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自我描述:没有反叛的勇气才是真正的弱者  

2016-07-26 14:33:49|  分类: 关于〝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哪怕我不完全赞同你的观点,我也要维护你的话语权利,维护你作为个体的话语权利,舍此则谈不上自由思想的环境。但是我还想说,即便你的言论获得了社会的认可,你也要持守作为个体的谦卑身位与立场,能够自省任何理解都是缺欠同时在身的理解,否则,视自己的理解是唯一正确全面深刻的理解,这本身就是对他人自由思想的剥夺。

       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这话要重新理解。经受创痛的人有许多无形的负担往往是不意识的。比如他认为人生一定要雪耻,认为只有走某条路才能达到目的,但却不意识正是这种自我决断构成了生存的障碍。因而,人生的自由或者转机就在于放弃这种负担,即回头。当然,我是说,你还要明白放弃的理由,这也叫知行合一。我知无,而不再执迷,我的放弃行为是与我的知识转变合一的。我说的负担与放弃,张志扬教授如此总结道,尼采哲学宣告了没有终极目的负担的自我承担自我创造的自由。

       女性作为弱势群体趋强弃弱依附于男权世界,正如世俗的有钱就有尊严的现象,它是现实的肯定性的,与形而上学本质主义相反的。世俗的虚无主义者对此不屑一顾,对此困惑不解迷恋女神的男人才是迷失的弱者,虽然还不是独断者。因而迷失者的转型就是把伤害性事情看作是肯定的,在建构的意义上看作是有限的,他才能从伤痛中自拔出来,回到虚无的原始境域。

       文艺体育界的女明星嫁入豪门权贵,在我看来只是获得了法律所保护的利益。因为我困惑,明星身价改变不了女人的本质。如果男人是花心的,一个女人的身体如何能满足他呢?同样,如果男人复杂一点,可是明星的光环也改变不了女人灵魂的苍白与贫乏啊。除了名誉利益交换搭配,这世上还存在着什么维系婚姻家庭的本质吗?

       迷失得越深,越需要透彻的哲学理论才能把自己拔出来。现代哲学不仅对俗众没有必要,对那些负担不重的人,那些很容易就获得了生存优势的人也没有必要。它只对处于迷失状态的弱者才有用。
 
       就交谈而言,一个人的经历与反省,也许比读书或学历更重要。我不是说比赚多少钱重要,这是问题的两极,我在言说中不会绝对肯定什么或否定什么。

       我不相信自己的写字,恰恰是因为了解自己的处境,即不相信一呼百应的效应。哲人的文字是写给自己看的。自欺地争取一呼百诺,即便争取到了,那也是假象。上帝因为人的背叛谋杀而死,而人的背叛也反衬了上帝的孤独,上帝因孤单而死。如果万能的上帝竟看不出追随者的起哄,那才是昏庸无能。

       对问题作逻辑分析以弄清真假,还是为了发泄煽情,为了文字的审美漂亮,这是今天的作者与读者必须选择的前提问题。如果说文以载道高于艺术性是传统原则,那么今天,揭示人给语言带来的耻辱即语言不能提供本体、既有本体不过是虚构或文字游戏,就成为进入现代的关口。  

       许多人写文章不过是在貌似揭穿谎言的同时重复谎言,以迎合相同的读者,而且对此不意识,也不知语言的确定与不确定的悖论性,即不属于存在与价值剥离的现代思维,依然是整体无思。
       

       自我描述:
       文革时期,按照读书没啥用的乡村习俗,以及我家庭的苟延残喘的经济外貌,特别是我父亲的缺乏生存能力与生存要求的实质,我能读上初中都算是一个奇迹了,因为比我条件好却没读初中的情况还不少呢,尽管能读还需要能考上的主观条件,何况我一直读完高中。我父亲的状况肯定与传统有关系,但也因为传统的因素,即便活得耻辱,活得目不忍睹,也坚持让我读书。他不知道,我的命运,我的人生之路多少承接了他,却不因为读书而改变。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解惑,一是有许多事例表明,上辈人穷并不能决定下辈人穷,很多人逆袭了,除非你无能。但在我看来,这个事实所指的上辈人与下辈人,与传统的抗争姿态没有关系,即他们属世俗的虚无主义者,不受传统的干扰,也不存在我要讨论的观念转型问题。
       二是关于性格改变命运的流行语,遮蔽了太多的问题。我的人生道路与家庭状况,父亲的不懂生存真实性,以及自身的创伤记忆,抗争的决断,最后是政治理想运动等等相关的。换句话说,一种超世俗的要改变世界的革命志向,难道不比世俗的出人头地做强者的愿望更宏大吗?性格决定命运的说法在本意上是贬义的,是羡慕世俗强者的推诿之词,不能检查自己改不了与世界对立的主观性格根源,它把这种对立性格宿命化了,并且与个人不乐观的生存状态联系起来。
       可是,你为什么要抗争呢?在互相践踏的事实面前人人平等,为什么别人能接受呢?我这样回顾自身,是要说,读书之于我,既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因为我沿袭了传统的重负,结果只有一个安慰性的结论,一个处在迷途中的弱者,如果没有反叛的勇气,没有反省能力与视野,那就更加是一无所有的弱者了。此外,就我那种糟糕的生存外貌而言,没有歧视遗弃简直天理不容,读书经历给我认识别人的机会,同时也增添了创伤记忆。这里我得感激有抱怨有冲突但没有遗弃我的妻子。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87)|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