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摸石头过河与通过定义改革来转变调整自己  

2016-06-01 07:05:53|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治的文化背景:哲学其实就是政治哲学,但如果要隐讳地讨论政治问题,我们就只好着重谈哲学。中国的改革开放,可分两方面说,就显的方面,它否定或废除了从中国古代到现代引入西方的道德理想建构主义,意味着政治道德主义的终结,而就隐的方面,其实标志着中国传统至西方近代理性建构主义文化的衰亡。更彻底地说,西方至尼采开始,就宣告了任何人为幻想的破灭。“上帝死了”就是根本标志。

       这就看你如何把西方哲学的转向同我们亲历的政治变动联系起来,一个是政府行为,一个是哲学理论的转变走向。或者说,一个是政府行为对你支持与否,有利无利;一个是哲学理论让你看看一种抗争是否有确凿的根据。然后,你才能回头反省创伤经历与世俗人心实情。一个理想主义者,首先感觉到的是政治的倡导教化和运动,因为政治对公众的生活有直接的影响,然后是哲学文本是如何说的。

       至于世俗或现实的残缺不完美,正是他追求的原因与动力,而不是限制因素,解构破坏因素,所以他不会去深思或视而不见。然而,传统文化的衰亡,恰恰就在于作为否定对象的世俗人心一再重复,致使传统的建构失败。也就是人欲战胜天理,或有原罪的人谋杀了上帝。因而,政府的转变看似一种主观意志,其实与人心欲望造反真理密切相关,而权力者的利己私心还是人心问题,道德严重缺乏问题,只是满足手段不同了。

       文化的衰亡也是合法性的危机,必然会有各种说词来掩盖它,包括西方现代的经济自由主义,以哈耶克为代表,如他说秩序不是理性设计的产物,而是自发形成的。换句话说,他把无序的丛林法则说成秩序本身来反对乌托邦构想,而对语言没有判断力的知识分子却信以为真以讹传讹。像某个文人作家高喊“私有制万岁”,除了嫖客般的谄媚外,毫无揭示呈现解蔽之意!

       同理,中国传统文化在平等构想上远不如共产主义到位,但理想破灭了,没有人直说改革是要废除从古至今的建构主义,相反却欢迎任何谄媚的遮蔽,担心合法性危机的暴露。可是,知识学术界重新抬出传统文化不仅与转型决策事实相违,也不反省更“先进”的主义都破产了,传统何能何德可以在迅速扩大的个人财富占有差异事实面前建立心性秩序达到尊严的平等心灵的平静呢?这个目的在马克思看来是要以公有制为前提的,可即便建立了公有制条件也达不到,何况前提都丧失了?而传统只企图限制人的行为,不管行为的结果,比如占有欲的差异结果,它讲存天理灭人欲,结果还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重复。且不说理想本身的盲目,连设计安排都如此模糊,作为衰亡的文化不能应对西方铁与火的殖民扩张,才被更高形态的主义真理取代,以致一起倒塌。一种死去的东西何以解决今天的问题!何况今天要的是解构而非建构!可见理解西方现代哲学,是理解创伤记忆、世态炎凉或丛林法则、生存根底以及政治变动的思想武器,如果政治不能给予自由思想或自由思想有害的话。事实上就是这样。

       过去的政治当然以幻想主义为依据,政治行为直接是以马哲为理论基础的,它没有隐情。今天的情况就复杂多了。它没有任何主义依据,所有知识人的对号入座、以西方近代哲学思想为资源寻求解释都是自欺欺人,或用建构主义向权力谄媚。此外,资本主义这个说法不包含解构主义或虚无主义,如果你对西方现代哲学没有整体和哲学史眼光的话。政治倾向着或依据世俗,世俗人却只有行为,无能如此议政,而你又没有能力来解读世俗,像尼采那样把世俗上升为负面哲学,提出强力意志、虚无主义、永远轮回的思想,来颠倒作为西方形而上学支柱的柏拉图主义,如何能解读政治转向之依据人心思富呢?所以对改革的解释都是一笔糊涂帐,对于迷失者而言,这些解释根本无助于你的观念桎梏的解除,回到生存真实性,寻求个人的活路。

       政治话语说不能再搞教条主义,但教条主义是什么?它与建构主义同义吗?谁告诉你的?如果真是,那才道出机关:不要教条主义建构主义就是瓦解主义,它瓦解一切,可是合法性问题怎么办?所以他不能不是隐性的,才导致今天问题与表达的复杂,导致各种先知角色粉墨登场,以为只有自己的解释是对的,是唯一真理,别人说的都是错的,是垃圾,不知彼此也是半斤八两。如张五常、茅于轼等为代表的大批伪经济学人!以及以余秋雨为代表的伪文化大师,还有各种十佳、百佳思想精英。

       附录:你说今天不要太过于在乎教条主义,或不要再迷信教条主义那一套,尽管这不完全是你自己的语言,却使我想到一个问题。即中国的改革不叫搞资本主义,也不叫经济自由主义,甚至不叫世俗主义(学术上没有这个说法),凡是知识分子的对号入座都是蒙蔽。如果把传统文化称为教条主义,它是否与建构主义同义呢?谁这样理解呢?如果是,它才真正道出了机关:即不要建构主义,要的是解构主义或瓦解主义。瓦解一切道德建构的幻想,才符合全面否定。然而,这样说又遇到政治权力合法性危机的问题,所以它又成为政治话语的一个隐情,不讨论,不能直说,“现代化”、“发展生产力”、“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摸石头过河”、“好猫”、代表论等等是不同的替换。这才造成理解并为改革下定的困难,结果是众说纷云莫衷于是。平常人无需理解,富人只有感觉、本能利己行为而不能如此议政或评论政治。对于许多困惑不解的人,必须有思想家站出来启蒙,通过定义改革、理解时代消除幻想来转变调整自己,而解构主义正是西方现代哲学思潮之一种。我的这番话与你怎么说已无关联了,但促使我思考当代政治哲学问题。而且,现时代谈人生,旧的语言显然不够用了,语言的革命是多数人跟不上的,但粗俗的话语不在此限,人们总可以找到语言表达自己的行为的。

       补记:政治始终是我心中的结,尤其是转型时代,由对个人显性指导干预到退回隐伏角色,对人性恶欲实行毫无作为的放任主义,推向所谓的市场与法制,却又以各种说法暗示着仍然充当指路明灯的角色,或混淆视听,如社会主义养了懒人之类。因而,把世俗、现代哲学与政治结合起来思考,揭示改革的解构主义实质,对传统幻想主义道德主义全面否定的实质,是更为直接的思想启蒙!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19)|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