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读海德格尔《尼采》想到的  

2015-10-22 13:13:15|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今,哲学或人类理性要降低身份,从宏大叙事的传统中走出来,考察非理性的东西,从创伤记忆中考察人性灰色的真实,就像高级的东西要研究低级的具有破坏性的东西一样。这令人有点沮丧,例如研究犯罪心理的需要高级知识分子,他们还有博士教授头衔,但研究的对象不需要这些,他却牵制你、消耗你的精力,使你与他处于同等位置甚至更下。

       啊,人们在求学的道路上互相竞争拼搏,结果只是要获得考察那种低级的却又克服不了的占统治情形的东西的资格,这如何不令人沮丧呢?可是,人类所考察研究的一切对象,比如自然,不都比人低级吗?你再高傲,你考察低级的东西就是与低级为伍,这种考察并没有也不能拔高人自身,在人类社会中,考察者又凭什么应该获得优待高人一等呢?(以国家主义为口实的权力体制需要和权力话语在此不论)。

       再比如说,从前哲学考察人自身的理性,预设“大写的人”这一目的,人就自以为高尚伟大了。其实不然,因为构造理性的意图只是为了从非理性非人的状态中摆脱出来,也就是说,在现实上,仍处在非人或“异化”状态,有什么理由狂妄自大呢?

       难道在互相践踏的非人状态中高人一头、斗富有讲排场、把自己的幸福尊严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与卑贱上,就叫伟大么?虽然这是在理想破灭意义丧失政治毫无作为后的另一种狂妄图像。

       尼采哲学研究的对象如同犯罪心理学,而且其强力意志学说是从创伤记忆中生发出来的,考察的是负面的灰暗的人性。 这种考察恰恰关涉存在者何谓存在者的问题。

       作了上述垫铺,回到我关注的问题。回溯创伤记忆,我知道强力意志或主人意志具有两重性,即它在肯定自己的同时又是对他人自我的否定,这就是主奴等级差异。痛苦与自卑感在于你领受了这种意志,领受了这种否定性,同时又丧失了自我的光荣感,陷入萎缩状态中。但另一方面,强力意志中的否定性并不是要否定强力意志本身,主人需要奴隶陪衬,但不是要奴隶与主人意志或强力意志对抗,与这个世界对立。世俗既挤压你排斥你又牵引你,因为你的对抗没有现实的立足点。自我满足以否定另一个自我为条件,但它更否决和孤立那种超凡脱俗的绝世者。在理性主义看来,如此的强力意志现象乃是一种否定性的,或被文化否定的,然而作为限度而言,它恰恰是肯定性的强大的力量,或者说是常态而非“异化”。低级的东西如此困扰着你以至不得不向它屈服,这正是人的荒诞性。

       为什么尼采说传统道德不过是奴隶的道德?比如说克己,正好与强力意志对另一个自我的否定意图相符合,一个人的强力意志要否定另一个人的强力意志,他才体现了强大,而你的奴隶卑下状态正是他强大的陪衬。那么,卑弱者不要自我,也不以强力意志施加于人,岂不正好迎合着他人的强力意志?你要求不了别人,也没有这种普遍同一性,所谓我如此人如此,克己诉求只是因为无计可施,结果剥夺的是自身,连安慰的价值都没有,此谓奴隶的颓废的道德。

       作为奴隶的道德,既符合现象界的强力意志剥夺自身(对于专制而言,你还是个顺民,方便我对你的剥夺),同时又不符合强力意志的意图,因为一个人的自我满足以否定另一个人的自我为条件,但并不否定强力意志本身,它否定你的意志也要求你有这种意志来参与这种互相剥夺的残酷游戏演绎永远轮回!而企图消灭它不仅没有根据没有能力,反而遭到它的抵制与孤立,这就是理想破灭的根源。

       然而,奴隶的道德自有它的狡诈。前述,道德源于在强力意志下自我的压抑或丧失,如果它以克己来反抗强力意志,目的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加倍偿还那个失去了的自我或主人意志,那么,它就不会反省这种抗争是否有效,真理(伪)就会与统治权力结合起来。也就是说,他会把他的目的当作外部的需要,当作为人类克服苦难而欺人,自欺的你却把这种外部需要当作自己的目的,前者成为人上人,而你处在最底层永远也摸不着天堂的门。这就是共同理想下的天壤之别。

       靠权力和罪恶手段聚积财富的人爱的永远是自己,而不是什么国家!所谓爱国不过是遮蔽利己主义灾难与合法性危机的烟幕弹。

       今天,从自以为高尚高贵的即价值实体的人走出来或退下来,正视低级的非理性的也是长期困扰自己的那些东西,正是为了解除自我的萎缩状态,因为没有什么高级高尚的存在。存在的只是在非人状态中制造差异的高贵,历史重复着,并且像扎在肉中的刺使人不得安宁。这就是从事实到政治的毫无作为的虚无主义黑夜时代。

       附:
       人在喜欢状态下什么都能包容,无需额外提出包容的要求,这使得为自己的隐私缺点担忧的人大为感动。可惜没有永恒的喜欢状态,包容的诉求只表明无计可施而已。正如女人的身体相对男人而言总有需求市场或价值,但你不能把它理解为爱或作为挑剔的价值筹码。因为欲望总是变动不居的彼消此长循环着的,永恒只是一种梦幻。 

       除了日常生活交流,还有心灵的呢喃与领悟的交流,这不是生活语言能表达的 。这种可提升眼界与精神气质的颖悟的沟通回应共鸣在现代恰恰是缺位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