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世俗是一种限制性存在  

2016-01-31 08:11:14|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是对爱者自尊的呵护,而非肉欲的交欢。虽然在现实上人是感性的以肉欲为前提的,但在频繁的伤害关系中,肉欲的交欢已不再是一种诱惑力。在过滤了复杂交往的性自由时代,只证明了身体不是两性之间精神上的唯一纽带,而色情文学对性的夸张更成为遮蔽。但这里需要对尊严、价值、“婚姻是爱的而非互相伤害”的愿望作深刻反省。就创伤记忆的事实而言,人不是价值实体,如果人是最可宝贵的,为什么会发生互相伤害践踏的事情呢?同样,一个被遗弃被损害被侮辱的贫弱者也谈不上尊严与价值,谈不上受尊重的希望。在无本质无理性的世俗中,只有强者、乖巧者才是受尊重的,能满足他人荣耀的有保护作用的即有价值的,受侮辱的贫弱者能给他人带来什么好处呢?选择弱者不过是选择受罪,除非你有坚强的承担能力。当然,帮世俗去伤害刺激弱者,是没有积极作用的。爱不是无理由地同情或肯定一个弱者的价值与尊严,更不是帮世俗去践踏他。爱是这样一种启示,即指导你认识世俗或人生的虚无性,即认识价值尊严的虚无性,从幻想中走出来,唯有如此,才是对苦难生命的尊重,也才有自我与自由。爱是这样一种启示能力,也是对这种开启生命力的启示的尊重,如果你还爱自己的生命尊重自身的苦难经历的话,进一步,爱就是这种领悟的参与和灵魂呢喃的过程。当然,这是高难度的际遇,唯其高端,才叫爱。

       真正的婚姻不是索取,不是为了满足利益和欲望的交易,而是一种信约,特别是在趋强弃弱的生存法则下,一个女人因为选择而承受更大的屈辱甚至没有回赠,尽管这种承担不是完全的无怨无悔的没有情绪的发泄,她承担着就如承担本来的命运一样。这种承担给予了对方思想转变的漫长期待,尽管未必能参与对方的内在的思想活动,甚至不能理解而成为心灵的知己。因为它属于高难度的心灵的沟通与呢喃,并且在现代哲学的界面上。这种灵魂的参与和沟通是现实的绝大多数人做不到的,就像大多数的聪明人成为趋强弃弱的生存法则的实践者一样。

       人是制造差异的动物,也是制造伤害的本源,因而谁都逃脱不了。趋强弃弱作为一种选择其实是服从世俗规则,作为普遍现象并不是与某个人过不去,但对个人的伤害却是实在的。仅就个人品质而言,这种选择证明了他面对苦难欠缺一种自主承担的能力,他渴望得到别人的荣耀来保护自身,正是过于依赖的表现。这种自主承担与过于依赖的差异,与接受文化教育的能力没有关系,不是水平高就有自主承担能力的,相反,它是生活的磨难给予的。只是,这种承担并不必然等同现代性的眼界与学养。

       有人曾这样想,一个学哲学的人会是怎样的呢?可以对他作什么期待呢?在这样的时代有这样的想法,除了自身的依赖心理作用之外,也是被宣传欺骗得习以为常了,潜意识里总以为政界人物和知识人物就是道德化身。殊不知现代哲学恰恰是要对道德主义幻想或谎言作根本的清算。再换句话说,一个人因为执迷于苦难的意义与目的而不断地剥夺自身,在这种灾难的教训中,他要借助西方现代哲学来反省并调整自己,即不再这样“老实”下去了,试问,你对他还期待什么,想索取什么获得什么施予呢?我这样说,也是对俗见的“学坏容易学好难”的反证。如果这个人过于迷信美好的谎言的话,或者说如果这个人本来就是世俗的一份子,前者转变难,后者不存在学坏容易的事情。

       有人说,没有谁可以理解和穿透一个人所承担的痛苦与孤独,唯其如此,这个人才是不可代替的。可是,如此这般地把个人神秘化,是否个人就获得了存在的价值了呢?不,这种强调个人痛苦特殊性的逻辑只能说明关联性的缺乏,并不能证明其它。换句话说,别人不是不想理解,而是不关心,才使个人成为单子。你仅仅是把不去关心当作无法理解没有能力理解的结果了,这是因果倒错。其实,每个人都有自我意识或自尊心,这是事实,但更重要的事实是不可通约性,由此才有个人承担的互相践踏的灾难与罪恶,个人没有什么神秘可言,从必然受伤的事实而言,更没有价值可言。个人需要的是反省,是穿透历史或话语的迷雾,揭示存在即无的真实性,所以,个人所应有的是对形而上学话语世界的不可让渡的缺席的权利,唯这种权利不可取代。就整体无思的状态而言,只因虚无主义学说的前卫性,它才显得神秘而不可理解了,这是指思想的不可理解性,而不是说个人如何神秘而不可理解。除非过于自恋而又走不出苦难的迷雾才故作神秘。

       认识自我与表达自我的最高文体是哲学而非文学,尽管我们的青少年时代的精神生活是与文学分不开的。我的认识之路不是由小学中学到大学这样走过来的,相反,因为苦难而向往美好把我引向另一种不幸的道路,我才开始了漫长的反省,并在一种思想资源的参照下回到自身。这对我而言,是偶然中的必然。所以我不再迷惑什么写作方式,不羡慕某某进入知名大学文学速成班成为政府机关的写作人才,也无显赫的家庭背景只因政治道德主义的冲击而没落,所以发泄不满。我满足我的思想状态已不在意生活状态了。

       世俗是一种限制性的存在,具有不可抗力性。它总是把你从幻想的空中拉回地面,不容或拒斥架构和相应的创造,使人类只能超低空行动。尽管现代教育使一部分人在这样的存在根底上获得了不同的生存资质和空间,即开拓了一个智力市场,相应的也有一个可创造发挥的空间,从而也使人与人之间有了一道门槛。同理,一个被感性被眼前生活事务以及俗恶充实的人,也会降低或限制另一个人,不容在时间中回顾反省与架构,因为你不同就被视为不忠,而彼此僵持的结果是互相受伤。在这里,类似艺术的想象力的发挥都是受抵制的,就像世俗本身对个人生存的威胁力一样。我承认世俗的限度,但我不要感性的专制。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8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