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世俗生活的自由更重要  

2015-09-07 07:01:02|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把你从无尊严的差异的不得安宁的痛苦中拯救出来,值得你献出生命,换来你成为世界的主宰,除了你自己对处身时代的反省与转变,过终有一死的有限生活。而言之,靠别人的施予并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使自己站起来;再而言之,为情感所感动或为别的什么而感动,都不是可以义无反顾地献身的光明目的,因为世俗的限制拖着你企图飞升的腿。 

       做人,把人抽象掉,也就是把世俗环境抽象掉,脱离环境与创伤记忆空谈人是什么,我不知如何干净利落地做人。

       现实的人,除了自我意识的自保与扩张意志,就是由外部的权力、财富、人势包装起来的空洞符号,而且是沙漠中单子化存在的渺小的符号。

       有人说知识分子讲康德讲民主,底层民众一无兴趣二无所知,原因在于知识分子不接地气,而向政府反映民众的疾苦才叫伸张民主在我看来,这不过是把自己当作权力的奴仆的观点,岂有独立或个人意识。康德的哲学与民主何干?康德哲学恰恰要知识分子去反省,认识人不是道德规范的依据,即便上帝也是不可知的。你说的接触基层,你经历过窝里斗吗?可见你对世俗依然知之甚微,并没有那种立志克服道德危机却没有确凿依据(无论古今中外都没有)的悲哀

       西方经济学只是话语,而非科学。它把人心无序这一根底抽象掉了,还谈什么真实与建构?其实,正宗的人文学术也只是话语而已。

       思考者描述事实,它可以是高远而空乏的本质事实,也叫知识,还可以是没有本质的事实即问题,这种回到现象的描述包括个人经历的描述虽然沉重,但已不再是知识了,甚至它本身就是对知识的解构,如同艺术。

       中国现代史上自由的目的从来都被救亡的手段所吞噬了。今天这个问题仍被遮蔽着,而且是政治性的。他们热衷于这种形式而不愿面对道德的严重缺乏和人心的无序,经济差异只是表象而已—这才是关乎个体生存的生态环境问题。

       传统教化已深入到一些人的骨髓里,他们意识中只有类、民族国家而没有个人,要他们抛弃被灌输的那套话语,他们就不能表达了,所以这种人只属于被教化塑造的公共人,既没有自我意识,也根本不能反省没有谁能以类的身份获救的实情,对他们而言大概因为生存危机还不够强大吧。

       不能还原世俗的真实性、残忍性、有限性而在幻想中飞升,除了不断地碰壁不断地自我剥夺,剩下的只能是一无所有的单子存在。

       现代中国的执政党,原本也就是现实中的那些人,谈不上陌生异己。问题在于哪些人钻进了真理话语中追逐权与利,成为主宰,并顽固地维护这种体制,当然还带着真理权威的面具,才君临天下变得陌生异己了。

       体制也是人造的,为了满足个人的尊严,正如古代中国以道德整合规范之名和父子血缘的自然伦理为依据,巩固的是君臣等级之位。

       其实相比政治自由而言,世俗生活的自由—对真善美话语有反省的持守,超出苦难的重负,从传统希望和时间的囚牢中走出来活出自己的意义,更为重要。

       我不知道,那些抱着平等幻想也伸张平等幻想的人们想过没有,今天经济的两极分化既是人心的也是政治导向的还有权力参与的。如果你为自己生存状态的不如别人而痛苦,放在二十年前,你能否做到把精力从将来时赎回去搏一搏呢?你做不到,又有什资格抱怨呢?

       如果你不懂尼采说的强力意志与虚无主义,就不要埋怨什么人心不古小人得势。

       为什么中国会出现官商官黑结合的问题?因为他们才是纯粹世俗之人,区别仅仅在于一个是赤裸裸的,一个披着真理、道德、先进、超凡脱俗的外衣而且处在高位。结果,真理独断下的体制招纳的只是些伪善者真俗人,而那些不与世俗和解的抗争者反省者自律者早被世俗和权力体制排斥在外了。我们的社会学分析是否按观念心态差异作了社会结构分类?我批判真理的虚假和世俗的主宰这两极,不正是要为撰写自律人格作前提性准备吗?一种哲学其实也就是寻求一种人格。 

       政治问题本身就属哲学问题,甚至是形而上学的一种异化恶果,因而对它的批判有一个前提准备,那就是对传统的宇宙观、价值观与人性论有一个根本的转变,这也是你的世俗生存转变所必须的,由此才能审视任何强加的权力的合法正当性口实。否则,像流行的政治批判,对世俗却盲目隔膜,或者以伪真理作尺度在批判权力的同时以权力取而代之,这是常见的要也不要的重复与肤浅,徒有热闹煽情、虚张声势与乖巧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