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知识分子是权力的奴才  

2016-04-14 09:26:39|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米拉山下的草地: 回复 zou8639 :你喜欢思考是很好的,不过你思考的这些,表面上深刻,其实是停留在表面。善与恶都是相对的,老子也说了,“天下人皆知善之为善,斯恶也”。佛学、道学,在哲学上其实是超越了善恶的,善恶只是表面层次,超越善恶才是本质层次。

       回复:是啊,现今时代就已超越了善恶,生存在丛林法则中,你想为所欲为,去释放自己的原欲,都没有人定你的罪!因为代表善的上帝或诸神已死,包括假冒的世俗的真善美化身-政治共同体也不再管你的私事,因为他们不过是窃真理之名追逐自我满足,而今又成为欲望的急先锋。多么深刻多么本质啊! 

       普渡众生这句话是一种欺瞒,依然是类、全、同。而众生并不需要你救渡,他们的行为就是利益所在,需要救渡的恰恰是迷失的你自己。

       芸芸众生只是欲望的存在者,传统教化无效,现代性的反省对他们不必要,需要转变的只是我们自己,重要的教育是受教化者的再教育,或接受灾难事实的教训。 

       本来对许多世俗之人而言,理想主义是无法入心的,至多是为了谋求好处,与摆脱个人痛苦向往光明无关。

       哲学只是读书人对世界的一种解释,现代哲学则是读书人对世界的重新理解,为了从迷失中走出来,所以它没有普遍的教化意义,因为人与人是不相同的,有抗争与非抗争即平庸利己的区别。这是读书人的自我定位,为了还原世俗接受残缺的真实而又超出平庸。

       我觉得还需要增强对哲学术语的解读,因为哲学术语已经是对问题的一种标记。而平实通俗的表达始终有漂浮之感或缺乏力度。深奥晦涩的文字是要人一生去品味牢记的。

       问“你幸福吗”与不准痛苦是同一个逻辑,现在不过是历史的重复。既然许诺了幸福,就得让事实跟上,以证明我的真理性与权力性。结果只能无视或掩盖苦难问题。所以问你你幸福吗,意思就是强制你装幸福,不准你不满,不准你表现痛苦或抱怨问题,许诺就变成强力压制,这样的统治术在中国不绝于史。

       可惜,在价值丧失的今天,罪与福总是相伴而行的,或者说,幸福与痛苦是一对子,人人皆强者等于没有强者,人人皆幸福等于没有幸福。强者靠弱者来显现与规定,主人靠奴隶才显现与规定,同一不过是永恒的欺瞒。

       张志扬教授有一个追问,在社会主义乌托邦幻想破灭后,人的社會性突然反轉為人的私人性(追求個人享樂和無限欲求),其中尤其以知識分子一馬當先地倒戈成為帝國主義最積極的傳道士。以致日裔美國人福山寫出《歷史的終結》這樣的諂媚之作。只能找到一個最直接的原因:“資本-技術-欲望”對人性“解放到墜落”的誘惑!

       这里的重点是:为什么尤其以知識分子一馬當先地倒戈成為帝國主義最積極的傳道士?“西方中心論”更將其如此下行的哲學和政治哲學思想推論為“普世價值”,隱蔽而現實地推進“科學帝國”的實現。由此可見,哲學形而上學在西方烏托邦時期堪稱思想的引導者,其政治哲學本質還隱伏著。形而上學的幻象揭穿后,虛無主義便暢行無阻,其政治哲學本質也就走上前台撕下遮羞布而公然宣揚科學主義的強力意志。

       这里连接着我的困惑:为什么在文革后知识分子纷纷拿欧洲近代帝国主义形成时期的政治学经济学来解释中国的政治决策?其中包括英国洛克的《政府论》所主张的个人所有权论,亚当斯密的市场经济论。在我看来,这些说法不过是理性主义本质主义哲学受到严重怀疑后的帝国主义理论。  

       中国学人分不清,建构只属于超欲望的理性与善,人与人之间的欲望或恶总是冲突性的,也叫绝对差异,因而是秩序建构的否定。如果强把这种差异或否定说成同一,建构,在逻辑上就根本无法自圆其说,处处是破绽。即使你不知逻辑前提需要设置同一根据,信口开河地说,互相冲突的欲望会自发形成秩序,也是虚妄自欺之词。 

       但是这些以读书思考为荣的人根本不顾这种问题,硬要把理性无法建构而转向欲望的决策说成建构,与其说他们是帝国主义最积极的传道士,不如说他们是意识形态欺瞒的最积极最奴性的代言者!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01)|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