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正在形成新的造山运动  

2016-01-30 08:12:35|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精力的转移是指从虚构的本质主义转向无本质的现代现象,而这只适合个人。因为个人的困惑、抗争、迷失、反省与政治共同体的逐权行为毫无关系。政治决策转移首先要否定或削弱专制独权本身,否则就是利己主义,即为了满足自己而大捞特捞。特别是某种主义把虚构的东西宣称为永恒真理,在成事之前就要求在制度上层层落实权力管制,这正是独断专制的罪恶!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拿来运动群众的一条启蒙原理是,告诉你谁使你受苦,谁剥削了你,谁是你的敌人,如何才能摆脱受苦的命运。据说这是一个被蒙蔽了的真理,换句话说,你不抗争的原因就在于你不懂得这个问题。可见,知识就是知善恶,知创建,并且知识一定是针对被蒙蔽而应该受教化的人的,它把你承受世俗苦难却无报复对象的实情宣称为愚昧。这是怎样的知善恶呢?其实就是否定超验的界限,否定世俗无善的事实,在世俗中人为划分善恶。当然成事的仅仅是启蒙者组织者,互相践踏的事实丝毫没有得到改变。那么今天,知识又是什么?利己的本能欲望被宣称为善,彼岸的非实在的善的参照没有了,即不再有恶,大众也不再需要教化了,这还叫知识吗?尽管今天知识已取阶级觉悟而代之成为进入权力体制的敲门砖,实际只有知识之名无知识之实,知识表现为为权力说话,把利己性的本能欲望当作秩序建构的依据,把无序说成有序,掩盖着重建贵贱等级的新的造山运动。

       我说中国正在形成新的造山运动,这只是比喻,本来,强弱差异是绝对的,在某一时段也是固定的,理性主义的造反与创建只是使承担者发泄了一时的怨气,实际上什么也改变不了,特别是因袭历史重负的个人改变不了贫弱的命运。但造反也像造山运动一样,使那些组织者即政治共同体从低位爬上高位。今天的转型,不过是在承认强弱差异的绝对性上让部分人获得了翻身的机会,由低贱者变成高贵者,但无关或不改变强弱差异本身,虽然披着物质技术文明繁荣的外衣,这本来是一种古老的秩序,创新的新在哪里呢?

       网上有许多批判改革的文章,其作者根本就不是理想主义的反省者,并且落入他人的陷阱而不自知,还以为自己有一定的争辩能力。例如,赞同者认为邓使中国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反对者说没有毛打下的基础,哪有今天的发展与崛起?这就认同了经济是终极目的,是权力的合法性基础,完全不知经济只是人的有限性的表现(有限性即否定性),是自我意识主奴关系或强力意志的筹码,而不是人的精神理性本质的展现,经济本身不包含道德、正义、平等之类的东西。这些人也遗忘了理想主义的目的,即用劳动产品代替商品并取消金钱附带的人格尊严差异的企图,理想为何失败,美好神圣的有限性何在,等等,对这些问题的追问一概如。事实上,在全球信仰危机与西方技术主宰的潮流下,后起国家有没有全员技术教育这个条件都是无所谓的,只要开放欲望就能达到目的,例如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不存在计划经济这种乌托邦试验基础;再如中国,把女人的身体当作资源招引外资驻入(如“二奶村”之类),这需要高智商吗?可见全部问题在于道德主义禁止与颠覆道德的开放这样的两极和它的灾难表现,以及如何走出的思考,而不是在左右之间反复摆动,不准这样只准那样。
  
       普世价值是什么?马克思主义的世界大同理想或大写的人算不算最高的普世价值?为何破产了?为何我们还在走回头路,像20世纪初那样崇尚西方文明遗忘殖民主义血与的灾难?金钱是世界的通货,是否就是衡量历史进步的价值尺度?就是至善或终极目的?甚至是取道德完善理想而代之的意识形态与权力合法性口实?我们看起来似乎有判断力,但其实中招了,即把经济发展当作合法性或真理来评这评那,遗忘的正是价值失落道德严重缺乏的实情,而国家民族这种类概念的经济比较无关个人生存的出路,指望这种思维来挽救个人生存危机缓解于倒悬只能死无葬身之地!

        任何思想任何讨论或话语如果不涉及个人生存真实性,特别是在不利的形势下无关个人的活路,它都属于玄谈,属于意识形态的遮蔽、欺瞒与同谋。

       凡是认为文革的理想主义冲击了自身的贵族地位和利益而加以否定并命名为伤痕的那些人,都是在为自己的既得利益作辩护,也等于公开承认了革命的目的是为了满足自己。这种伤痕与我说的关于世俗的创伤记忆是完全不同的,它既遮蔽了克服世俗苦难的无能,也用一种推诿代替了检讨或忏悔。可见,西方现代哲学的启蒙或思考方向的引路已是对强权话语的拒斥。

       什么叫与时俱进?难道颠覆道德没有信仰的欲望狂欢就是进步?或者历史从来就没有本质没有人性没有进步,只有乌托邦幻想试验的一段插曲,使共同体中人获得权与利,现在反过来要人们歌颂他们的权与利吗?可见权力话语没有哪一句不是迷惑性的。

       台湾人说,我们不知民主权利有什么好处,只知电视主持人不今权力强暴。说这话就太不懂传统国情了。难道电视和文艺表演是脱离了政治意识形态有自由思想的独立事业吗?难道他们也包括知识分子不是一个家族吗?你怎么忘了天下妇女皆可以为朕妾的历史事实呢?何况那些男星们如张艺谋赵本山厉以宁等等获利都极为可观啊。你不懂意识形态的庇护,又怎么懂得各级权力者对那看似可以呼风唤雨的女明星像役使家奴一样地勾搭呢?台湾人懂得什么叫虚无主义平庸主义吗?

       在八、九十年代吧,我们曾把中国当作全世界,把广东当作天下之最,当作发财致富登上人生顶峰的梦乡,视广东人为成功的楷模,几乎要拜广东人为干爹了,所谓“学会广东话,走遍天下都不怕”。连中学校长也是如此向学生和家长灌输的。且不说理想主义共产主义解放全世界的目标,向知识进军,探索宇宙奥秘,出国留学应该是教育部门的行话吧,为什么宏大志向竟然从云天跌落到泥淖中了呢?我们是一直如此低眉俗气还是突然如此了?或者是得了那位讲富光荣的老人的真传?我知道在这个没有本质只有强弱的差异世界中,金钱比民主实在,我们甘愿受某种东西役使并主动提供方便,是因为我们把那种东西视为人生的目的,比如金钱权力,有钱人和在上者,在话语世界中把强权话语当作自己的思想来献媚等等。这就是世俗的的世界观或奴才的世界观,比如那位不知文化为何物的余秋雨大师说深圳是中国文化的桥头堡。但崇拜别人可别以丧失自我为代价,否则你依然找不到北。

       在这个知识学问无效的时代里,弄清本质主义和虚无主义的两极仍然是一门大学问。简单地说,无论是幻想主义还是平庸主义虚无主义,都一样不能把人抽象掉。你说不管白猫黑猫也好,你说广东人从不眼红从不嫉妒如同不食人间烟火只知追赶别人也罢,你不能抽掉人与人之间的不可通约的利害关系,不能无视现实的无理性无道德牺牲别人发展自己的实情或硬道理,否则你就是在撒谎。不是路越走越窄,而是本无同一之路,自由空间是靠强力开拓出来的。回到世俗就是回到自我,不能还原世俗之无,何以超出平庸?而有此自我者,又何必要崇拜别人以自己为奴别人为主呢?可见返回个人真实性才是真正的民主。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