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自我描述:命运与知无哲学  

2016-06-23 05:54:12|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不是指秩序形态,那是永远达不到的幻境,相反,自由是指个体精神的无所畏惧,包括对残缺或危险有害事情的无畏,即“我不怕你”。卑弱者不仅表现为意志力量的弱小,还表现为对作为退路的规则及道德的畏惧,所以迷失者的自由在于通过现代哲学领略到无的原始境域,解除希望的负担,知无而无所畏惧,如此才强大了。尽管这种虚无化的力量不等同于时下泛滥的强力暴力意志。

       自我描述:我算不上变强大了,应该说我从苦海中刚刚达到岸边。也许我是个特例或例外,因为一般情况下,像我这样被不幸命运沉重压抑的人是走不出来,比如外表看上去性格忧郁的书生型的人大多如此。所以,除了有不屈服命运的决心意志,最关键的是思想的转变,命运逆转的前提是观念的逆转。前面我以身试法投入理想,结果失败了,后面,我以身试法改变自我,却见效了,所以我感恩那种改变了我命运的哲学思想。我自信:我的思考与结论,是通过了自己的行为检验了的。

       也许是我命运中先天的卑微(包括父母亲生存能力的缺陷),才有人生初期的意志冲撞中的创伤与挫折,才有理想追求与失落,也才有文字中站立的我,像自我生命的外化与展开…… 就婚恋而言,我知道我的命运包括母亲的人格缺陷一般人连接受、承担都难,不仅会限制他人的发展,甚至像无法摆脱的枷锁,会扼杀生命意志,使人有种窒息感。因而走出困境的可能性是很渺茫的。

       创伤是生命之本质的缺乏与无情,作为领悟只有文字才能给予,从而达到释怀与个人自由、站立。无论爱与不爱都不能打开眼界,没有灵魂出窍,即便得到爱也是个失败者。 

       爱是一种启示,思想启示也是一种事业,尽管它没有普遍意义。所以爱又是这种事业获得社会的有限认可。


       是的,任何沟通都存在理解障碍语言障碍,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是天书,胡塞尔的意识现象学也是天书。意识形态语言以及流行的鸡汤文表达不了自己,我们为什么要交谈或读书?如果没有求解求真实的愿望,就没有勇气去克服障碍,如果文字不能打消那些阻隔性的幻想以扩展视野唤起自己,那就流于文字游戏。现代启蒙教化没有普遍意义,以致海德格尔说他的书只写给少数人或自己看的。

       “韦伯认为,知识分子充当不了生命的导师或社会的领袖,他失去了指导别人的“专业资格”。学术已与世界一起脱魅,不再是什么通往“真实存在”的道路,各种幻像都可能被打破。现代社会的专业化,使得再渊博的知识分子,生存境遇也比不上一个原始人,原始人至少熟悉自己手中的工具,而现代人对自己使用的一切,却所知甚少。他认为,今天的知识分子已无法提供对人生和社会一般意义的解释,只能增进人们支配世界或人生的技术手段,因为它是按专业原则来经营的“志业”,并不提供人生和社会的目的。”

       现代知识分子需要从知有转向知无,揭示有的蒙蔽,拒斥知识形态化权力化而造成的新的偶像。按张志扬教授的话说,启蒙不是许诺,而是承担,即承担没有许诺的个人真实性,或许诺有而有所适从,或许诺无而为所欲为。人只能过他终有一死的有限生活。

       “社会学定义:改革指对社会制度中陈旧的、不合理、不适应社会发展的部分进行改造,使之适应社会发展、进步的客观实际。例如:技术改革、改革经济体制、宗教改革等。本质上来说人类的文明史某种意义上也是一部改革史。

       改革的实质和意义就是:执政者对既定制度所进行的调整。改革与社会革命不同,并不否定现存制度,而是对现存制度加以改良,使之尽量适应不断变化的时代发展需要。”

       人类至今处在史前史的黑夜时代,何言进步?革命是按照幻想把自以为颠倒的异化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而所谓的改革是回到自然状态,包括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这是两极震荡,而非改掉“存在明确问题的、不合理的、落后的、严重影响生产力发展的”部分,使之更加合理完善,除了某些为权力与资本服务的知识分子以及自欺者才一厢情愿地把改革合理化合法化,因为他无能从创伤记忆来反省一切话语。

       两极震荡也叫二重危机,表达为同一的合法性亏空,分化的合法性泛滥,这两种都属不法!岂能站在一边说话?凡择其一端者都属蒙蔽主义。

       本质主义与虚无主义的两极悖论根本不同于二元对立同一!是同一于善还是同一于恶呢?同一论就没有走出传统,不如说都有限而显现残缺。

       哈耶克其实是个隐蔽的虚无主义者,特别是他在批判理性主义的同时,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美化为秩序本身,认为存在着秩序,但不是由理性设计出来的,而是自发形成的。可以说这是为帝国主义辩护的论调,在中国不知蒙蔽了多少知识分子,从而掩盖改革的虚无主义平庸主义的实质,助长了权贵资本主义的恶性发展。









       “人的无知则是哈耶克构建政治、法律哲学极为重要的理论预设。”[1]197哈耶克的自生自发的自由社会秩序理论正是建立在其无知的知识观基础上。??? 







       无是对秩序的否定,正如恶是对秩序的否定。上面这段话正好露出马脚,即把无知当作建构的基础。





       当下国内思想界在使用西方“本质主义”这个概念时连通约性都没有,本质主义本身歧义迭出,使用悖谬。请先生给一个中肯的阐释。蒯因对所谓的“本质主义”百般嘲讽,一脚踢出思维形态。







       本质就是本体,或作为根基的东西。它的存在就是不存在,什么歧义迭出?蒯因反讽奇怪吗?




       作为根基的东西就规定事物的本源。形而上学想要美好结果,就得寻求规定这个结果的东西,使之必然出现,规定性必然性合成“规律”。但它不过是想要的结果的倒装。如性本善、质本洁,存在是一,绝对精神,上帝、意识、物质、劳动、语言等等。本体林立,一个取代另一个。“形而上学史成为堆满头盖骨的战场”(黑格尔语)。










       知无而无所畏惧,这就是个体的自由,但它是解构性的,与建构形态相悖。无知与自由都是负面的消极的,因为理想主义已成为窒息生命的颓废形式!(尼采语)







       如果说,孟德斯鸠的“自由在于我不怕你”是建立在理性法制的基础上的,构成传统的自由观,那么真实的现代性的自由则是以虚无主义的强力意志丛林法则为基础的,它转义了,或者说语境变了,如一句流行的话说:我是流氓我怕谁?现代化本质上就是由理性主义转为流氓主义。只是行为者没有知识话语权,知识分子多是瞎子。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35)|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