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永恒还是瞬息  

2016-06-19 07:41:34|  分类: 评论学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国平的随感录《人与永恒》出版于八十年代末,那时我已买了,而且此前已通过一个朋友〈现在是新锐杂文作家〉了解到《读书》杂志,了解到〝新时期〞的知识分子。

       这本小册子伴随我二十余年,作者理所当然地是〝新时期〞的思想者。可惜,我搬家时有意没带上,就像有意告别我过去的伤痛一样。真的不能指望这样一种语录体的小册子打开我封闭的眼界,否则,我不会在十年后才遇到张志扬的《缺席的权利》,也才真正了解到我们处身的时代及苦难人生。

       这本小册子当然有许多可取的文字,应当说,它以不太专业系统也不陌生的诗化哲学语言向中国读书人敞开了西方现代的哲学思想,因而周国平在传递西方现代思想方面是有贡献的,然而也因为不系统,甚至有模糊的观念,它的成就终归有限。因为模糊即遮蔽!

       不意间看到他人对周氏格言的点评,可以看出点评者也是读书人,但这个点评者并没有走得更远,也不过五十步笑百步。

       这里就挑出一些来看看。



       周国平说:人不由自主地要把自己的困境美化,于是我们有了“怀才不遇”、“红颜薄命”、“大器晚成”、“好事多磨”等说法。

       点评:这大约是中国人的专利。

       我:这种点评如同儿戏般的下结论!周并未阐明〝困境〞的含义及转义变式。殊不知,美化困境只因为传统形而上学为苦难许诺了光明目的!难道文革的理想主义不正是要以克服苦难为目的的吗?有此理想的人当然会把理想本身当作才能了,不知自己究竟有没有知识根据和意志力量去平定世俗。或者说这样的志与才只是为了满足自己,为了安慰不幸的灵魂。

   文革后,我们有能力反思理想的真理、知识前提是什么吗?它是如何认识的?概念所指,有实在对应物?比如〝返璞归真〞的璞与真,是开端性本源性存在吗?或者只是无?

   此外,我们有能力摆平人的非理性及其欲望吗?那原本是神的力量,甚至连神也逃匿。

   所谓〝大器晚成〞,用在道德目的上当然是自欺自娱,但理性主义、人本主义的僭越又绝非中国人的专利!宣称阶级主体以及先进代表的专制,从根源上就是神本论降解为人本论的产物,包括今天鼓吹的民主法治都一样。试问法治与人治有根本区别吗?什么是法?法能治人的罪根及欲望吗?殊不知,上帝也是无法之法!或者说,无论上帝的存在与否,都与人义论如性本善、阶级论先进论不相容,因为人义论抹杀了人的普遍不善的事实,才成为专制的根源。

        福克纳在加缪猝死那一年写道:加缪不由自主地把生命抛掷在探究惟有上帝才能解答的问题上了。其实,哲学家和诗人都是这样,致力于解开永无答案的人生之谜,因而都是不明智的。也许,对人来说,智慧的极限就在于认清人生之谜的无解,因而满足于像美国作家门肯那样宣布:“我对人生的全部了解仅在于活着总是非常有趣的。”

       点评:并非每个人都能抵达智慧的极限,因而总会有人在不断探寻人生之谜。正因为人生之谜无解,探寻之路才显得悲壮而决绝,如西西弗斯那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里,探寻的目的早已缺席,探寻本身构成了意义。人类的智慧也就在这无望而悲壮的探寻中缓步前进。回避这种探寻,生活固然简单轻灵且“总是非常有趣”,但终究不可避免地陷入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

        我:何谓人生无解?就是你承受了世俗的苦难,却并无终极目的来消除这苦难,从而达成人心秩序。因为,终极目的的前提和依据只是偶在的。何谓“智慧的极限”?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是怎么说的?为什么理性不能认识物自体?而上述的诗化表达反而是神秘模糊的,无助于观念转变。

   大家好:英国非常著名的科学家说:一切都是无解的.

   我:英国有经验哲学传统,首先是本质不可知,也意味着本质缺乏、虚无。所以海德格尔说:〝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久矣!〞

       最凄凉的不是失败者的哀鸣,而是成功者的悲叹。在失败者心目中,人间尚有值得追求的东西:成功。但获得成功仍然悲观的人,他的一切幻想都已破灭了,他已无所追求。失败者仅仅悲叹自己的身世;成功者若悲叹,必是悲叹整个人生。

       点评:周先生这段话忽略了一个根本的前提:世上怎会有终极意义上的成功!无论是何等的成功者都不会停止追求的脚步,因为欲望没有极限,成功也不会有顶点。

       我:这又混淆了道德理想的“成功”和非道德的个人生存与霸权的〝成功〞两者的区别,成功一词本身含有价值之意,但乌托邦幻想破灭了,语境变了,就得消除词语的价值含义。至于点评者直接把成功归结为欲望的满足,就更庸俗!

