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难得糊涂与公众号文学红人  

2016-07-21 09:07:31|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反对难得糊涂这句话,例如我也爱财,那些会弄钱的人对我绝对会造成自尊心的痛苦,而我并没有什么精神本质来安抚。可我也不想糊里糊涂地就发了财,尽管这结果是人们渴望的。假设我意外发了财而主观上是糊涂的,那么我依然是个失败者。我说的是假设,因为抱着形而上学幻想的人是发不了财的,借助真理话语追逐权与利的人根本没有形而上学幻想。而现实上发了财的人都不糊涂,至少对人际生态本来的恶劣不乏应对能力,亦生存能力。
       我要求不糊涂,追寻的仍是知行合一。但如果用真善美知识不能改变自己的厄运,那根本就是无知,或知识是伪造的。所以不会产生改变的结果。所谓知识改变命运,分两种,一是知识即权力,伪造的知识帮助某些人获得了利益,但不是每个人都如此。二是知识观念的转向,知无改变命运,或者说知恶改变命运,生存是以恶为条件的。这是一种相反的颠覆性的知行合一。它不再是建构,而是对本质主义的破坏瓦解。
       我反对糊涂,分说一下。重要的是你不能对现实的残酷,人性恶及限度糊涂盲目,用真善美知识加以掩盖自欺,这样的糊涂是致命的。同样,对于形而上学语言游戏也不能糊涂或半信半疑,或知其假不知其所以假,你必须有逻辑语言能力揭穿它。而中国传统文人的难得糊涂归根还是一笔糊涂帐,中国文人缺乏那种彻底的质疑精神与胆识。
       说到底,我们的世界是形而上学高尚幻想与世俗平庸残忍的对极。形而上学幻想世界的现实结果是权力与知识成为同一家族的制度化世界。有人感叹下层愚昧缺乏视野或野心是导致阶层固化难以流动的原因。殊不知,世俗之人比你更清醒,或许是他们太相信世俗的互相践踏的真实性了,所以他们不相信幻想主义也不知利用而爬上高位成了更强者,因而他们进不了科学、文化、艺术等精神贵族阶层。可是,无论是世俗的残忍,还是窃真理建构之名得权力利益之实,难道是人类理性要追求的最后结果吗?这种人迷失到忘了用超验的价值来评判世界的地步,落入语言的陷阱中而不自知。

       奉劝那些美文作者,不要把美文写作变成新八股,包括自媒体。现在有些作者,也包括出版物的编辑,都把文字的观赏性,唯美性,文艺性视为成功的标志,忘了把自我迷失与他人迷失作为写作的问题,即对于求生者而言,他需要的是打破对形而上学知识的迷信,而不是文字的审美性!

       真实性就是反常规,就是一种颠覆。所谓常规,就是正统正经的教化,就是传统的东西,甚至是意识形态的东西。现实生活本身包括创伤记忆已然是反传统的,我们描述生活,只是还原真实性而已。当今有几个文字自媒体或文学自媒体公号之所以红火,其最大特色就是反常规。而且有几位是70后80后的女性,比如咪蒙、周冲等。
       这使我想到文学哲理化或学术化、哲理文学化的问题。在这方面,前辈学人钱钟书已是一个榜样,尽管我有批评,往后再述。文学哲理化,就是真实化,但它要剥离正统教化的东西,就有了思想性或反思性,也使文字有了一定的深度,有了一些亮点,其中还呈现佳句名言拥挤的现象,使人目不睱接,有的造句用词别出心裁,还使阅读思路出现拐点。这是作者制胜涨粉的功力所在。
       然而,文学哲理化同时也是对现代哲学的一种伤害,除了前面提到的钱钟书,也包括今天的女性作者。以感悟代替系统哲学的深思,以偏概全,似是而非,把个别经验上升到普遍,点到为止,不作展开,囫囵吞枣不求甚解,没有整体视野,抓不住现代性的关键问题危机问题,使全盘追问变成零散的文学描述一笔带过,三观思维没有根本的翻转,提供不了个人生存活路的真实性或原则,这种对哲学的伤害也成了一种流行通病,只是他们还不以为然罢了。殊不知反常规乃是对整个既成语言的重审,但他们对许多问题的讨论批判本身就需要再审视。我想请公众号的作者自省,我能从中挑出一句话与西方现代哲学中的具有深远持久影响力的名言相比吗?例如尼采说的“没有真理只有解释”。

       在批判偶像的过程中成为新的偶像不可怕,只要不是那种建构性偶像,尼采作为西方形而上学内部的反叛者之最或现代启蒙者,他也反对自己成为偶像,尽管他的强力意志或超人就是新偶像新价值的标志口号,但尼采仍成为西方意识形态的灵魂。从而使避免落入重复的实有与不重复的虚无的两极震荡成为现代性的思考问题(此问题属张志扬教授原创)。

       爱是有限的稀少的。如果如同社会理想一样是苦难灵魂的重生形式,那么在真理消失后,曾经的志同道合的爱不过是自欺。当然,相反的揭示迷失的启示也是爱,也是灵魂的另一种自由与再生,但能达到这种高度的情形也是少有的短暂的,如海德格尔与阿伦特。世俗的婚姻更多的是趋强弃弱的利益组合与性冲动的结果。即便有牺牲人格尊荣的爱,也无启示能力。因为上升到现代哲学上的领悟几乎在有与无之间。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88)|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