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何谓心灵世界  

2016-04-12 04:14:41|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颗平庸的灵魂,并无值得理解的内涵。”(周国平)这句话使我想起一种把自我神秘化价值化的倾向。比如有的女人说,爱我吗?请读懂我之后来说吧,这不过是为了拦截欲望的占有而设置的自恋的门槛和筹码,因为你不等同于改变世界拯救苦难的真理,别人想得到你也仅仅是出于情欲,而非为了苦难生命的再生。
       在我看来,与其读懂一个人,不如去读能照见我的苦难生命与迷失的文字。所以我更愿意了解一个人的表达而不是这个人自以为神秘的内心世界,如果他对生命经历毫无领悟的话。没有文字表达以启蒙迷失者的迷失,尼采就不是尼采了。因此说,语言是虚无中透射出来的光。

       我们通常说的人的精神或内心世界,无非是知识、向往、追求、道德品质之类,然而这样的知识本身就是最大的盲目。就真理不过是空名而言,人的所谓的精神也是虚幻不实的。那么内心还剩下什么,只是一团自己理不清的情绪。所以真正的思想首先是一种反省,揭示无的原始境域。而灵魂平庸却是一种普遍的常态,它没有正面价值,作为负面的限制性的事实,我无法轻蔑它,因为它正是我的痛苦的一个环境生态原因(我的主观问题则在于不能认清人与我的有限性),但它绝不同于开启我眼界的语言本身。

       如果说,构成传统自我、心灵、精神世界的是对真善美的向往,追求与知识,那么今天,所谓自我、心灵、气质、精神世界恰恰是对真善美的无情反省,勇于为无。虽然世俗之人既无所谓追求也无所谓反省,因为他本身就无意识的守着一个不字,从没有跳出现象界作幻想的冒险,他们的人生在平面的残忍中。

       “读这本书/你懂了尼采/也懂了周国平”,写得颇为肉麻;实则这本书就是周国平对于尼采思想的一个梳理和导读。 

       我:这不是肉麻,而是无知。尼采还是尼采,周国平也没有真正读懂尼采,正如鲁迅没有真正读懂尼采一样,特别是对尼采的虚无主义、非理性非道德主义,中国学者中真懂的人少之又少。

       我读张志扬,也不敢说,就懂了西方现代哲学,懂了张志扬。尽管读张志扬是中国人了解西方现代哲学的一道门槛。中国人对于西方现代哲学,必需要有人结合自己的创伤记忆并且用个性化的汉语言表达出来,才会有真切的了解。所以我把张志扬视为中国学人了解西方现代哲学的带头人,在此意味上他才是杰出的思想家哲学家。

       黄集伟他老人家调侃:如今的周国平“已摒弃与学者有关的任何杂念、继续全力担纲大众哲学肥皂剧中的首席‘主演’——在其一贯的本色表演中,我们确可看见一代知识者走出书斋、亲近大众、亲和大众并最终亲娱大众的踉跄历程。”  ——然而,假如没有学者出手写畅销书挣钱,那么谁——谁来普渡众生呢?

       我:可怕的就是这然而,如果仅仅是用所谓的真善美的正能量、鸡汤文(或许加了一些苦难的佐料,像黑格尔的辩证法加了一个反题一样)去迎合、继续误导有着幻想残余的人们,那还叫普渡众生吗?

       书籍或哲学的最高意义仅限于对迷失者的启蒙,因为哲学本来就是读书人的解释或重新理解,无论古典哲学还是现代哲学都没有普遍的教化意义,特别是现代哲本身就是对传统独断的普遍性的批判,所以不可随意到处夸张,正如我无法在他人面前炫耀我的孤独一样。

       曾经有一种说法叫群众即真理,这不过是孤独的抗争者的一种影射,为了逻辑的求同或寻找现实的支撑点。如此的群众还需首先灌输“真理”才能表现得有思想运动觉悟。群众被你假想为试验品。结果你强制地去塑造或立了标杆,就有弄潮儿来作秀,可是风气一变,所谓先进标兵模范就什么都不是,只成为记忆中凌乱的雕像,甚至无法重拾碎片,以完成破茧而出。

       认真,是因为痛苦在追逼,而且由于弱势而错误地站在世界的对立面,才对幻想有一番惨重的冒险,即认了幻想之真,现在又不能不对反省认真。人们说不要太认真,大概是依据感觉的反本质主义吧。 

       虚无主义归根是一种流氓道路,或流氓主导加全球技术主宰的道路,而不叫资本主义道路。你是有志于用后设的依据去克服苦难呢,还是有志于走流氓道路呢?所以,对权力者的决策你用不着肉麻的歌颂!  

       有不知残酷也不知理想破灭、嘴上无毛的人批评我,说西方哲学不仅讲人性恶,还讲人性善(但区分不了传统哲学与现代哲学),不要一杆子打死人,一叶障目。真是傻逼不可怕,就怕傻逼有文化。所谓有文化不过是囫囵吞枣的浅薄印象即伪文化!

       没有经历而对文本一知半解的人轻狂得不知天高地厚,还要评头论足,中国就怕这种半吊子货。

       男人是下半身动物,但上半身是强力意志。

       男女之间的爱情也是一种思想的接班,如果在思想上没有相似的理解与关联,那么其它的发生过的关联也就完全断裂了,其痕迹也消失了,根本谈不上爱情。   

       一种命题,需要把自己的主观幻想撇开,或从不利于自己的角度去看问题,更不能把自己所想当作世界本身,当作普遍原则。如此才能还原现象回到你所对立的事情本身,以调整知行。所谓存在与价值剥离即存在与幻想剥离。


       尼采认为,真正的自信者必是有勇气正视自己的人,而这样的自信也必定与对自己的怀疑及不满有着内在的联系。--周国平(转自《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下同)

       生命本无意义,人生的肯定者(反省者)应当按照生命的本来面貌接受生命,把这无意义的生命原原本本地接受下来。

       人生的痛苦除了痛苦自身,别无解救途径。这就是正视痛苦,接受痛苦,靠痛苦增强生命力,又靠增强了的生命力战胜痛苦。对痛苦者的最好安慰方法是让他知道,他的痛苦无法安慰,这样一种尊重可以促使他昂起头来。--周国平

       一颗平庸的灵魂,并无值得别人理解的内涵,因而也不会感受到真正的孤独。相反,一个人对于人生和世界有真正独特的感受,真正独创的思想,必定渴望理解,可是也必定不容易被理解,于是感到深深的孤独。最孤独的心灵,往往蕴藏着最热烈的爱。--周国平

       尼采认为,人们的痛苦是很难相通的,无论你怎样去体会别人的痛苦,只要不是身临其境,还是体会不了。最好的办法是尊重他连同他的痛苦,不要用你的同情使他的痛苦平凡化。--周国平

       愈是独特的思想和情感,就愈是难以表达。有独特个性的人每每感觉到这种不能表达的痛苦。

       人们总是错把熟悉当作认识,其实,熟悉即习惯(习惯也是遮蔽),而习惯了的东西正是最难认识的。--周国平

       “科学只看见知识问题,受苦对于它的世界是一种无关的不可解的东西——至多又是一个问题罢了!”

       同情会减弱被同情者的力量,束缚他的头脑和有力的臂膀。你遭受了痛苦,你也不要向人诉说,以求同情,因为一个有独特个性的人,连他的痛苦也是独特的,深刻的,不易被人了解,别人的同情只会解除你的痛苦的个人性,使之降为平庸的烦恼,同时也就使你的人格遭到贬值。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92)|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