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知识分子不配谈政治  

2016-02-11 20:12:50|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为“物业费上涨”属政治问题(刘瑜),表明知识分子不配谈政治。因为不懂世俗生存真实性,不知传统哲学和政治是以道德至善为终极目的的,而在上帝死了之后,现代政治也意味着道德主义及权力合法性的终结。你不在至善目的上问责,而在这种事情上做文章,岂不是许诺了权力的责任能力与合理存在吗?这哪里是批判呢?

       我们生长在这样一个教化时代,要改造全世界,消除一切罪恶与苦难,奔赴光明美好幸福。然而,重复的苦难与罪恶却把自己逼到生与死的边界上,当然还有现实的不完美驱使自己追求美好放弃眼前的世俗利益而招致的灾难,以及政治决策的清洗,开放的经济大潮的冲击,使得困惑者几乎灭绝,连对问题的反思也被淹没,或许还有记忆的遗忘。结果,反对利己主义不择手段被说成是反价值反经济,理想主义不是要消灭苦难,或不要痛苦逃避痛苦。为什么理想主义竟然从知识中学不到?所以知识学人对政治的批判反省也总是对不准问题本身?是世俗生活经历欺负这些读书人、知识反过来又遮蔽生活吗?

       现代哲学或现代性眼光下的陈述文字不同于传统的论文,它不是用事实与逻辑去证明一种立论,而是解构性的,但这种解构恰恰是对已建立的理论体系和社会制度之所以倒塌的原因与限度作深刻检查,为了防止重复;同时又不在对错之间作二择一的承诺,从而自欺欺人和向专制独权献媚,而是把本体论价值悬置起来,敞开生活世界的真实性。这是读我的文字的人需要弄明白的一个概观。

      【西哲】关于西方现代哲学 【分享自哲学吧】 哲学吧所涉及的问题的确都是哲学问题,其中,关于西方哲学人物如康德、叔本华、海德格尔也提到了,但是,他们不知这种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怀疑反省批判归纳为西方现代哲学,也就缺乏了整体眼光与深度。我以为,西方现代哲学是绝望者的思想训练营地(绝望指对向往美好追求美好的绝望)。唯有绝望才能转型,也才能触及到美好与神圣的限度,希望这个话题能引起注意。 http://tieba.baidu.com/p/4347469542?share=9105&fr=share

       唯物与唯心同属传统本体论同一哲学。本体或本原或开端就是道德或社会规则建构的依据,道德是目的。可是如果没有本原呢?今天的道德危机对于传统哲学从本原到目的不都是一种反讽否定吗?西方哲学的确是唯心的,即把人的理性或超人的超世俗的神性作为建构的依据,但尼采宣称上帝死了,这是不是反唯心论?同时尼采又把存在者整体揭示为强力意志,据此有评论说尼采哲学是唯意志论哲学,这是否又回到唯心论唯主观上面了?答案是否定的。尼采宣称上帝死了,就是颠覆了本体论同一哲学,不管这本体或存在者是物质还是精神,或者是作为最高存在者的上帝。的确,把客观存在分为物与心是无意义的,以精神或上帝为第一本原,并且都属“心”这一范畴,但仍叫客观存在,仍是传统的建构依据,尼采颠覆的就是这种客观存在或客观唯心主义,他的强力意志说属主观意志论,只是他以真实的现象或现实的主观人心来批判传统的客观精神本质主义,所以对尼采而言不是客观的绝对性就是主观的绝对性,连本体的偶在论也取消了。

      弗洛伊德与尼采的区别就是性本能说与强力意志说的区别,彼此虽然同属传统理性主义的批判者,但弗洛伊德却拿性本能遮蔽强力意志,就像有些女人批评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样,遮蔽着生存上的丛林法则、强力意志和命运差异。女人狭窄地从性骚扰的角度把自已看作是受害者,遗忘的是整体性的非人状态和价值尊严的失落。仿佛身体贞洁比生存命运更重要。以为女人能满足自己的生理需要而占有之生活就是和美的,包括在这个开放时代宣染色情化,不过是一种遮蔽。一个女人因纠缠自己的伤痛而情绪化、而不得安宁,你也不会有宁日,除非生理需要与生存是可以分裂的。

      西方哲学的基本分歧问题,或传统哲学与现代哲学的分歧,本来就不是唯物与唯心的问题,我为什么要划地为牢让假问题套住自己的视野?康德说抓住了本体论就对准了传统哲学的要害。黑格尔、马克思都属传统思想家,尽管后者对前者有一个颠倒。难道把细小问题辩清楚了就获得了整体眼光?

       从知有转向知无才能开阔视野。

       人天生即恶,与贫富何干?认为经济决定道德,这是权力的拙劣的忽悠!

       有经济学者说,经济学是不讲道德的。可他们不知,经济既不是社会理论建构的合法性依据,更不是权力意识形态合法性依据,因而也就不是什么学术,或者是伪学术。今天,如果不把经济决定道德这种伪造的因果关系脱离开来,就不会有信仰诉求。

      不允许自利,就是不允许自己满足自己,就是反对交换与市场,从而只能接受他人知指导,做执行他人命令的计划傀儡。你显然在倡导这个玩意,而且正在通往被奴役之路上,还高斥他人小农小市民毫无道德。
       回复:你在赞颂坑蒙拐骗物欲横流吗?那你的价值观与通往被奴役之路也是半斤八两!殊不知价值是超验的,否则就走不出非此即彼非善即恶的传统思维模式!

      在永远轮回的事实面前,任何许诺,包括宣称发现了新的真理,都是自欺欺人的扯蛋!

       就宗教意义上的“神”而言,假如你所谓的“道德自律的自由”,即是意味着“服从神的旨意”,那么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即:你心目中的自由,是“神”所赐予的,神的意志严格地贯穿在你的行为与生活中;你把这样的“自己”,称之为“是有道德的”,“拥有高度的道德自律性”?

       回复:不是服从,而是自认有罪,敬畏惩罚。毫无约束毫无节制地满足自己的欲望就无道德可言,虽然节制与残忍是一种对极。

       一个是企图限制却限制不了,连理论构架都是虚假的(传统与文);一个是因为限制不了而废除限制的开放(改革和虚无主义),这是政治决策的截然不同。然而权力是一致的,世俗的问题也是重复的,绝没有权力自身粉饰的合法性。西方哲学理论的本质主义和虚无主义的两极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已成为事实,这是我们讨论时代、个人处境与政治的关口。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12)|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