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革命,多少罪恶借你而行!  

2016-04-04 09:36:01|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无本质的实情下,个体生存状况、外观形象的贫富差异,直接就是人格尊卑贵贱的差异。尊者贵者,主人也;卑者贱者,奴隶也。主奴关系并非直观的控制关系,如一个贵族养了一群没有自由的苦力。以这样的直观评估历史的优劣,不知或抽象个人之间的精神尊卑关系,是对苦难的严重遮蔽,正如平均主义幸福社会严重遮蔽本质缺席的实情。没有本质的历史就是虚无的历史。可是今天许多傻逼公知根本不懂哲学上的历史虚无主义! 

       形而上学的盲目在于批判否定世俗的差异到否认无视世俗的差异。例如孔子批判世俗的好勇疾贫、耻恶衣恶食、嫌贫爱富等等,满口仁义道德说得天花乱坠,结果不是消除了世俗的差异,而是为了肯定维护君臣贵贱等级差异满足自己。事实上中国的君主制社会就是用制度的形式强行维护君臣或官僚与市民的尊卑秩序。正如现代中国,革命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共同体中人并不相信什么本质,只记住世俗的差异,革命不过是追逐权与利满足自己。文革后的继续革命,其实是开放差异或互相践踏的自然本性,为了在上者公开地追逐利益满足自己。革命,多少罪恶借你而行!

       人敬有钱的,狗咬挎篮的。趋炎附势、趋强凌弱是人的本性,历史不会反过来。企图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所谓高贵者最卑贱、卑贱者最高贵,才是愚弄性的。世俗之人不仅自己要牺牲别人往上爬,对待人事也是如此,违背世俗法则去亲近弱者卑贱者就是有病,女人选择这样的男人更是有病。而感受世俗的低位者借革命口号往上爬就是伪善者,也是伪革命给了机遇。

       传统文化与宗教本身就是盲目的愚昧的、对罪恶或有限性无知的,哲学与宗教的虚构被灾难事实到处破坏瓦解,迷信者却被它欺骗得习以为常了,反而把它视为自己的尊严与生命,成了有文化的或被文化伪装的傻逼。

        在创痛面前要勇于反躬自问,寻求其虚无的根底,而不是辩驳。如果读了书就学会了找些理由来为自己辩护,显得伶牙俐齿,这恰恰是个毛病。 

       敢于接受意见,敢于反躬自问,而不是气急败坏,暴跳如雷,不共戴天,自以为是,自我辩护,你就长大了。套用一句流行语说,傻逼不可怕,就怕傻逼有文化。

       个人的痛苦是因为没有本质同一性,因为世界上的人不是理性动物,因为自己的主人意志未能满足。如果以为还存在另一个美好世界,那么自我招致的灾难就在于追求了错误的不存在的东西。

       在学术上强不知以为知,也可以说是知识上的装b。这些人把外部灌输的东西当自己的思想,把别人的目的当自己的需要,如林语堂说,被损害的底层人士却有统治集团的思想,不懂康德对超验的知识真理的根本怀疑,这也正是专制能够得逞的基础。借你对幻想的依赖、拿些美好的话语实行愚民教化是专制的一贯手段。

       女人是感性的(其实多数男人包括知识分子也一样),因而对抽象词语或逻辑概念所表达的并非正确的问题不能作出判断,这是女人的弱点,也是诚实无知的表现。但如果不经深思、强不知以为知地对此表达自以为是的结论,那就真是极端的任性与疯狂的大胆了。

       我的生命经历充满了苦难与屈辱,没有谁与我相似,也没有谁能理解。理想付出毫无结果,改变不了悲惨命运;抗争没有任何目的,当然也没有谁来启示你。直到五十岁左右,我的生计与观念仍在转变途中,学术上没有任何成绩,难与专业人士比;生活上也没有出头,比常人毫无优势。自己成了被苦难与神话胀大了头脑的蝼蚁一般的渺小者。我对那些年轻的无经历者又能说什么?经历本身就是对真理光明无言的沉重的否定,它是负面思想的背景,仅仅了解西方现代哲学而没有这样一种血与泪的经历是远远不够的,永远也无法理解西方现代哲学的深意。所以我的文字了主要是写给自己看的,是为了记录自己,为了积累一点初始的生存经验。

       26岁时,抓不住现实的利益,却按过往的心愿理想,指望遥远的美好。直到梦幻破灭,自己跌入深渊,经历着另一种苦难与煎熬。

       在所谓的新社会,我少儿时期为什么很压抑没有朝气或丧失蓬勃生机?因为我的自尊心受到重创与剥夺!如果说暴力伤害可以遗忘的话,那么贫穷特别是遮不住灵魂的丑陋房如何遗忘?赫然在目如金印般印在脸上的耻辱如何遗忘?女人谁选择这样的人家谁有病,而这个人家的父母竟然不承认大山般压头的痛苦、自欺地活着,就更是有病!病入膏肓!可是政治逻辑总是诅咒“旧社会”赞美“新社会”,而文革结束后又是权贵们控诉革命主义对他们既得利益的冲击,压根不谈世俗的苦难、真理的欺瞒,因为揭露苦难的自由思想是真正有害的!

----------------------------
2016年4月4日 -彩信日志 - 谁在黑夜里走 - 绝望者的思想训练营 随时随地,短信写博!短信写博首页>>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93)|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