       庸才比天才耐久。庸才是精神作坊里的工匠,只要体力许可,总能不断地制作。创造的天才一旦枯竭,就彻底完了。他没有一点慰藉,在自己眼里成了废物。他也的确是一个废物了。

       点评:也许用不着如此悲观,天才通过学习也可以转化为大师。

       我:又是笼统的,而且没有消除语言上的价值光环。是指思想天才还是指艺术或技巧上的天才?思想也分为幻想型的构建与反叛(解构)性的还原真实〈尼采称为返回大地〉两种,也就是传统与现代之分。

       天才是脆弱的,一点病菌、一次车祸、一个流氓都可以致他于死命。

       点评:天才的脆弱性表现在其才易枯竭,表现在易受平庸愚昧的遮蔽和掩覆,表现在易受自身无法排遣的孤独感的侵袭。而病菌、车祸、流氓之类对任何人的危害都是一样的。

       我:这几乎是把天才神圣化了,完全无视人的无责任能力。对于无力改变世俗的任何人而言,他的生与死之于这个世界黑夜都没有什么意义,而在主流话语统治与遮蔽之下,意识到这种真实与无奈倒也不同寻常了。

   黑格尔的一句话“仆人眼里无伟人”被某些中国文人翻出来自娱自欺,但事实上不存在伟人,因为,除了那些假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的权贵之外,没有谁能改变世俗,就连在话语世界里引人注目的那些人在现实上也不过是“布朗运动”的一粒单子。

       天才三境界:入世随俗,避世隐居,救世献身. 

       点评:入世随俗意味着取消天才,避世隐居的山林已经已成了高尔夫球场,救世献身需要有圣人智慧,佛祖心肠,再加上烈士的胆魄.

       我:所谓救世献身乃是虚妄!所谓“圣人智慧”是什么?如果没有真理可发现呢?没有真,如何规定善即“佛祖心肠”?这岂不是太过玄谈了?

       上帝存在于人的局限性之中.人在何处看到自己不可逾越的界限,就在何处安放一个上帝.

       点评:很经典!它向我们揭示了一切宗教起源的秘密.

       我:人类或一个民族只因在长期的灾难中找不到普遍的善或同一性来规范人心,才设想一个上帝。这就是神之善与人之原罪的界限!人的原罪就是界限,但这并不为一切宗教所有。周把关键问题模糊化,是因为不明问题所在。而点评者就是一个无知的独断者。

       中国人是深知语言的厉害的,所以有“一言兴邦” 、“一言危邦”、“人言可畏”之说。有时候,语言决定着民族、个人的命运。语言甚至预定了人类的生存方式。

       点评:中国人深知语言的厉害,所以我们看到韦小宝凭借一张巧嘴由小混混混成了韦爵爷。而西方人却看到了语言的乏力,看到缪斯女神因语言的乏力而拴住了舌头,故而几千年来都在求助于“逻各斯”。赫拉克利特曾大声疾呼:“不要相信我,要相信逻各斯!”

       我:形而上学语言本身就是最大的遮蔽与盲目,或对存在的遗忘。〝邦〞若只指霸权,那么形而上学语言确实可以兴权;〝邦〞若指乌托邦,就不存在兴与丧,因为语言并不承诺本体,真理语言成了空集,今天连重复都不可能。现代性对形而上学传统的批判不正是为了还原真实建立自律个体以拒斥话语及权力的垄断与泛滥吗?“语言预定了人类的生存方式”是有真理的本质主义还是没有真理的虚无主义?

       世界是我的食物。人只用少量时间进食,大部分时间在消化。独处就是我消化世界。 

       点评:这种表达很有新意,也很隽永。

        我:只因苦难经历成了个人的负担,才需要现代性思想去疏松梳理,留下可供参照的文字,这是思想者常人的区别。所谓孤独是因为你站在世界的对立面了,如果你改变不了世界,你在消化什么呢?

        学会孤独,学会与自己交谈,听自己说话——就这样去学会深刻。当然前提是:如果孤独是可以学会的话。 

        点评:孤独当然不是学会的,孤独是自我存在的一部分,他从体内分泌出来,从每个毛孔中流溢出来;孤独是对生存之乏味的一种深刻认同,这种认同源自在世上找不到合适的食物的那种无奈。

     我:孤独无需学,它本是存在实况,因为人与人之间没有利益一致性,有的是不可通约性。人类文化一直在寻求同一性达到和谐团结社会、公民社会,但一直找不到,自以为找到了结果也破产了,如从巴黎公社到十月革命,再到中国的文革及人民公社。重要的是:与世界对立的孤独者的痛定思痛,从我或作为实有价值的人走出来,认清对立面的限度并接受有限性的洗礼成为现代人!可见没有政治哲学视野就谈不上苦难人生,仅有政治概念根本就提供不了创伤记忆。

        人生的一切矛盾都不可能最终解决,而只是被时间的流水卷走罢了。

        点评:周先生的宿命论似乎已侵入骨髓。我认为,重要的不在能否“解决”,而在于“解决”这一行动本身。人生因为有了锲而不舍的行动而获得了虚无中的短暂解脱。

       我:周的话本身是照搬尼采的永远轮回说,点评者的话则荒唐可笑,什么叫在于〝解决〞这一行动本身?连问题意识和目标都没有,何言行动?没有知,何言知行合一?那不是拿自己的生存作为赌注瞎折腾?难道承担世俗残缺的真实及有限性不更真实更有开阔的视野?好吧,在没有本质的物欲横流的当下现象中,你就把愤世嫉俗进行到底吧,没有谁来保护你,哪怕你无数次撞南墙,但别强人所信!



       寒江独钓 对我的日志《关于周国平“人与永恒”点评的点评》评论道:真正的思想者。
拜读先生闪烁哲思光芒的随感笔记,领悟大家风采,愈觉得自己卑琐无知。

       我:  先生过奖了,我只是在反省传统知识方面走得稍远一点。

  • 写于2012年4月21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52)|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