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与哲学  

2016-06-27 23:47:28|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闻说作家张承志申明自己是左派,不禁哑然。虽然新时期无数作家靠编故事糊弄中国人而获得名利地位与话语权,但是,如果你真正理解西方现代哲学的一两点精髓,能够不被美丽话语和名人偶像的外在光环所迷惑,你就胜千百个这种编故事的作家,中国的觉悟兴起就有了希望。

       作家群体是一些赶潮者,也是投机者,他们嗅觉灵敏,敢于揣摩人意,如此才能抢得话语先机粉墨登场。但他们也是最没有自我意识的群体,为了捕捉风向,必须放弃自我感觉。例如把理想破灭后的断裂、瓦解、衰败说成是新的建构、复兴,而不顾自己的困惑、迷惘、绝望,再反身对形而上学真理建构的反叛颠覆!例如刘心武、张贤亮、余秋雨等,今天他们又向左转了。

       这种一直再捕捉风向的人能够给你什么启示呢?即便他们忧虑道德问题文化问题甚至赶时髦参与政治批判,也不知问题的根源是作为规范依据的本体的丧失,提供不了个人真实性。政治不仅丧失了中心,对它的限制也丧失了依据。是的,民主形式依据什么?上帝不行,因为基督教说人有原罪;依据人的理性?马克思主义的劳动本质集体主义?但利己主义事实否定了它。

       所以,限制仅仅在于去剥离任何支撑权力的叙事合法性,包括剥离形而上学真善美叙事的合法性,这就是张志扬说的:追求幸福的理想必须受到人类横遭苦难的审判!如果说文学是人学,那么在人死了的今天,你还能发现什么歌颂什么赞美什么吗?还能作浪漫主义构想吗?如果你不能把这个危机问题直接推到前台,去解读你的创伤记忆--那个任何理性道德教化与政治运动法律制度都进不去的流氓主义黑暗罪恶领域,拒斥话语的垄断与泛滥,那你就难免遭到事实的反讽。你的知识就是盲目的与真实性脱节的,其智力智商就处在形而上学幻想的幼儿阶段。

       海德格尔说:语言是存在的家!存在者,真善美也,上帝也。但存在也是不存在。语言只有揭示其无的原始境域,拒斥话语的垄断与泛滥,才成为存在的守护者或家园。通过否定实有而维护了冥冥之中的价值。语言岂是一般浪漫者、文艺青年“心中的话”?又岂能把自己不得要领的理解臆测说成是他人原话中的应有之义?


  姚毓成:哲学创作主体在知识与思想两个视野的拓展与交融,是当代中国哲学创造的两个必要条件。


  当代中国哲学创造??实验的灾难表明,没有超验本体论就没有建构哲学,人义论已臭名昭著。而哲学创新是重复传统本体论哲学还是重新创设本体论?或者是走偶在悖论的路子?尼采的创新是颠覆传统,拒绝重复,拒绝人为制造,仅把人性已有的强力意志作为新的价值,或者叫重估一切价值。我不知一个涉猎西方现代哲学的人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难道并没有入心吗?


  姚毓成 :康德这种关于人的社会性倾向与非社会性倾向的矛盾及其解决是推动历史进步和人自身发展的动力的思想是深刻的。


       康德的论人类永久和平的观点远不及《纯粹理性批判》具有颠覆启示意义。看看尼采,就不会再重复类似的建构发展论调,因为依据完全丧失了,上帝死了!


  可见,对于西哲,如何选择有批判意义的而抛弃信口开河的话语非常重要。洛克在认识论上反对本质主义,还写《政府论》呢。休谟是著名的怀疑主义大师,但也犯这样的毛病,即一方面批判传统关于建构依据的独断,一方面又忍不住自己来建构一番,为此不惜把自私欲望为作为根据,遮蔽恶是对秩序的否定的事实,直到哈耶克也是如此。


  姚毓成:维柯、康德、黑格尔关于“恶”是历史发展的直接动力的思想虽然是深刻的,但却是不科学的。他们把历史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不是归结为人类自身的实践活动,而是归结为“天神意旨”、“自然的意图”、“理性的机巧”等非人间的精神性的神秘力量,最终都陷入了历史唯心主义和神秘主义。


   人类自身的实践活动就是恶无限,岂有历史道德的发展可言!


  姚毓成:“共同意识(或常识)是一整个阶级、一整个人民集体、一整个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所共有的不假思索的判断。” 这就是说,群体意识分为不同的层次,有一个阶级的群体意识,有全体人民的群体意识,有一个民族的群体意识,以至有全人类的群体意识。而全人类的群体意识则是“由天神意旨教给诸民族的一个准则”、“一个共同的真理基础”。虽然每个个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样群体意识,但这种群体意识却对每个个人的意识和行为发生影响,能引导人们在现实的行动中作出各种判断和选择。


  由对这段话的认同可知,为什么个人真实性是文化的盲点!我不知群体意识如何表达或遗忘了勾心斗角的真实性!群体意识不过是“存在是一”的人本化或本体论同一的世俗化,作为虚构,恰恰遮蔽了不可归类不可通约的个人。


  它包含着合理思想:(1)这种历史观中包含着历史进步的思想;(2)这种历史观中包含着惩恶扬善的思想;(3)这种历史观蕴含了社会内部的冲突和斗争及其解决推动历史发展的思想。


  我恐惧这种意识形态行话!它令人呕吐。人天生即恶,原来作为开端与始基的真善都丧失了,因果关联断裂了,没有了至善目的,何言历史发展进步?这种词语是否也该送到历史博物馆?一个形而上学时代的终结难道不也是这种词语的死亡吗?我们给它的死亡安排什么样的葬礼好呢?


       我们的时代之变是什么?我们生存在这样一种颠倒的本质与现象中,讲理想、讲道德、讲文明,宣称存在真善美,只是一种现象或假象,透过现象看隐蔽的本质,看创伤记忆的深处,不过是饥渴的残酷无道的流氓主义。假象或伪装总有脱落的时候,西洋镜总会被戳穿,理想造型坍塌了,真相大白的时候就是流氓主义大行其道的时候,包括伟光正的君子们也一样。时光在流,但真相与深刻印记不变。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