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我也活着-评读哲学学人邓晓芒  

2015-10-12 17:15:08|  分类: 评论学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晓芒:“幸好我们还在,不然就死无对证了” 2015/10/9 22:05:2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一个哲学学者的成就与名气不在于其专业上有什么过人之处,而在于他对生活经历特别是政治运动经历的评论。前者是他职业的筹码,也许有启示,也许无,如果在学术上是一些模棱两可的判断的话,后者才能体现他的真知,关涉最根本的痛苦问题。比如说,我也下过乡,如果不相信它是克服苦难的金光大道,我怎么会主动参与呢?事实上没有这样的出路,与我在一个点的知青甚至是尼采说的反叛上帝的人。这本身就是哲学要回答的根本问题。偏离了这个问题,你的所谓成就都化为零。由此可以看出,邓晓芒与张志扬的真正差距在哪里。

       一个处在底层的人进入学术圈是要向学术争自由思想的权利和话语权利还是争自以为是的权力或蒙蔽的权力,这是个重要的分野。我说过,学术思想是对个人经历的高级解读。其实,西方的哲学人物如尼采、维特根斯坦、海德格尔在某种意义上不是什么伟大人物,而是深思自己和人类根本处境的思想者。即:传统形而上学的本体论同一究竟能不能拯救世界和自己。如果不能,那就是盲目与迷失。所以他们不过是在揭示这种盲目与迷失。 

       痛苦的出路其实是一种悖论,即利他主义的幻想与利己主义的真实,对文革和知青下乡运动的评价,你依据哪一点?说好或不好的尺度是哪一个?这是真正检测一个人有没有洞识或解释能力的问题。

       文革刚结束,有一种腔调说,文革耽误了一代人。我不知道,在人的价值危机一直是个无法克服的问题下,什么人在文革后完成了自我实现?特别是从利他主义幻想倒向利己主义残酷的真实,在世俗和政治两方面,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情况不是更尖锐了吗?可哲学学者邓晓芒在今天依然认同这种说法,我以为他的哲学成就都化为零了,何言独立自由思想?可见时评最能检测一个人的学识观念。

       对于邓晓芒的问题,我也可以说,幸好我还活着,可以为历史作证。

       当年,举国庆祝打倒四人邦,不过是借助组织强制的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的令行禁止的规则推行独断专制而已,根本没有从哲学理论上检讨理想为什么失败,真理为什么不可知,什么是个人真实性及限度,人的价值危机为什么难以克服,幻想为什么不能拯救世界与个人,现实的利己主义为什么只能拯救少数人,等等。在这种悖论与两难中,有什么理由肯定一种否定另一种呢?

       道德没有知识是不可能的,但知识的对象是什么?是规则,理性,终归是构造,因为本来如此不真实,就把本真变成你应该如此,可是难就难在人没有该起来,这就是无道德的知识空乏的原因。 知无是生存论的,也是现代转型的内涵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