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依据什么批判反省文革?  

2016-05-06 13:27:53|  分类: 对话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还在声讨文革罪恶的人多是些谄媚者,特别是举出的事例,某某革命功勋受迫害,好像受迫害者是真理与道德的化身,或者是救世主。同为权力共同体中人,如此加以粉饰就是伪!完全不知连上帝对人类的苦难都全然不负责任,何况世俗的伪道者!

        南方某位教授的微博风波说明什么?说明她也是抱大腿的人!也许时机并非有利。因为现在也没有正义,没有文明价值!如果在文革时期,这个人也会控诉万恶的旧社会,五四时期,也会说封建制度吃人。中国一百年来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这个不好假设的,被蒙蔽了不可耻,拒绝反思才是可耻的。

       中国的知识分子谁敢不顺从政治的是非观?谁敢不做政治的附庸?谁敢有自由思想独立人格?原因在于他们端别人的碗服别人管,所以走不出如下模式:过去错了,现在是对的;过去是黑暗的,现在是光明的;过去的建构理想陨落了,现在才是建构理想的真正开始。话语者为了符合这个逻辑,可以闭眼不看物欲横流的事实,就像文革时期放卫星是为了符合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逻辑。充其量的异议,就是反过来,现在错了过去是对的。知识分子还敢对任何“是”、“对”、“正确”、“真理”说不吗?不敢说不,又何以回到世俗生存真实性!因为世俗就是解构主义。而没有真实性,自由思想就是空洞的。雷的观点是要表明,过去不义,现在才是正义,过去扼杀了文明价值,现在就是拔乱反正。与政治腔调无异,她根本不思考,文革的理想主义为什么不能克服人对人像狼的丛林法则?今天不过是在放任这一法则而已,这才是反省的焦点,而许诺正义、文明、价值是真正的蒙蔽!可惜,她抱政治大腿制造轰动效应,还有无数貌似义愤填膺的人附和,成全她追逐的名与利,尽管时机好像不利。说穿了,这些知识分子只是求做稳奴隶的臣子,知识与权力本是一家,而知识话语的蒙蔽和知识人的腐败比政治腐败更隐蔽也更严重!

       我肯定的是她的那段话,那种观点,而你因为现在的乱象,否定了整个知识分子阶层……

       知识即权力,你以为知识即正义?如果你不知无、不知罪、死,你就会以为某些知识分子有良知。说到底,你还是不明白人不是道德动物,也就没有批评的尺度。你肯定她就是肯定价值在现实中!


        “全面腐败”不是我说的话,如果各级各部门的权力者相信改革是一场建构,为什么他们又争先恐后地贪捞掠夺呢? 又是谁在为这种全面利己主义解构主义披上一层建构的遮羞布?官场的腐化事实是对政治的建构谎言最无情的打脸!同时也是对知识话语最无情的反讽!

       不肯定现在,就等于没有正确。我没有正确的尺度又怎么批评过去呢?维特根斯坦说:对不可说的只有沉默。是的,我跑题了,可没有西方现代哲学的学习储备与眼光,我什么也不能说。

       权力怎么来的?就是靠救苦救难的善良意志与真理得来的,即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那样错了这样是对的。所以说真理、知识即权力。但这样的真与善乃是伪真伪善,因为他们从未克服人世间的罪恶与苦难,今天还以种族主义之名有意放纵丛林法则,宣称为百年大计。

       他们的权力是靠忽悠和谎言得来的,用的也不是什么“善良意志与真理”,靠的是蒙骗缺乏知识和思考能力的愚民支持。

       马克思说要消除一切奴役、剥削、遗弃人的制度,这难道不是善良意志?除非你像尼采那样反驳:人天生即恶,没有真理、只有解释!真理即谎言。究竟是缺乏客观真理,还是一些人缺乏知识不能发现真理识别谎言?

