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专家权威的智商比常人高吗  

2015-09-06 00:35:32|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现在有人对我谈人们普遍的爱虚荣爱面子,我只能听听,因为我自知没有先验的本质依据来评价。你能把常识说的岁月磨掉了激进的棱角与这种哲学反思和承受性的宽容相提并论吗?

       有人说哲学在民间,可否说宗教在民间?一种摆脱苦难的幻想或思考当然可以说是人类文化遗产,它最开始并没有同强权政治结合起来成所谓的政教合一。因为国家的产生本来就是强权的结果,也止不住强权相争的灾难,它才倒向民间的迷信,用人心对神的敬畏作为权力的合法性基础,以后的哲人圣人又主观创造了本体论根据,并要求统治者成为哲学王,或内圣外王。

       近现代中国,西方思潮不也在民间志士仁人之中吗?为什么一种建构的理想对克服苦难无效而权力化了?殊不知纯粹的民间没有哲学,因为没有思想资源,而作为我们参照的现代西方哲学本身是读书人的公共资源。所谓哲学在民间,那只是志向立场问题,即是否有志于着眼个人经历去寻求反省的资源,显然利益集团是不愿意反省检查的。然而没有深厚的学养以及对西学走向的深刻理解,也成不了引领流向的被学人公认的一代大师,所以我不看重民间,只看重有文本展示的思想的先行者。

       对“自明性”的分析或怀疑是西方现代哲学的反省特征,但不是从“熟知”中去寻求“真知”,而是还原其无,例如海德格尔就认为“存在”作为自明的前提不是自明的,并得出存在就是不存在、显现即遮蔽的结论,使传统形而上学丧失了牢不可破的根基。

       所谓的知识分子,乃是专业的二道贩子,也就是说,他们专门负责学习、复制他人的话语系统,并表达成自己理解了的东西,然后向别人灌输。可是他们真理解吗?想一想文革时期有多少马列主义教授,如果他们真理解了,为何在文革后的现实面前不灵了?

       同理,在文革后,当那一套话语退潮,特别是没有上大学深造的困惑者处于无语状态时,又是那些本身作为大学教师和经过大学考试答辩升为教授博导的人抢先复制了西方的话语,俨然成为专家权威和领袖,以为说一些你不懂的专门术语就比常人的智商高见识高,理应有话语优先权。比如一些经济学家,文思想学者,但他们不过是些二道贩子,编写一些自以为理解了的文章,还特别为权力决策作辩护。这种复制与中国的产品制造业的情形没有区别。他们真理解自己所说的话,有自己的切身感受吗?他们能避免过去话语系统退潮的命运吗?

       可见,如何真实地表达自身,有批判地参照的话语,是衡量自由思想的尺度。而有没有自由思想并不在于你是不是学院体制内的有保障的有职业身份的知识分子。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35)|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