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性与爱的关联和区分  

2016-11-06 08:21:46|  分类: 原创爱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想就咸郎平与空姐的事件评论经济学者咸郎平,因为全世界都在拿经济学这门伪学术来掩盖由虚假的善向残酷的恶转型的现代性危机,殊不知,除了马克思以构造的本质主义支撑起了建构经济学之外,根本不存在建构性的经济学,也不存在建构性的文化学术,哲学与人文社会科学。但专制者可以把任何瓦解决策说成是为了建构,才有知识分子拿学术知识或谎言谄媚追逐利益。

       至于女人,以身体作为资本企图不劳而获地占有非份的巨额财富,那就未免太功利太天真了,活该受到惩罚。尽管嫁入豪门已成了一种时尚,但它却无视一种悖论现象,即身体作为资本的同时又是最不值钱的,看看遍地都是的性工作者、二奶小三,就是证明。同样,处于迷失中的女人以为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该获得指点,也是属于天真无知。世上有这种不付出就得到好事的公理吗?所谓指点不就是一种深刻反省吗?

       爱不是占有财富与占有身体、满足人格和快乐需要的手段,尽管这在现实上是普遍的;爱诚然是以快乐为隐藏动力的,但没有心灵交汇或因为美而假设理解懂得的爱最终会枯竭死亡。过去把向往美好追求真理当作两性之间志同道合的内涵与基础,如今,具有反省与重新审视的愿望能力才是知己的基础,这两者都把认知作为爱的条件,因而理想爱人虽不是救主,但一定是对人生苦难有着深切的体悟,至少有理解的意愿和储备。在这里,重新理解世界和人生,就是回到自我的途径,甚至就是一种救治方式,如此,才能达到灵与肉的完美交融。

       什么是爱情?没有性当然没有爱,但爱一定是与人生苦难相关的,首先,爱情与自爱相关,但人生有三种状态:一是承担创伤而不知自爱,他在混沌中既不能断定光明至善出路的有或存在,也不能断定它不存在。二是以为逃避或者消除苦难的理想主义是自我保护或自爱的方式,但它是无效的,最后发现牺牲别人发展自己的利己主义才是现实的自爱,这第三种状态又那么普遍,而它与爱人或爱情形成悖论。可见爱情一定是与世俗的残忍或本质缺乏相冲突的,但爱情又不像理想主义的独断论者所许诺的有真理有光明,以消除苦难、罪恶或残酷作为自救自爱的条件,因而,现代性的爱情又是以走出理想主义的迷失、还原世俗超出平庸为标志的,因为从自爱的盲目与灾难中吸取教训才是真正的自爱,它是与深刻反省调整知行相关的,而且愿意接受启示才能给予支撑与激励力量。

       在何种语境下,爱是把对象从平凡无价值的背景中提升出来的情感呢?传统的“志同道合”即志向道路已经失效了,因此,处在迷途中的个人有反省的意向、认同那些用血写出的文字领悟、愿意接受启示,他就被认为是有价值的能给予支撑与激励力量的人。

       在两性之间,形体美可以唤起欲望,但这与心灵相通的爱没有关系,例如现时代流行的一夜情就不叫爱情。
       张爱玲说,那爱情卑微能低到尘埃里开出花。我见过那朵花开,昙花一现,却闪耀了我整个一生。我:卑微,是因为把爱当作生命的再生,如此才把性与爱区分开来!

       许多人在意被爱及其丧失造成的痛苦,因为这种被爱制造了自我价值的假象,即偶然从无价值的迷惘状态中感觉到自我价值了,尽管它很快又剥夺抽离了。只是他一时无法从性爱所制造的自我价值的假象中挣脱出来,甚至还希望再次证明给对方看。其实还有一种孤寂感是人们忽略了的,那就是从实有转向虚无回到自我后,在思想认知上找不到匹配对象的失落境地。这段文字比较绕,承担创伤记忆的个人很难确定自己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价值或者长处,但被爱作为一种肯定就制造了自己很有价值的假象,爱与肯定自我是相关的,被人爱就是被人夸奖!一无是处的人怎么会被人爱呢?所以人们就依赖了这种爱,感觉到对方给予了自己的价值。而失爱就是失去这种肯定,失去自我价值,其痛苦又不能通过轻蔑对象来救治。我描述的仅仅是这种情感。此外,与被爱不同的是通过深刻反省回到自我的孤独状态,他为找不到知己与可爱的对象而苦恼。这里用了哲学术语实有与虚无。)

       某种才艺爱好如果不能变成谋取利益(黄金屋、颜如玉)的专门手段(像画家齐白石、哲人周国平那样),你就得认清它不是你改变命运的真理,从而抛弃它,然后再从认识论的层面弄清真理的有或者无,这才是现代哲学的道路。

       谁也没有义务拿自己的生存或苦难命运去赌不存在至善目的的希望或明天!特别是一边亵渎神圣一边向公众许诺美好的转型根本就是利己决策,忽悠众人继续拿生存赌期待,剥夺他人的生命!(注:这种批判句子属政治哲学范畴。美好未来只是一种主观虚构,但文化与政治常常拿不存在的东西对人们许诺,使人们遗忘了当下的生存。其实人们没有义务等待某种事情的建成,那本来是永远建不成的!)回到当下就是回到意义连续性的断裂处!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