       我反对的恰恰是用一种正确批判另一种正确导致的灾难,阻止价值的重复,并把反省的中心放在文革的理想主义为何不能克服人对人像狼的丛林法则问题上!批判一种问题总是把解决的方案包含在其中了,除非谁有能力克服丛林法,指出另一种光明另一种真理与出路,否则就是蒙蔽!今天的政治话语知识话语就属这种蒙蔽。

       世界从来不存在“用一种正确批判另一种正确”的逻辑,只有“用一种貌似正确批判另一种正确”的逻辑。丛林法则只出现在专制政权中,克服的方法是民主,世界上很多国家已经在走这条道路。如果你还在掉书袋,可就愧对这互联网时代了。

       天啦,你好像对尼采喊出的“上帝死了”闻所未闻,人不是道德动物意味着人杀死了道德意义上的上帝!民主管用吗?民是道德主体吗?民主能克服谁有钱谁就有尊严的虚无主义问题吗?西方哲学史上用理性启神性的蒙蔽不是价值重复或用一种正确批判另一种正确吗?还有本体论的重复,意识、精神、逻辑、语言等等像走马灯似的一个代替一个,当作建构的依据。中国传统讲儒教佛教,后来又讲三民主义,再到马克思主义切入中国,今天又讲市场经济自由主义,这不是真理正确的重复?可惜,在道德严重缺乏的危机事实面前,一个个真理都倒塌了,只是人们认识不到真理价值本身出了问题!罪恶比上帝更原始更根本,甚至在历史的开端上就存在,而非只存在专制社会中,“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久矣!”(海德格尔),不知这一点才是书生气,愧对的是与你一起受罪的家人!醒醒吧,想想政治超人的“书生造反”的讥讽意味什么吧。

       马克思的那套也来源于尼采的瞎掰,民主当然能克服谁有钱谁就有尊严的问题,至少在人的尊严和权力上是平等的。你的那些伪真理,哪个如民主那样能够解决权力和尊严的平等呢?

       马克思的那套也来源于尼采的瞎掰??你查查马克思生于何年死于何年,尼采生于何年死于何年?民主与人是什么的问题异同何在?物欲横流欲望狂欢又说明了人的什么问题?人靠外在的东西显示自我尊严或在差异中显示存在感,“我”又是谁?人有独立自在的人格吗?如何平等?马克思靠经济平等达到人格平等的幻想不是破产了吗?我根本不认同真理,谁在讲伪真理伪救治良方?批判别人的谎言难道是为了推销自己的平等谎言?而且信口开河,专横独断毫无哲学常识,这叫民主?如此重复的历史累了,该歇一歇了! 

       改变不了世界就改变自己吧。不管是社会主义,技术主义,经济主义还是民主主义,都代替不了上帝,何况上帝已缺席!追寻者能承担无望的命运吗?虽然世俗常人或强者从来不相信另一个世界,或仅仅拿它来愚弄对它抱有希望的迷失者的,知识分子就充当了蒙蔽的传达者!

       民主是对强权的有限制约,但不针对物欲横流、色情化问题,也顾不上弱者,人人皆强者等于没有强者。西方的殖民主义扩张就是在民主或强者共同体下发生的。

       如果你无能清算整个形而上学(包括马克思主义),你就无能清算文革。就现代理论而言,还没有可靠的建构依据,岂有事实上的建构?又岂能把改革说成另一场秩序建构?文革的破产意味着政治道德建构的终结,也是整个文化宗教建构危机的信号,这才是反省的核心,这种危机并不能拿儒学佛教经济科学等等来救治!凡以为改革是建构的人都属被蒙蔽者甚至是谄媚者。

       都全面否定文革了,说文革不讲法制,是一场浩劫,违背了经济规律。也就是用一种正确来否定过去的错误!从不肯承认没有正确!而认为现在正确的人就是向权力谄媚。

       现代哲学或现代性的危机是什么?如果不知道一边是本质主义或柏拉图主义,一边是没有本质的虚无主义解构主义或尼采主义,你怎么清算?如何走出两堆同样的青草?这不是高深的名词,如果你不想了解海德格尔的存在哲学,你连自己生存危机的处境都无法梳理,甚至自己也救不了自己,何言议政?

