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当今中国文化学术的真问题是什么?   

2016-07-15 13:58:37|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省文革是要你反省形而上学传统文化,反省理想主义为何无效或失败,其规范根据为何虚幻不实,在善恶的对极中何者为真,但并不等于说理想破灭了,颠倒过来放纵恶欲就是绝对正确的。可是,某些内部的老文人老革命(比如李锐)却说某某早年夺取政权是对的,但晚年继续革命犯了错误,从而掩盖共同体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以及满足自己的转型决策的恶行,这不是扯蛋吗?如果分类,又属什么谄媚的右派?按照这种逻辑,除了公有制和文革冲击了权贵既得利益错了,其它一切都是对的,不再有什么不对的了,中国历史的君主制是对的,传统文化是对的,西方的殖民主义侵略是对的,技术与资本自由扩张是对的,赛马,色情化是对的,宪政就不对了。这也是中国思想文化的现状,即按照这种对错的观念来作进一步的解释。可是,既然别人的权力是对的,你为什么要夺别人的权力呢?为什么只说自己的夺权是正确的要唯我独尊呢?更扯蛋的媒体把它说成是民族心声的代表,正如媒体把梁晓声说成是知青最权威的代言人一样,这就是中国思想界媒体界的腐败与耻辱!

  《伊顿学园2016年春季招募书》  

       为什么读张志扬哲学?在个体的生命中,卑微、无力、无常、破碎、苦难、有限、必死、孤独、被抛、异乡感甚至庸俗、无聊、“烦”构成了我们的日常体验,经此我们开始拷问生命、追问存在的意义,达成超越的人生。
       作为一个中国哲学家,张志扬似乎不为人知又广为人知,现在又被称为哲学界的“大隐”、“秘密教父”、“具有原创性的哲学家”。张志扬的意义在于他从此在的残缺和命运的虚无开始的个体言说。
       所以我们认为,经由张志扬哲学的研读,一是可以帮助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回到生命问题、能够反思自身以及时代的问题、能够追问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二是使我们更加切身地并富有创造性地来学习和研究,而不是陷身在职业化的专业教育与这个时代的大众娱乐狂潮中,超越的形而上的哲思是一条基本进路。三是通过阅读张志扬的著作,各人面对自身找到自己的切身方向,哲学的或其他方面的,然后进入。
        我们认为,面对生命、存在、民族、苦难,以及现时代加给我们的问题时,从张志扬出发,阅读张志扬的著作,可以达成诗性的存在(超越性);艺术的人生(创造性);哲思的展开(人性的尊严)。
        这就是我们通过张志扬读哲学的意义。


       在我看来,张志扬哲学是中国化汉语化的西方现代哲学,正如有些中国人把自己标榜为马克思主义者一样。所谓中国化,过去频率最高的表达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尽管马克思主义被当作指路明灯或真理,其实是以伪造的类概念来图解中国,用类真实取消个人真实性,所谓创造或修改,即把农民作为道德主体取代微弱的工人阶级实行由农村包围城市的夺权运动,结果不是除恶务尽,而是除恶无效,甚至没有进入恶,就像阵雨一样飘过,结下专制独权和利己决策的恶果。现在还有人认为夺权是对的,其后的乌托邦实验就错了,从而把窃真理之名夺取霸权本身当作革命与道德目的。
       西方现代哲学不再是指路明灯或真理,它恰恰要揭示真理对真实的蒙蔽,同样像光照亮最深处的困惑与迷失。所谓中国化汉语化的西方现代哲学,是说对于接受学习西方现代哲学的中国人而言,从思想到语言都太艰涩难懂了,需要有我们自己的表达,它既能还原并有所批判,又能切入个人或民族的创伤记忆,揭示生存真实性。这同样是一种创造性的转换。没有强大的意志力反省能力,对西语的解读能力是做不到的,正因此,张志扬才成为在文革后中国学人学习西方现代哲学的风向标,被誉为汉语思想的常青树。但对官方而言,却不会推荐它,虽然文革后政治执行的是虚无主义,却不愿加以正面说明的,它涉及一个隐情,即合法性危机问题,对此,强权只能王顾左右而言它,或保持一种沉默姿态,看谁来帮权力自圆其说掩盖问题,谄媚者都会得到重用。所以问题不在于政治不干预学术,而是学术与媒体太喜好媚权了。有此心态,就谈不上自由思想与学术洞见。以致于有的诗人感慨道,当今中国了解他思想的人太少了。苏格拉底曾说,谁求知如求生呢?即把知识道德作为生存的条件。我们把这话颠倒过来说,了解真实性就是为了自己的活路,也就是说,知死知恶知无突破意识主义的坚壳才是生存的条件。当然这话只对迷失太深太久的人说才有效,,因为任何教化都没有普遍意义,正如张志扬说,现实的普遍原则是非现实的,唯一的普遍原则有虚无的界限上。而把特殊的东西说成普遍的东西再把普遍的东西说成统治的,这正是意识形态的伪性和权力性特征。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
阅读(73)|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