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形而上学--精致的语言游戏  

2016-07-02 07:31:26|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自由当作政治概念,或指向国家的强弱,或指向政治权力对“人民”的剥夺,都是没有个人真实性的蒙蔽主义。首先,自由就是乌托邦幻想,指对苦难、罪恶、残酷的摆脱,这是永远达不到的,讨论这样的自由也是毫无意义的,把自由当作建构目的是严重的忽悠。对传统哲学而言,要达到这个目的或结果,必须有相同的原因、根据来规定它使之必然实现,所以,在认识论上又说自由是对必然(规律、本质或开端)的认识。但原因、本质是人为虚构的,也叫独断论,而认识、知识及语言都是空集。这是从康德到现代西方哲学的结论。其次,对基督教而言,自由就是认罪、忏悔、自律,而非权力他律和经济制度,因为人有原罪,人不可再分善恶,一部分人自居善者而上升,一部分人因恶而受治,经济制度、平等、法律都进不了原罪领域,因而,剥离人的价值、自我价值的承担是重要的转变或个人自由的应有之义。其三,上帝死了,向理性、道德、规则的造反,是传统哲学终结后的为所欲为的自由表现,也是现代性的危机表现,当今中国正以这种表现快速地步西方的后尘,但这不是建构,而是解构。任何以建构之名掩盖灾难实质的话语都属权力话语、欺骗话语、谄媚话语!

       电视剧:情节-一女子跳水被人救起。对话:“你为什么不珍惜自己?”答:“都没人珍惜我,我怎么珍惜自己啊?”完。扩展解读:这世界最不缺的是伤害、践踏、、残忍、以强凌弱,缺的是博爱、把人当人看,珍惜你。而自爱的方式有两种,一是跟着以强凌弱,一是抵制弱肉强食,与世界对立。前者属丛林法则。后者正是社会政治与个人的理想主义自爱方式,也是通往地狱的道路,这就是生存的两难或进退维谷的处境。“一边是真的缺乏,一边是真到虚无的边缘。”(张志扬语)。

      吴大使 (吴建明)这样的人,纯粹是为权力代言的,尽管还有像杨恒均这样的知识分子、明星博主为吴说好话唱赞歌。吴在一篇文章中评开放,比较文革与改革,就是从国家发展的角度来评政治决策的,并认为中国历史上有许多次发展领先的机遇没有抓住。换句话说,这个人仅仅以国家为本位,以类概念事实抽象个人真实性,完全不思考本质主义道德主义与非道德主义或虚无主义的两极悖论问题,或者用国家主义把道德严重缺乏的灾难问题掩盖起来,在他眼里,世界只有发展问题,没有信仰危机问题以及个人经济状况的差别问题,中国为了发展,一切灾难罪恶问题都不在话下,都不值一提,发展就是一切,也是目的本身,即新的意识形态,乌托邦幻想及其破产不再是谈论的话题。哪怕这样的发展只是少数人的发展,特别是权贵的发展,而像普通人买房难、看病难等等都是发展所要付出的牺牲,或发展根本是牺牲别人发展自己的发展,是丛林法则的发展,但也是必然的合法的!这种人和这样的言论难道不是披着知识逻辑伪装的拙劣的忽悠,不是为权贵代言吗?历史就是没有本质的虚无主义,尼采说已到了极限,以千万年为一期。比如古代好勇疾贫(孔子语),今天依旧。还有什么时代、发展、俱进?难道退化到野蛮时代就是相应的表达?可悲的是一些人被发展进步欺骗得习以为常了,根本弄不清生存的真相!这就是权力话语欺瞒能够得逞的根源。


       什么叫人心思富、人往高处走,这种说词仅仅是个背景,“人”就是我自己的代称与投射,这也是语言游戏中流行的隐喻手法。正如过去我想如何就向外推“人民如何”,世俗之心难道不就是当事人之心?哪怕当事人的面貌被历史事件遮蔽了,需要还原真相。当初革命、造反、起义,不就是因为处于低位、贫穷、活得很耻辱吗?只有改造世界才能改变自己,第一步走对了,那就是夺取权力。第二步走错了,因为平均主义禁欲主义并没有使已经爬上高位的权贵们灵魂深处的原始欲望即原罪上获得满足!在创伤记忆中、贫贱的痛苦是最深刻的痛苦,只有衣锦还乡荣归故里才能雪耻。此谓历史的重复,你把那个虚无的目标装饰得再美好再神圣,它总会脱落,设定起事、革命、大业的目标终归是为了满足自己。革命者超出了刘邦项羽之流了吗?西方马斯洛伪造了一种需要层次论,认为自尊的满足高于生理生存的满足。殊不知,生存就是主人意志,捞取钱财不是为了活命的(除了弱者,如果弱者只抱着活命态度,生存也不会改观与发展)),而是为了自我尊严,为了击败他人的称霸意志,为了登峰造极。只是,当事人不便直说,才有隐讳法,明明自己饥渴在世俗人心上登顶,所向无敌,却要隐讳地说,社会主义的目的是发展生产力。难道不择手段敛财是终极目的吗?

       在马克思那里,社会主义或没有剥削、奴役、遗弃等苦难与罪恶的道德乌托邦幻想,作为实在目的,是由工具理性加以证明的,就是用生产力证明否定之否定的辩证法,原始社会生产力低下决定共同劳作与共同的道德意识,中间经分化而私有而恶即否定,然后到了终极革命的阶段,生产力作为革命的前提也是实现乌托邦幻想的条件。当然,乌托邦幻想才是终极目的,此外别无目的,或者说,除非理想目的已达到,人类只把劳动本身及产品作为本质的实现方式。在这种构想中,非本质的个人的金钱价值观尊严观已被消灭。但是,如果目的根本是假的实现不了的,原始开端也是虚构的,整个逻辑辩证法规律都是无用的伪造,只剩下恶无限的拜金主义丛林法则,你说社会主义的目的是发展生产力,就是玩弄语言概念也愚弄公众,兜售利己主义!它谅你一时解构不了这种语言游戏(马克思主义不过是颠倒的黑格尔主义,黑格尔的逻辑辩证法不过是西方形而上学精致的语言游戏)!

   附:邓家的安邦公司过一万忆   张宏良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