我不能假设天不下雨,而我的承担事实就是我要清理问题的重要资源。曾经,我不甘心逆来顺受,所以抗争,结果招致更大的被动性;那么在我回到真实性时,我也不甘心对各种谎言逆来顺受,特别是这些撒谎者还自视是高智商者,或者是被体制供养的知识分子。 

       所谓理解,就是向真实性还原。可是,作为镜像的知识话语或我们的整个意识形态领域,包括哲学、社会学、经济学、文学、法学等等,始终对不准世俗的解构主义和政治转型的解构主义,它对各种罪恶事实的掩盖既误导他人也是为权力帮腔,从而丧失了语言本身的解蔽性,使人们对语言失望或不信任,这也是我对扭曲真实性的话语不甘逆来顺受的的原因。

       过去,贫弱的幻想者虽不受世俗待见,但还有受政治鼓励的可能,尽管不如投机者能够站住脚跟。而文革后实行把幻想者打压下去的决策,由农村包围城市的个人承包改制,消解幻想者的各种政治联系,向强力意志或丛林法则,它显现的是个人利益和非本质的金钱尊严的不可通约性,如此,幻想者的政治渠道就断裂了,完全被抛向不利的边缘,如果不反省,就根本没有自己的活路。这就是幻想者的处境。
       显然,问题不是因为过去存在着粗糙的阶级对立关系,能够轻易造反改变自已,现在这种阶级关系细化了,利益一致性由此削弱了,无法组织起来通过反使利益地位重组而改变自已了(梁晓声),这种重组不也是轮流坐庄的重复,与至善目的何干?问题在于联性、阶级性和经济财产利益一致性制度是人为设定的,包括政治共同体的共同性也是虚构的,所以今天要消解它,所谓改革仅仅是瓦解幻想主义建立起来的东西,表面上是由人为建造的公有制退回自然状态的个人私有制,实际上是消解人为的意义关联性,还原个人的单子性存在,但不消解政治强权联系,而保持科层化制度化。

       所谓革命或改革,根本的不是看作为结果的经济成就或为了维护专制独权的政绩,而是看哪一种方式符合生存条件。比如理想主义以为用设定的同一性联合众人克服苦难是贫弱的幻想者重生的条件,但却遭到事实的否定与讽刺,结果不能不转向关联性缺乏的个人以恶为生存条件,当然这并不利于贫弱的幻想者,它首先满足的是世俗的强力意志者,使这理性者以及有原罪的但却被道德救世之名纳入的权力共同体获得了极大的发展空间,包捞取利益与受尊重乃至畏惧的程度这种生存原则的转变岂是经济强国论解释得了的?句话说,对政治的解释或批判,只能依据哲学,而不是依据感官可见的建造了多少高楼大厦。 

       黑格尔说:目的就是开端。这句话很好地揭示了个人的主观幻想或抗争姿态与形而上学知识独断的区别与联系。尽管个人的主观幻想并没有形成一套知识体系。为什么这样说?因为黑格尔说的目的即开端,是说,我幻想无痛苦这个目的,就是逻辑前提,并可由此推出想要的结果,而且还在因果必然性中。照此说,主观幻想就是客观知识,或真理规律,现实的否定性都是真理必然扬弃的中间环节,胜利而永生的只是幻想。在我们这儿,幻想代表进步,不同的意见与迟疑代表落后与反动,进步者也不过是操着生杀予夺大权的自私者。如此的任性独断哪里还有主观与否定性事实的界限呢?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即便幻想之路愈走愈窄,完全没有容身立足之点,或者政治来了一场根本的解构,话语仍沿袭着欺瞒去捞取它背后的利益

       这世上除了幻想的秩序,不再有什么秩序。如果说形而上学是把主观幻想说成实在的,然后要求主观理性去认识这种实在,从而构成知识论,那么,所谓的以个人产权、市场经济为内容的自由主义就与知识论毫无关系,这种自由主义其实是与文明或理想主义相对的自然主义,只是人们把这种自然无序的存在说成有序,因而它是另类秩序重复,或颠倒黑白的秩序重复,它比幻想重复更具欺瞒性。

       风行龙火:“还是北岛先生的诗写得好,很优雅,又深刻: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上高尚者的墓志铭。现在的文化人已经不再有如此修养和优雅了,即便是一口一个傻逼,一句一声流氓,也不能表达他们对这个时代的失望、厌恶和憎恨的情绪,这确实是一个无耻的裸奔的时代。”

       相遇永远没有完满,但因为付出了,就产生了抹不掉的痕迹,承认或遗忘,是对一个人的责任能力的检测。 

       对于强者而言,性只是快乐的方式,而对贫弱的幻想者而言,性的满足根本不能解决生存的危机与无尊严的焦虑。女人也不能只是作为性的存在幻想美好的存在,自恋的存在如何以牺牲人格为代价去支撑男人在不利生存环境中转变思想和生存自由的进取才是更重要的。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98)|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