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理想破灭拿法制代换的忽悠  

2016-06-10 11:15:35|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谁不认同意识形态真理和举措,谁就是反对革命;现在,谁不认同经济、富光荣价值观和举措,谁就是反对改革。一顶顶罪名不仅由强权集团制定,更可悲的是那些处于低位的貌似有知识的读书人的站位附和,还名曰反思。别人批评物欲横流,他说你反对富裕,如同反对神圣。毫无能力反省精神本质同一性的缺乏或“人”成空壳的危机,以及正确、神圣及“反对”定罪本身的杀人罪!

       自由思想是指向真实性还原,意识到无或有/无悖论,既不是重复价值,更不是两极摆动,要么把永远达不到的美好幻想当作神圣,要么把残忍、强力、欲望、野蛮、糜烂、流氓主义即被文明价值遮蔽的最原始的恶当作神圣!对个人自由思想最拙劣的践踏莫过于此!

       三千年来激荡人心的名句  1.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学) 。
       我: 坚持了几千年的东西,还不如二十几年的公有制,结果是一起倒塌。当今中国否定文革,实行经济与道德的解构主义利己主义,作为政府意志,却不否定传统的忽悠文化,相反还拿它来填补意识形态叙事合法性的亏空,是何道理?

       任何意义都是有限的,意义的获得即失去。因为个人不是类,不是同,个人生存真实性或存在真实性或利益真实性本身就是对道德、类、同、仁的颠覆,个人作为差异是不可通约的。在痛苦领域或伤害领域,理性、仁爱、道德、本质、上帝、人的价值、法律等等根本是进不去的!恶就是对一切幻想与秩序的否定。因而承担才成为重要的启蒙,为了清算理想与法律的代换或迷信,为了消除对希望的依赖

       为什么说政府不是慈善机构?因为政府不是真理、本质、道德、理性的实体,尽管它窃真理之名得统治霸权,但平均主义幻想毕竟破灭了,政府再也不是上帝、不是救世主,不是赐予你幸福的慈善机构,不是你可依赖者,正如你不可依赖希望、道德、法律、理性、公平、正义、共同等等一样。政府机构中的人自身还要满足自己的欲望,化免费午餐的成本为己有才是正道。但这已是毫无作为的平庸主义利己主义!

       上面关于承担事实的叙述,可以看出所谓“法制社会”的蒙蔽性,它是在过去关于大写的人的理想与幸福许诺破产后的代换,利用对希望的依赖继续愚弄即继续“革命”。至于法大权大的争论,则已落入前提的陷阱,无能反省前提的虚无,像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样纠缠不休使事实问题永远得不到解决。想一想,普法教育和曾经的“天天讲”何其相似又何等不同?

       理想主义启蒙教化,从传统中国到现代中国,无非是寻求痛苦的原因,或小人私欲,或私有制是万恶之源,以及阶级苦,然后宣称本体与秩序的存在,如天理人伦,以仁为本,克己复礼、克己奉公,君子即仁的化身;或物质劳动生产的历史辩证法,劳动产品是人的技术意识的对象化,因而也是人的价值所在,以劳动光荣论抵制世俗无本质的富光荣或人格差异,而非穷光荣,只有独断的劳动本质灌输不通时,“穷光荣”才成为某些有着病态人格的市民抵赖世俗无本质的痛苦耻辱或无尊严的借口,把无对象的歧视或世俗眼光当作一个可狡辩的对象,自语道:穷又不是犯法,何耻何罪?然而,从传统到现代,所谓本体的存在许诺,都是对存在即不存在的遗忘,也是对重复的灾难与罪恶的抵赖和自欺,以维护失落的自尊心。所谓缺什么就想要什么,不过是把臆想当作实有罢了。对困惑者来说,唯有意识到本质与意义的不存在,才能打通内心的阻隔,翻过内心的坷,去努力改变命运。

       而法就是遵从主观构造的本体与价值,如道法自然(“自然”成为人为虚构的人伦秩序的代名词,或落到宗法血缘父子君臣等级上),马克思主义的法,就是以大写的人为价值,也表述为消除阶级剥削的共产制下的劳动光荣论,高尚的人即大写的生物人。无产者作为道德实体是历史规律(虚构的历史辩证法)历史使命的执行人,也是善恶斗争的执行人。然而,法作为本质与终极目的只是幻想而已。由于理想的膨胀使接受理想者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肩负人类命运舍我其谁?理想破灭了,他又被打回世俗眼光中的卑贱寒碜原形,同时成为被政治遗弃的边缘人。

       你说文革不讲法,试问法是什么?何谓人的理想、人的价值?中国从古代到现代都把存天理天人欲当作根本法,除了以理杀人,却根本限制不了人欲,至于帝王的三宫六院,只好为尊者讳。而人欲本身就是对本体与秩序的否定,也是对法的否定。克服不了残酷与痛苦,否定幻想主义道德主义,开放被禁止的欲望,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为满足自己而疯狂掠夺,这就叫法制吗?

       进一步说,以劳动价值共产方案为核心的人本人道主义企图取代世俗的无本质的富光荣与人格尊严差异及其残酷,作为乌托邦实验破产了,再倒向世俗的富光荣或斗富,开放不择手段的全民皆捞,这是讲法制吗?不涉及个人生存真实性及限度,不涉及本质与终极目的终极价值的丧失,“克服残酷的努力已寿终正寝”(罗蒂语),你谈什么法制?如此的忽悠,不过是对无法无天没有善端的虚无主义的遮蔽,为权力集团既有利益作辩护,也是为了掩盖叙事合法性亏空的实情。当下是历史连续性的断裂,立足当下是拒返家园。“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久矣”(海德格尔语),价值丧失了,当下怎么是最好?不驳倒这种忽悠,又岂有个人活路?

------------------------------------------------------------------------------------------------------------
       注:“政府不是慈善机构”,是出自官方的一种教化。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29)|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