       人有原罪或者说人不是道德动物,这是讨论的起点。文革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践,就是把自己标榜为真与善的化身,把普遍的恶归为阶级或一小撮敌人,如此才有地富反坏右的划分与惩罚,而共同体中不纯者也当作异己。这就叫为了惩恶而以理杀人。可是这理不过是虚构的,而被惩罚者也非“社会的中间阶层”或价值力量,这种说法并没有还原人不是道德动物的真实性。

       澳洲的鸵鸟看见敌害就把头埋进沙子里,眼不见就快乐了。是否也属于没心没肺?许多宗教哲学就是鸵鸟哲学。它叫你不争,却阻止不了别人去争。试问,如此没心没肺克己无我有什么利好呢?是甘心做被人践踏的弱者与奴隶吗?

       “自从上帝抽走了语言的同一性,连自圆其说也难了。”(张志扬)这说的既是哲学实况,更是政治实况,包括代言人的任何辩护词,都经不起世俗生存事实以及语言自身的反讽,比如“穷怕了…”

       到目前为止,所有对文革的控诉,都在掩盖一个实质问题,即权力共同体无能克服丛林法则!这种掩盖是为现在的权力合法性作辩护!没有了“是”、“对”、“正确”、“真理”等等,权力的合法性还有说词吗?

       文革不是搞社会主义吗?批判的人搞懂了吗?怕的是这些人没有搞清楚就跟风批判,把别人的说法、灌输当自己本有的思想。救救自己,这是唬人的名词和高深理论吗?

       受蒙蔽最深的就是中国的无脑知识分子,因为中国经历了从文革的理想主义到破产后的转向,这种破产又被说成是违背经济规律,甚至把这种乌托邦幻想的试验说成是空前的无法无天、无德无义、无爱无善,不断地重复着用价值去批判价值,就像文革时期批判万恶的旧社会,国民时期批判封建君主制,以一种愚弄代替另一种愚弄,被愚弄者还比任何人都激动、义愤填膺、理直气壮、明辩是非,自觉自愿地去声讨!可谓自欺者人亦欺之,强者损害别人的目的是相通的。

       “追求幸福的理想必须经受人类横遭苦难的审判”!与“历史终将清算文革等一系列及独裁者的恶行”这两个命题,完全是两回事。人类横遭苦难的事实与理想主义是并行的,无须等待将来什么的历史清算(清算的主体是谁?依据什么?都是无所指的空诺,如果承担苦难的当事人不能反省理想主义克服不了苦难的话) ,还有:追求幸福的理想难道只是某个独裁者?不是一个民族的文化,一个号称引路的共同体的独断?甚至包括声称要清算却仍在许诺价值的你自己?!批判者可知许诺幸福就是罪恶的奇异的悖论?要么就是强不知以为知且目中无人、以为自己才是世界的中心的伪知伪善!

       看到某些网友写的博文,我真有种停笔的念头(尽管我的文字主要是写给自己看的或为自己留下记录)。因为,当作为统治手段的意识形态统治了人们的大脑时,你没办法去责怪他们作为最底层的被治者跟统治集团一鼻孔出气,成为统治者的卫道士。比如他在作历史叙事时完全没有自己,没有个人世俗生存的切肤之痛,没有个人人格。如此的虚假不算思想灵魂的腐败腐朽吗? 有这样腐败腐朽的思想灵魂,叫它如何不专制?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一些搞政治批判的读书人包括上网的人之所以不能谈人生,不能谈世俗生存的切肤之痛,是因为他还相信另一个世界另一种价值并用它把自己的切肤之痛掩盖起来。这就叫对虚无的遗忘,或自视其有的人是不能正视其无的。他们反对一种谎言不过是为了推销另一种谎言,他们反对专制却不知自己就是专制的土壤。这种整体无思才是中国真正的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