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创伤记忆与阶级论  

2016-03-26 12:51:27|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论(哲学或人文学术、语言、真理)是生活(经历、实践、心的历程、苦难记忆)的概括,可理论常常把主观愿望、幻想强加到生活上,宣称它是真实的,因而了解世界就是了解这样的文字世界或话语世界,如此的价值与存在合一的独断,正是传统形而上学的特征,有谁注意到被学术话语遮蔽扭曲了的生活与个人苦难记忆并通过苦难记忆的现象学还原来清算形而上学?

       这里说的理论与生活的关系,对应着真理与实践这两个词,但绝不是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宁可说,还原生活是剥离真理、价值的途径,或创伤记忆-是中国现代哲学的门槛。换句话说,我陈述生活的创伤,本身就是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批判;理论与生活,也对应西方现代哲学的价值与存在,你不能说存在是检验真理价值的唯一标准,如果存在是无呢?

       还有,理论与生活对应传统与现代,但现代这个词不等于流俗的现代化,仿佛一切恶行都是手段,目的是完成民族现代化,从而以现代化或经济的正当性之名掩盖利己目的。现代之意即还原生活之真,审查规范的传统依据的破绽。换句话说,传统就是指被说成真实真理的幻想,重审形而上学是为了剥离强加在生活上的主观幻想。而这正是政治转型中启蒙中留下的缺口。

       我的动机是由阶级论引发的,无论是今天有人寄希望于中国的中产阶级,还是过去指向的无产阶级、苦大仇深的底层人群,我都无法认同。这里需要通过苦难记忆的现象学还原来敞开生活世界。我,曾经深感自己是最不幸的人,这种痛苦如影随形深入梦境,啃噬着自己的心灵,再真实不过了,哪里有我的同类呢?

       我被这个世俗挤压抛离,除了用痛苦不解、茫然和些微的清高来护卫受伤的自尊心,我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具体对象,何来我的朋友与我的敌人?更不谈斗争、夺权、统治等等宏大目的,原来这不过是由弱者变为强者自我保护自我满足的狡计,仍在恃强凌弱的世俗中轮回着。所谓弱善强恶,弱变强不仍是恶吗?

       我是一个有自我意识、逞能好胜追求光荣感的人,并且也要在另一个自我意识中获得满足,但我并不善,所谓人之初性本善正是抽象自我意识主奴关系限度的独断。即便他人要以为我为工具获得满足,打击我不知深浅的狂妄,我受到创伤,我也不能因此说我就是善。所谓不知深浅,即我不知逞强好胜还需身外事物的支撑,包括家庭势力差异、细节上的穷富差异等等。

       世俗的耻贫凌弱,只是人的无本质的表现。人既是没有本质的存在者,他个人的自尊自贵自强就不能不依赖身外的外观的东西,否则,在互相践踏的现实中,你就会受到欺凌剥夺,这也是常识,一个被遮蔽和不愿深思、进入公共语言的事实。特别是贫穷,作为世俗眼里的依据,它几乎是一种无对象的恶意,你打不着它,它却让你无地自容,陷入深重的自卑与不幸中。

       在这个问题上谁剥削了压迫了谁?谁是你的朋友谁是你的敌人?谁是善谁是恶?我陈述的创伤记忆正是在消除了阶级剥削的平均主义制度下发生的。人没有本质,也就没有善。人的自我意识要在另一个自我意识中获得满足,这是一切问题的结症,人超不出这一限度,作为个人或差异存在,他不能拿一个无自我意识的东西作为自尊的尺度和主人意志的规定。

       不仅仅是属于个人的家族势力,也不仅仅是财富,成为自我意识互相践踏中的后盾与筹码,连长相美丑、男女性别差异等等都一样,差异不仅是被发现的,而且是被制造的。人性普遍如此,你能说是哪个人造就的制度比如私有制吗?私有制一说难道不是遮蔽?长相美丑是谁的剥削造成的?反过来说,平均主义又是怎样伤害了个人的尊严与自由?人有独立而同一的尊严吗?

       我曾经轻信公有制而不认同阶级斗争,那是因为同一性想象作怪。我以为自己受歧视或自我意识卑贱、无尊严的根子在身外的拥有上的缺欠,所以心灵长期被痛苦啃噬。以前只内视自己,转一想,我如此人亦如此。难道歧视我的比我好的人不也会受歧视吗?不也有痛苦吗?如果拿走这些身外之物,是不是歧视就没有依据?大家都不痛苦了?我哪懂人的主观意志就是追求制造差异的,他们的想法与你根本不同一,你把世界毁灭了也铲不除差异之心,因为这是人的快乐之在,所谓残忍并快乐着。反过来否定平均主义的个人所有权论,不也在差异中轮回吗?哪里是秩序的建构?

       人的有限性决定人不是理性道德动物和同一之在,由此才设立一个超世俗的道德意义上的上帝,尽管人的有限性同时又否定着上帝或天道。被世俗挤压抛离的个人难道因为创伤就自以为是善吗?它难道不是对上帝的不法僭越吗?何况与世界僵持的个人本来就是孤独的,你却影射类、阶级,虚构一个道德主体,再运动群众,获取统治霸权,这每一步的跳跃,都是非法的以牺牲个人真实性为代价的。

       在这里,即便是个人的抗争或不愿与世界达成和解都是不可能的,没有现实立足点的,何况还影射类、阶级、人民?或者以虚构的类为现实基础,自居道德化身而代表?人或许太迷恋自尊心的痛苦了,才不愿与世界达成和解,也就是说,不愿承认自我意识的原罪或人与我的有限性。而通往地狱的道路就是如此铺成的。

       人必须在灾难中吸取教训,知罪知无,不以己为善,放下僵持的姿态,勇于担当罪责,或勇于为无,才有个人的活路。因为人不是上帝,即便道德意义上的上帝,也已缺席。个人如此,一个民族特别是它的共同体,不更应当检讨忏悔真理罪而收敛削弱自己的霸权与利益吗?

       当代中国的政治转型,根本就是负面的,不是道德规范的重建与创新。直言之,取消阶级斗争运动就是取消善之于恶的对抗,回到并助长无本质的互相践踏的现象,连个人的抗争也不再有共同体的支撑庇护,当然也没有理论的依据,虽然传统话语仍在流行,并辅助政治意识形态的蒙蔽,知识话语成为统治利器。

       但个人的转变与政治共同体的转型在性质是不相同的。因为共同体中人多是不抗争的世俗平庸主义者,紧跟政治潮流不过是为了追逐权与利。迷失的个人意识到生存是以恶为条件的,这是为了扭转自己在世俗中的不利命运,他尚且不能与世俗之人相比。而共同体转向以恶为满足自己的条件,在放纵世俗本能或丛林法则的同时借助以往的伪道权力大捞特捞,这不正是中国今天的大问题吗?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83)|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