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文字更多地从个人创伤记忆的角度涉及哲学  

2016-05-13 07:16:08|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统形而上学归根是道德哲学,西方现代哲学的重要范畴如同一与差异,类与个人及悖论,都直接涉及道德规范与真实性问题。而本体论、认识论、逻辑学、语言学等涉及的是规范的根据,包括现代哲学流派,如语言分析哲学,存在哲学、现象学等都与本体论、认识论直接相关,虽然它与道德问题的距离稍远一点。

       这就是为什么涉及认识论问题的西学原著既不好理解、读起来也受自身痛苦情结阻碍的原因,例如休谟的《人性论》,谈的并不直接是善恶,也不是我们日常接触的或表达的议论的人性现象。近代西方哲学的理性论与经验论,是从认识论的角度讨论本体的存在与否的,根据是否充足完备,根本不同于绝对肯定本体之在的唯物与唯心之争。可见作为本体论或本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对哲学问题的表述是多么严重的遮蔽!

       同样,古希腊哲学关于水、火、气、原子等说法与争议都与道德哲学稍远。所以有苏格拉底的拯救现象即拯救本质,直接把道德规定为哲学要思考的重要任务和目的,提出知识即美德。黑格尔认为巴门尼德的“存在是一”才是纯思的开端。存在不是某一物,而是抽象,指归本体,它以一为开端或目的。现代的尼采一如古代的苏格拉底,集中于道德哲学问题,但尼采更多的是以非道德的真实性来颠覆传统形而上学和最高存在者的上帝的。

       我以为,这是学习西方哲学史、增强对话语的判断力的重点。比如自由问题,就不是与道德无关的概念,就传统形而上学而言,自由作为目的指向至善,幻想的天国或乌托邦;作为前提,指向本体论与认识论,如“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必然是基于本体开端的因果律。没有本体开端,就没有必然因果律,也就没有认识。最后,就没有规范与自律。我们今天说的自由主义,实为虚无主义,但它把为所欲为的虚无主义、欲望狂欢掩盖起来,使之变成假问题。西方近代的私有产权论、市场经济论本身就有理性主义从理论根据到构想目的危机的背景。结果这些说词都成了为帝国主义强力扩张的辩护词。

       同样,今天(当然是在乌托邦建构的瓦解破产之后)所说的经济秩序、民主建构也是虚无主义,要么不要道德的本体论,要么不知或回避道德的本体论,但又误用秩序、建构等属于道德哲学的词语,从而把虚无主义掩盖起来。这究竟是语言的耻辱还是说语言的人(知识分子)的虚假与腐败?

       我的文字更多地从个人创伤记忆的角度涉及哲学包括政治哲学。

       中国市民引以为荣的“难得糊涂”,本身就是一笔糊涂账,从未深入到西方哲学的怀疑主义或不可知论的地步,即怀疑强势话语的许诺与愚弄,怀疑道德美好幸福,怀疑伪真理性及其霸权性。看看那句台词:我对美德不屑一顾,我对美好视而不见,我对幸福理解不能。这才是有针对性抗议性的“糊涂”。

       对于普遍真理,可以如此反驳:我不想改变什么,所以我不去认识;我不愿意去认识,它还存在吗?对我有作用吗?反过来说也一样,一个东西的存在依赖我的认识,并且以我愿意认识为条件,月亮在我不看它时它在吗;而我的认识又依赖我想改变什么,如果我不想改变什么,就谈不上去认识。这个我是俗众的代称,不要把个别的我普遍化,影射所有的人。在此意味上,所谓最深刻的认识与最高的真理立刻就瓦解了,它终归是一种基于少数人的主观臆想的独断,岂有普遍性可言!

       一个贫贱者要想忘了自己的身份向往美好冲破世俗尊卑利益的羁绊,他就站在了悬崖边上,粉身碎骨的不仅仅是人的理想,还有肉身。有人理直气壮地问:不改革怎么办?天啦!看看现实吧,以权敛财,以不择手段敛财,以科技、暴力扩大差异,就是现实改革的结果。个人生存自保诚然要以拒绝理想或以恶为条件,但迷失者的转向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为什么要为别人的利益辩护呢?殊不知进退维谷的两难才是人的真实处境。

       知识越多越痛苦?如果知识仅仅是幻想的代名词,或与盲目同义呢?还能反省区分知识的建构形态与非建构形态吗?还能知无或有/无悖论吗?一个民族依据虚假的知识真理建构,与世俗抗争,结果不只是痛苦,更是灾难,比如文革。那么个人呢?知无,知建构的危机,才会有忧思。尽管世俗人和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的高位者乐意虚无主义和欲望满足。

       柏拉图主义即颠倒的虚无主义,所谓牢固根基不过是主观构造,掩盖着虚无的深渊。今天,有人靠伪善获取权力改变低位命运,真理成为利己主义的工具,可是谁又靠理性真理成为富豪改变个人贫贱命运?如果不能靠真理达到至善来改变自己与他人的话。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8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