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学者:在灾难事情面前你还能低调一些吗?  

2016-08-27 12:45:13|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以经历坎坷,无法显达,像耶稣一样受难,是因为一个别无选择的使命没有完成,那就是对苦难抗争的深刻反省。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路可走。这世上,生财之路是可以大量复制的,唯反省之路哲学之路不可复制。

       哲学是改变世界的知识,今天却被世界改造。这种危机是讨论反省哲学的关口与基点,否则就没有共识或共同语言。其它学术或知识门类也一样。哪怕你顶着教授、博导的头衔,在灾难事情面前,你还能低调一些吗?

       我走在陌生的人群里,却找不到自我的存在感。懂得没有钱就没有尊严的空虚性或规则限制性的真诚低调,相比凭空去要尊严争尊严和显示存在感,我觉得前者才真正维护了个人尊严。

       所谓洒脱、放下,仅仅是困惑者的一种改变,即知晓真理的不存在而承认和宽容这个残缺的世界,放弃了对峙与耿耿于怀,也减掉的精神负担。相对世俗而言,其极致是强力意志的扩张,而非节制收敛,也不是洒脱。 

       其实,生活就是哲学或反哲学,生活就是对真善美的反动。如果正面的路走不通了,就不能在一颗树上吊死,就得反省转变。因而现代哲学不只是一种态度,更是观念和语言,唯有语言才能开启眼界。但要做到不仅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却又是极其困难的,因为许多哲学教授也做不到。

       作为当代中国特殊历史阶段的一名知青,我是那样普通,尽管知青生活只是我人生经历的一部分,但不同的是,知青下乡是我为了实现理想主义而争得的,像其它经历一样是自我招致的,此外,作为一个反省者,并且在西方现代哲学的界面上,但我又是那样孤独,几乎是一个人在折腾。

       听说,我初中的一位语文老师在有生之年终于完成了一个心愿,创作的一部中长篇出版面世了,但前年却因病去世了,这更显得文学情结的持久坚韧。也许我应该为此感动,但如果他没有作品面世或不再写作放弃写作我会更感动!如果他终于明白语言不承诺真理的话,或者写出的是深刻的反思。对我而言,我不会拿生命去交换文字的面世,我宁可用无言的理解去反叛文学和语言。

       现代哲学思想是一种怀疑思想,特别是对传统和日常话语逻辑的怀疑,揭示其破绽,还原真实性。例如“天下为公”是什么意思?它其实是把个人对平等同一的幻想说成是人皆有之的普遍原则,也就是把特殊的东西说成普遍的东西,目的是为了把普遍的东西说成是统治性的东西,谁不服从谁就是反动者。这就是意识形态的特征。当然,日常话语日常思维是不追问这个问题的。日常话语说“人往高处走”,我们是否听懂了?它其实仍然把个人利己主义说成是普遍而绝对的原则,目的是为了颠覆幻想主义,为又一轮的决策和权力设置合法性。人往高处走是一致的吗?其实不过是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走,牺牲别人发展自己,不是共同占领一个山头。作为丛林法则,世间流血不流血的灾难都是它注脚。然而,漂浮其上的日常语言怎么会对幻想与现实的两极作比较性分析呢?

       哲学不是日常语言能描述的,哲学有它既成的话语体系,这不能怪哲学,哲学如同与日常谈论的柴米油盐是同一层次的语言那就不叫哲学了,也无需进入和学习了。例如经受创伤的个人有不要痛苦的幻想,但也仅仅到此为止。而传统哲学却不甘如此。黑格尔说得很明白,他说目的就是开端。什么叫目的?就是幻想没有痛苦的那个结果,开端就是原因,就是始基,根本,中国古人说的返朴归真,意为回归根本。因果律是自然界的知识律,把幻想说成实在的原因,哲学就获得了一种知识律,也获得了科学的地位,迷信、欺瞒就变成了真知。平常人当然不懂传统哲学的系谱,哲学也因此成为高于你的知识,传播哲学的人也是高高在上者。尽管现代政治转型瓦解了传统,使欲望人,富人成为时代的宠儿,但知识仍有垄断性并且制度化了,依然是上智下愚的秩序,例如学历与职称门槛。所以,平常人要争得个人的活路与权利,必须揭穿这种垄断知识的伪性。现代哲学归根是平民性的。

       个人自主的经历包括美好追求招致的不堪后果所引起的观念的变化或对自己的怀疑,这是学历不能给予的,何况西方的思想资源不会自动地送到所需要的人身边并化作自己的血肉,人们总是根据自己的理解作出自以为是的选择。我没能考上大学,从自利的角度而言,丧失了脱离底层改变自我命运获得虚名的机会,但同时也说明了我的执着与叛逆,我不会不顾自己的困惑而跟风追逐名利,还标榜自己是先知先觉者,没有迟顿迷失,那也不是我了。所以在四十岁以前我一直在困惑中挣扎。我不肯糊涂,必须明白要么有真理要么没有真理,用理论做我的行为原则。反观中国学术思想界,之所以难以产出大思想家,就在于跟风者居多,认真者稀少。可以说,在有与无的问题上,我迷失太久,也比常人付出更多。今天,在语言表达上,我同样在困惑中挣扎。在这方面,张志扬教授才是我的榜样,他才是真正做到了“我不读大学,而要大学来读我”的现代哲学思想家。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05)|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